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意大利政府因意法高铁闹分家,股债市场反应激烈,忧心南欧危机卷土重来

意大利正在自家屋檐下“玩火”,组建刚过一年的执政联盟已经摇摇欲坠。

由于反建制的五星运动(5SM)投票反对右翼联盟党视若珍宝的高铁项目,意大利副总理、联盟党领袖萨尔维尼近日宣布两者分歧无法弥合,呼吁举行提前大选。

当地时间8月9日,在这新一轮政治风波中,意大利收到了惠誉评级对其负面的评级展望,勉强保住了“BBB”的信用评价,但也仅比垃圾级高两个级距。

意大利总理孔特要求萨尔维尼向公众作出解散联合政府的解释,与此同时,联合执政党五星运动领袖迪马约以及民主党领袖津加雷蒂都表示已经做好临时大选的准备。不过,在5月的欧洲选举中,联盟党在意大利获得34%的选票,是五星运动的两倍。

“双速欧洲的趋势发展非常迅速,欧洲中心国家对南欧的支持从金融危机后开始消亡,这导致了意大利民粹主义的崛起”,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顾问、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卡纳(Parag Khanna)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但从历史上来看,民粹主义政府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也许明年它们就会失权,然后实用主义政府就会回来。”

意法高铁被否点燃导火索

意大利执政联盟从去年3月开始商议联盟协定起就龃龉不断。两党就大量议题分歧严重,联盟党反移民也反欧洲,而五星运动则吸引的是南意在贫困线上挣扎的选民,承诺为其提供基本工资。由于今年6月初欧洲议会选举结束后因公共支出引发的争吵升级,孔特甚至威胁称,如果联盟伙伴不停止内斗,他要辞去总理职务。

8月7日,在双方就意法高铁项目在议会互投反对票后,两党的矛盾正式进入白热化阶段。萨尔维尼发表讲话称,受够了五星运动的阻挠,应尽快把选择权交还给选民。

这段连接法国第三大城市里昂和意大利北部工业重镇都灵的高铁将大大缩短路程,有望成为连通南欧和东欧的基础设施建设重要一环。但五星运动出于环境和成本的原因对此表达强烈反对,但联盟党认为,这将创造就业并刺激经济增长。

伦敦经济学院客座教授、意大利财政部前首席经济学家克多尼奥(Lorenzo Codogno)称:“孔特已经明确表示阻止项目的代价要比完成它更加高昂,但五星运动仍然坚持反对,这让政府处在非常尴尬的位置,因为联盟党和反对派一起投票击败了政府,这几乎是站不住脚的局面。我认为这会在2020年正式选举前导致政府重组。”

自二战以来,意大利从未在秋季举行选举,萨尔维尼为什么选在此时出手?克多尼奥解释称:“一方面,只要有五星运动在,联盟党再也无法完成任何事了。而且五星运动一直致力于将议员人数减少三分之一,这很快就会付诸实践,一旦获批重新划分选区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会耽误提前大选。另一方面,萨尔维尼想在支持率降温前发起提前大选,因为这种民意支持可能随时消失。”

目前,联盟党已经在参议院提交对孔特的不信任议案。但由于议会已经开启夏季休会,克多尼奥认为不信任投票不太可能在8月中旬之间发生。如果孔特输掉了投票,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将举行磋商看是否有任何一党可以获得多数支持,如果没有,他将在10月中下旬宣布举行大选,并在11月底前建立新政府。理论上讲,这将留足时间来准备2020年预算案,但克多尼奥认为,议会解散可能会推迟,预算案无法在年底前获批。

刺激国债收益率上升

由于萨尔维尼高涨的支持率,分析认为他很有可能在不与其他党派结盟的情况下参加选举,并成功组建新政府。这对市场是好是坏?

克多尼奥称:“由联盟党领导的右翼政府会增加赤字扩大的可能性,因为萨尔维尼可能在选举中承诺大幅削减税收。此外,引入平行货币的计划可能重新出现,与欧盟的关系也会变得棘手。况且,政治上的混乱对金融市场从来都不是好消息。”目前,意大利国内债务规模已经高达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2%。

周五,受萨尔维尼宣布提前大选的消息影响,意大利银行股集体下挫。意大利银行股暴跌,Banco BPM下跌7.8%,而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和意联银行跌幅均超过5.5%,拖累欧洲银行股下跌。交易员纷纷退出意大利国债市场。截止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意大利两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32个基点至0.344%,其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更是上涨28个基点至1.817%,为2018年以来最大涨幅。意大利与德国十年期政府债券之间的利差上升至2.389个百分点,表明投资者对意大利债务的风险溢价已经上升。

意大利经济目前正处于水深火热中,其在2018年下半年陷入技术性衰退,今年上半年经济也停滞不前。欧盟委员会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今年意大利经济增长率仅为0.1%。

Pictet财富管理经济学家加比(Nadia Gharbi)表示,意大利2020年预算案将是严峻考验。她称:“很难看出意大利如何避免与欧盟的紧张关系”。

不过,卡纳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意大利闹归闹,但不会退出欧盟或者欧元区。

“意大利一直说要离开欧元区,但这发生了吗?没有。这将会发生吗?我保证这不会发生的”,他肯定地表示,“欧元区就好像一个鸡蛋,你可以磕碎鸡蛋,但你不能把它恢复原状。这涉及货币、法律、财政支持、投资贸易方方面面的事情,意大利不可能倒退回去的。”

责编:王蕾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