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信金科交出上半年成绩单 净利同比增长101.6%

经历了动荡的2018,维信金科在依然充满不确定的2019年似乎看见了一丝曙光,在进行了剥离线下业务、平衡资金来源等转型后,公司迎来业务的显著发展。

日前,维信金科发布今年上半年财报,根据报告,截至6月末,维信金科总收入为18.6亿元,同比增长46.4%;其中贷款撮合服务费为5.7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01.9%;经调整的净利润为1.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1.6%。

“求增长,讲效率,纳人才”是维信金科的战略方向。刚刚交出上半年新增信贷规模增长近五成至144.03亿元的成绩单,公司CEO廖世宏即确定了下一个目标——把下半年新增信贷做到200亿元。

转型初见成效

今年初,维信金科将线上至线下业务剥离,转型为纯线上消费金融服务平台。剥离后,维信金科在2019年6月30日止雇员人数为703人,同比2018年上半年减少50%以上。销售费用及贷款实现费用,均由于人工成本的降低得到不同程度的优化。

在转型纯线上后,维信金科全智能化的成本、获客、效率优势更加凸显。2019年上半年,其通过提供更高效的产品、风控、流程、模式设计,服务184.7万人次,同比增长72.3%;新增信贷金额144.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9.6%。

在资金来源方面,维信金科也有了相应调整。公司打破对信托占资金来源总量80%的高度依赖,将来自信托的资金占比降到低于40%,逐渐实现从信托、银行助贷、纯撮合三大业务领域获得资金。不断扩展的稳定机构资金渠道为维信金科未来业务增长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

另从按融资模式的贷款实现量来看,截至到6月末,公司信用增级贷款撮合占比最高,为53.9%,同比提升29.8%;其次为信托贷款35.1%,较2018年末下降30.7%;直接贷款和纯贷款撮合分别占1.5%和9.5%,其中纯贷款撮合的贷款实现量从去年上半年的7710万元增长到13.73亿元。

在廖世宏看来,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依托高度自动化和智能化的风险管理系统,建立基于信用的科技化线上服务生态,并与持牌机构建立伙伴关系带来的稳定融资渠道。近来,维信金科不断优化自身的科技和风控实力,致力于同场景端和金融机构端共同打造一个链接各方的消费金融服务生态。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6月,维信金科成功发行了1亿美元优先票据,成为中国首家公开发行海外债券的线上消费金融企业。此次发行丰富和拓展了公司境外融资渠道和结构、提升了公司整体的融资能力。根据中报,维信金科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8.9亿元人民币。

助贷业务稳步发展

2019年7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会议明确,下一阶段要将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作为重点,引导绝大多数机构通过主动清盘、停业退出或转型发展等方式实现风险出清。

目前,网贷平台数量已出现明显下滑。网贷之家研究中心统计,截至2019年7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继续呈现下行的态势,跌破800家整数关,下降至787家。

在网贷平台持续清退、转型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P2P平台正转型走向助贷模式,维信金科在助贷业务方面颇有经验。“助贷本质上来讲是服务,我们做了十几年这个业务,业务资金都是来自持牌金融机构,另外我们还有两张互联网小贷牌照,实时对接央行征信。” 廖世宏说道,“但现在,大量的数据已经不在央行征信体系当中,个人的整体负债已经监控不了,有部分人已经游离在央行征信以外,在这方面,公司做了大量工作。”

据维信金科财报披露,新增贷款中,公司信用增级贷款新增信贷规模同比增长234.5%至77.57亿元人民币,在四大融资模式中首次占比超过信托贷款至53.9%。另外,其助贷合作再次大幅提速,上半年与之合作的持牌金融机构新增15家,加上此前30家已合作的金融机构,维信金科已与45家金融机构建立了不同程度的合作关系。

廖世宏表示,近年P2P平台快速发展的原因在于各家避免失去头部平台的地位,因此“有动力也有压力尽快把钱借出去”且“对投资端永远都是说0风险”。与之相比,助贷的核心则在于,“钱不过手,所有的资产质量是在金融机构的监控之下。”

关于未来市场走向,廖世宏称,“我们假设未来P2P就不存在备案和牌照,因为消费金融这个生意不应该拿老百姓的钱来做。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头部竞争对手和P2P平台,他们也在转型,也是做成助贷的模式,或者说更靠近维信金科的模式。我们更期待看到,未来有部分的头部平台顺利从P2P模式转成维信金科这种助贷模式,大家在同一条线上去公平竞争。”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责编:郁赟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