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市洗牌,剩者为王 | 唐言柳语 

8月,车市仍未能好转,据乘联会数据,前三周乘用车日均零售量同比下滑了21%。国六排放正式实施的首月(7月),国内乘用车终端零售量138万辆,同比下降21.4%,环比下降40.6%。

五六月车市清库存的影响还在持续。国五车型清库存运动不仅伤害了市场价格体系,造成全行业性的商家亏损,并且透支了今年三季度乃至整个下半年车市的需求,进一步恶化了厂商处境,客观上还加速了中国车市的洗牌。

在近期举办的一些论坛活动上,不少汽车厂商代表都预测今年车市将整体下滑8%-10%。2018年,中国乘用车总销量为2323.7万辆,10%即232万辆,相当于中国车市将会减少20家广汽菲克或者40家观致汽车。

清库存运动带来了车市整体性的销量下滑,连一直以来逆势上涨的豪华车与日系品牌也受到波及。不过日系车的下滑幅度相对有限,只有2.5%。

这两年疯狂弥补SUV产品线的南北大众,并未如期大幅提高销量,反而在市场下滑时进入下滑通道。表面上看,大众的下滑是因为捷达等经济型轿车销量萎缩,但是大众的问题或许并不出在产品,而是长期的顺境让团队失去了锐气。曾有一个汽车销售顾问告诉笔者,她当时的愿望就是去大众4S店卖车,因为只有大众的汽车销售顾问不用“巴结”用户。

美系车7月份的下滑幅度达到37.5%,上汽通用、长安福特和广汽菲克,三家企业总体都在下滑,但情况各自不同。

上汽通用的主要问题首先在于主力产品在2014年左右开始更新,在接近换代、产品力最弱的节点遭遇市场下滑,其次是这一轮产品的造型整体偏中庸保守,没有充分应对年轻化的趋势,再就是过早的推行三缸发动机。三缸发动机,直到现在这依然是一个可以让用户掉头就走的配置。

长安福特在最近3个月持续性回暖,7月份再度回归到月销2万辆以上。新上任的全国销售服务机构总裁杨嵩带来很多改变,增加了一线经销商的沟通交流,采取订单式销售系统,大幅降低了经销商库存,渠道的战斗力和信心逐渐在恢复。

广汽菲克也在做调整,最大的调整是总裁郑杰的“被离职”。不过在郑杰离职3个月后,广汽菲克还是没有让外界看到它的变化和打法的调整。进口车时代的强势与国产之后的弱势,JEEP品牌要总结的还有很多。

法系车则进一步向深渊滑落,神龙汽车、东风雷诺、长安PSA均未展现向上势能,而在3年之前,法系车还处于巅峰之上。从80万台(2017年法系车销量之和)到18万台(2019年预估法系车销量之和),恐怕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业绩的反转会来得如此迅猛和惨烈。

对于自主品牌来说,不好的消息仍在增加,据威尔森统计的终端零售数据,自主品牌7月份的销量下滑了35%,市占率更是低至27.6%。此外,自主品牌的市场集中度正在快速提升,前十家自主车企的份额之和达到82.1%,10名开外的自主车企生存空间愈发狭小。

另一坏消息是低端车和低价车的销量下滑仍在加速,比如上汽通用五菱。

吉利汽车在去年首次提出战略转型,从追求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实际上,吉利汽车的转型从2014年就已开始。截至2019年上半年,售价8万以上车型销量占71.3%,售价15万以上的车型销量占比11%。

而那些缺乏抱负和远见,缺乏雄心壮志与投入的边缘性企业,它们真的走到了生死关头。比如最近传出停产降薪的长丰汽车集团,更早些时候出手401套房产自救的海马汽车。

再次出任海马汽车董事长的景柱说,海马汽车受到了体制制约,对产品、投资、研发等战略决策慢、效率低、效果差;产品经理缺乏创新意识、创新压力、创新能力;产品在决策上过于随意,营销纸上谈兵;盲目追求规模,扩建工厂,造成产能闲置,内部体制僵化。

这何尝不是某一类企业的通病?市场增长时,它们跟随红利分到很小的一杯羹,并未长成参天大树;市场环境恶化,他们几乎没有反抗之力。

有业内人提出了一种新的观察企业的方法,就是看这个团队的高层和中间层有没有经历过市场炮火,如果是一直过苦日子的,这家公司当前的表现往往会很不错;反之,则会出现很多的问题。

2020年,中国车市预估仍将会延续下滑,也会有更多的企业倒下。不过笔者相信,经历狂风暴雨还能活下来的,将会更加强大,剩者为王。

责编:李溯婉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