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调研:美国的股市、加拿大的房子以及全球纸币贬值

笔者一直从事资产与财富管理行业的工作,时间长了,也就“被误认为”是资本市场专家。有幸得到各类媒体的邀请而撰写分析市场走向的文章。适逢最近两周因送儿子出国念大学及其他事宜,在美国以及加拿大各呆了一周,就根据这段时间的见闻,换个视角谈谈感受吧。

美加的基础设施彻底落后了吗?

国内有些经济学家表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遇上种种问题,已经彻底落后了。美国的特朗普总统更是一直把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号挂在嘴边。言下之意就是,美国已经不行了,我要让它再次行起来。

那么实际情况是否如此?从基础建设角度的确如此:纽约的地铁系统始建于一百多年前,用“脏乱差”来形容一点不为过;美国各地机场与公路普遍老旧;全美铁路系统Amtrak的运行速度慢得只能为退休人士提供旅游休闲服务……

不过,这都是50年以前甚至是百年以前的建设了,到今日各系统仍能正常运行,而且还在有效、甚至是高效地运转,已经挺了不起的了。

在此,本人以自己多次在亚特兰大机场转机的亲身经历为例,说明一下究竟它们是如何“高效运转”的:

亚特兰大是可口可乐、UPS等世界知名企业的总部所在地,但与国内大城市比,亚特兰大市是个“小城市”,大区人口数量约为500万,在中国,真是连二线城市也排不上。亚特兰大机场的现有候机楼与跑道等是1977年兴建的,与富丽堂皇的上海浦东、北京首都机场等相比显得非常老旧,然而,它却是全球首个旅客吞吐量过亿的机场,并且连续18年雄踞客运吞吐量全球排名第一。比上海浦东、北京首都等内地最繁忙机场还要繁忙得多。

该机场由7座航站楼构成。我过去曾几次在亚特兰大转机,从来都是准点到达、正点起飞,下机、登机都是走廊桥,没有摆渡车的不适体验。

这一次,机票预定时的连接转机的时间安排紧迫,计划航班10点钟到亚特兰大,转接的航班需要跨两个航站楼登机去西雅图,而且10:50就起飞,按照各位“驴友”国内的经验,这样的转接安排基本就“悬了”,特别是在北上广深这些国内的繁忙机场,即使侥幸跑步赶上,行李的中转也够呛。

而事实上,如美国其他的航班基本都正点到达一样,我乘坐的前一航班准时落地亚特兰大,而且从落地到廊桥滑行过程不到5分钟,航站楼之间的连接小火车又以极快的速度在几分钟内送到任何一个其他航站楼。因此最终让我在下一航班开始登机之前就赶了登机口了。我开始时还担心行李赶不上,不过后来在飞机上看机场的行李车辆的运转也是如高速公路车辆般飞速穿梭,有条不紊地把中转旅客的行李在不同航站楼飞机之间运送,基本就心中有数了。果然,到了最终目的地,人刚出来,就发现行李已经在转盘上等着了……

其实,除了新大楼、新设备外,高效率更多来源于科学化管理、系统化运转。几十年前的技术、系统、设备能支持亚特兰大机场到今天都不落后、到今天都能如此高效运转,不得不让人惊叹。

美股永远涨?

美股从2009年初见底以来已经连涨超过十年,早在几年前,不少中外市场专家就预测美股见顶。然而,每次都是稍经短期调整,又攀向新高。代表美股主流的标普500指数由600多点涨到目前超过3000点,有了近4倍的涨幅。

其实,在美股攀升的过程中,由于具备优胜劣汰机制,全球顶尖的公司(含阿里等中国好公司)都被吸引到美股市场。上市公司的质量有保证,投资者也得以分享全球的经济增长成果。尽管持续上涨超过十年,估值还依然处于合理区间,并未呈现明显的泡沫。

相比之下,国内的A股上证指数十年“上浮零”,投资人大多数亏损。究其成因,根本在于缺乏优胜劣汰机制。我们长期实行IPO审核制,新股的发行量、定价、时间选择等基本要素均由监管者“有形之手”决定,特色的IPO机制让股票一上市就被高估,而退市制度却长期难以有效运行。因此,A股市场中大部分时间、大部分品种价格都处于远超其公允价值的位置,估值贵了就只能以价格长期反复下行来回归其应有价值。因此,造就了“熊长牛短”“散户被割韭菜”的奇特现象。

看着美股连续十年的长牛市,羡慕不?还是建议国内监管者痛下决心搞真正的注册制吧,再加上认真地执行退市制度,同时严格执法打击内幕交易与操纵市场……经历调整的短痛之后,A股也会凤凰涅磐而走出美股一般的长牛市。

我们的科创板已经启航了,如果能坚持实行真正的注册制,让市场达到供需平衡状态,让优胜劣汰机制有效运行起来并逐步扩展到整个A股市场,如此路径坚持下去,A股不愁没有牛市。

加拿大房价泡沫已经破灭?

在大家印象中,永远涨的不光是美国股市,加拿大温哥华的房价也似乎是个一直涨的奇迹。温哥华被认为是全球最适宜居住的城市之一,气候温和,雪山、大海相映,景色优美,吸引全球各地的投资人,房价也是北美城市中最高的。

不过,与国内的一线城市比,温哥华的房价已经是非常亲民了。统计数据表明,大温哥华地区的独立屋(独立产权的别墅)目前均价为100万加元,约为500万人民币,相当于上海市区一套老旧公房的价格。

不少人争辩说我们国内房子有其他内涵价值(如学区、大城市居住权等),因此房价不能与发达国家直接比较云云。尽管我不确定温哥华的房子是否比国内更值得投资,但有一条可以非常确定,那就是他们的城市管理者控制房价是认真的。

除了一直按房价的市值征收房产税外(房价涨了,房产税就水涨船高;房东负担不起了就要卖房子),这里的华人投资者一直普遍抱怨政府2018年来连续出台各种海外投资人特别印花税、房屋空置税等种种手段对投机者进行精准打击:

外国人购房税从15%上涨到20%,并扩大到大温哥华之外(包括温哥华岛南部,奥肯那根中部和弗雷泽河谷)的其他BC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主要城市。

BC省还新增一项“投机性税收”,用于遏制空置房屋现象,预计税率为2019年物业评估价值的2%。

物业转让税方面,将出售房屋超过300万加元的房产转让税从3%上调至5%。

出于对自身风险管理的考虑,各大银行同时也更严格执行对房贷申请人的收入、首付来源的审核。

经过一系列市场化的调控,与去年同期相比,大温地区的楼价已经普遍下调20%,而且作为买家还可以进一步压价。

温哥华的实践表明,调控房价并不需要动用各种非市场化的限购、限贷、限卖、限价……。只要用好税收等市场化手段,增加投机者成本的同时也增加了政府的收入,房价就能被调控下来。一石两鸟的效果得以实现。

不过,调控也是有代价的,房价下来了,当地的经济增速也会降下来,直接受到重大打击的是大温地区的2万多持牌房产经纪人,他们有一半已经改行,剩余一半中的80%也在艰难度日,兼职糊口。

相比之下,温哥华南面不远的美国城市西雅图,房子更是真正“平民价”。同样是依山傍海,风景优美,而且坐拥“波音、微软、亚马逊、星巴克”等全球先进“生产力”,房价却只有不到温哥华的一半,或许房价及其他经营成本相对低也是引来这些“先进生产力”的一个原因吧。

我突发奇想,在谷歌导航的引领下驾车到了知名的慈善家比尔·盖茨在“麦地那区”的湖畔豪宅附近,去探秘了一番(如下图),发现与盖茨先生共享湖景的邻居中就有不少是我们的华人同胞。

全球纸币都在贬值?

不少国内外经济学家一直坚称在“金本位”被打破后,大国央行都在“无节制”印钞,纸币因此变得越来越不值钱。然而,我的真实感觉并非如此:我印象很深的是,美加的国民品牌咖啡(例如Tim Horton’s) 2美元左右的早餐咖啡20年来几乎没涨价,超市里面的基本必需品——猪肉、蔬菜、水果、牛奶的价格也基本上“20年不变”,而同期,国内的对应商品价格20年来已上涨了多倍。

不过国内物价上涨也不无好处,笔者日前与一位早年从珠海移民来加拿大的企业家聊天,他说他近期发现了新的生意门道:加拿大野生冷水大肉蟹在国内能卖好价钱,于是购置了一条螃蟹船与300多个铁笼子,在温哥华外海捕捞螃蟹出口中国,也能丰衣足食了。

那么,为何同期国内物价上涨实现弯道超车?除了经济发展速度快的因素外,就是“货币”现象了。以下的数据很能说明问题:

据人民银行7月12日公布的数据,“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为192.14万亿元,同比增长8.5%”。据美联储官网,截至2019年7月1日,美元的M2是14.8194万亿美元。按6.88的汇率,美元的M2折算为101.9万亿人民币。也就是说我国90万亿人民币经济体的货币供应是美国21万亿美元经济体的1.89倍。

回到2001年2月,美元的M2是5万亿美元,人民币的M2是13.44万亿人民币,当时的汇率是8.3,美元M2总量是人民币的3倍。

从2001年2月到2019年7月,人民币M2从美元的1/3,弯道超车变成美元的1.89倍了。

国内长期货币供应宽松,不但让国内的房价、物价实现了对美加等发达国家的弯道超车,也造成了国内投资人所面临的“无限量的流动性对应有限的优质资产的矛盾”,也就是“有钱难找好的投资标的”这样的尴尬境地。

毋庸置疑,我国过去40年的发展成就全球有目共睹,基础设施已经在全球首屈一指。尽管GDP增长有所放缓,但还是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增长最快的。

中国的投资机会是全球投资人重点关注的。国际投资人的投资版图是已经离不开中国。

我个人认为,若我们能以负责任的态度与承受短期阵痛的勇气,把债务水平降下来,把长期超发的货币控制住,做好国内经济结构的转型,我们就可以进一步释放经济增长潜力,就一定能吸引更多的全球资本来中国投资、就不愁没有推动经济继续高速发展的动力。

(作者为某外资银行资深资产与财富管理业务高管)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

责编:任绍敏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