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再换董事长,恒大人寿转型在路上

长假归来,恒大人寿正式公布了董事长朱加麟的离任消息。

恒大人寿公告称,董事会于2019年9月23日收到朱加麟的辞职申请,朱加麟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其他一切职务。

事实上,在国庆节之前,市场就已经传出朱加麟或要离职,而这已经是恒大集团入主恒大人寿的5年来,更换的第3位董事长。

公告显示,朱加麟自2018年7月6日起任恒大人寿董事长,在任仅14个月,上一任董事长为彭建军,彭建军自2016年6月3日起,接替原董事长赵冬梅任恒大人寿董事长一职。

草莽时代

恒大人寿原名为“中新大东方人寿”,2015年,中新大东方人寿原投资方重庆市地产集团和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各将其持有的25%的权益转让给恒大地产,此后更名为恒大人寿。

其中,恒大持有恒大人寿50%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大东方人寿保险有限公司、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各持有25%的股份,并列恒大人寿第二大股东。而在恒大集团入股之初也承诺,到2018年12月31日前,恒大人寿资产规模应达到1000亿元以上。

恒大人寿的财报显示,截至2014年底,恒大人寿资产总计32.39亿元,亏损4820.90万元。

为了迅速做大规模,恒大人寿首先从保费入手,从2016年开始,其规模保费急速攀升,其中,尤以万能险为甚。年报显示,2015年至2018年,恒大人寿分别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3.05亿元、34.7亿元、281.01亿元、323.72亿元。

与此同时,资产规模从2015年至2018年也实现了三级跳,分别为201亿元、731.38亿元、1038.43亿元、1202.32亿元,尤其在2017年实现了资产规模达千亿的承诺。

事实上,迅速以万能险做大保费规模也是目前中小保险公司抢占市场份额、弯道超车的惯用做法,代价之一就是万能险较高的结算利率通常要求保险公司实行更加激进的保险资金投资策略。

所以,前些年,恒大人寿在A股市场展开了大规模的“扫货”行动,与前海人寿一道成为资本市场上的“风云角色”。

年报显示,2016年,恒大人寿的投资收益从上一年度的2.02亿元激增至53.38亿元,2017年、2018年继续上涨,分别实现投资收益72.08亿元、83.69亿元。

2017年,关于激进投资、集中举牌、一致行动人并购等跨行业跨领域的问题引起了监管的注意,原保监会先后对恒大人寿、前海人寿进行处罚,其中,限制恒大人寿股票投资一年,并对两名责任人分别进行了行业禁入五年和三年的行政处罚。

转型时代

2017年以来,保险行业监管趋严,保险回归保障,恒大人寿也开始了转型之路。

2018年7月,朱加麟接替上一任并没有保险从业经验的彭建军,担任恒大人寿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朱加麟曾先后就职于多家银行、保险机构,拥有长达13年的中信保诚人寿保险从业经验。

但从效果来看,恒大人寿的转型依旧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是渠道单一,银保渠道始终占据主导地位。年报显示,恒大人寿2015年保费收入前五位的保险产品有3款来自银保渠道,2016年增加到4款,2017年~2018年几乎清一色来自银保渠道。2018年,银行代理渠道原保险合同业务收入占比达到93.18%。

另外,由于前些年业务的快速扩张,恒大人寿也面临退保金飙升的压力,自2014年至2018年,恒大人寿退保金呈倍数级增长,分别为1.01亿元、5.74亿元、7.89亿元、13.34亿元和94.58亿元,尤其是2018年的退保金远超前四年的退保金总和。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