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德银将成下一个雷曼?专家:欧洲银行业重组势在必行

德意志银行(下称“德银”)上周末宣布的“彻底重组方案”给市场带来的冲击还在持续。

根据此次方案,德银将大规模收缩、重整全球业务,包括裁撤大量交易部门、退出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减少固定收益销售和交易业务的资本金、2022年前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8万人、创建第四个业务部门“坏银行” 来处理740亿欧元的风险加权资产等。

如此“壮士断腕”的重组计划令市场近年来对其衍生品产品头寸过高、风险敞口过大、已实质性破产、可能成为下一个雷曼兄弟的担忧再起。

德银衍生品风险敞口再引担忧

“我们正在打造一家更能够赚钱、更精简、更创新且有韧性的银行。” 德银首席执行官克里赛奇(Christian Sewing)在此次写给员工的话里如是说。

但市场似乎不以为然,9日德银欧股股价已跌至6.5欧元。而在金融危机前,德银股价一度曾达112欧元。

市场对德银的重组计划前景存疑之余,德银长期被诟病的衍生品产品风险敞口的担忧也再次被提及。

根据德银2018年财报披露,其衍生品总头寸为43万亿欧元。6月初,德银的5年期CDS还曾达到历史高位433点。

事实上,对于德银衍生品风险敞口的担忧早非一朝一夕。摩根大通在2013年曾做过计算,德意志银行的衍生品交易规模顶峰时超过75万亿欧元,是德国GDP的20倍。

德银的衍生品头寸还曾引起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关注。2016年6月时,IMF曾发布报告指出,在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中,德银“似乎是系统性风险的最大净贡献者”,一旦德银发生风险,其对全球的溢出效应将相当巨大。

2016年初,德银出售应急可转换债券(Contingent convertible bond,CoCo债)用于补充银行额外一级资本充足率时,2016年9月底德银高管们聚集华盛顿试图与美国政府官员就2008年金融危机前不当出售抵押贷款支持证券(RMBS)的罚款进行谈判从而引发少数对冲基金公司削减了在德银的多余资金和头寸,降低对其衍生品交易的风险敞口时,这一问题多次被提及并给市场造成波动。

经济学家多德(Kevin Dowd)曾指出,和许多银行一样,德银采用三层结构对其资产估值:第一级资产为最可靠资产,适用于交易型资产,估值基于市场交易赋予的公允价值;第二级为非公开市场交易型资产,如RMBS等,通常在模型中输入其他市场价格并进行校准后得出估值;第三级资产最为复杂,通常为流动性较差的信用违约掉期类产品(CDS)以及债务抵押债券(CDO)等,即所谓的衍生品。此类资产因市场数据杂乱、难以搜集等问题,其估值甚至无法用模型估算。

顾问公司Viola Risk Advisors的亨得勒(David Hendler)称,德银的形象正变得像雷曼一样,而考虑到德银的利润处于低位,其第三级资产对该行的资本基础构成了重大风险。与其他银行相比,德银的第三级资产与一级普通股的比率处于较高水平。

爆雷风险暂时有限

虽然德银的衍生品风险敞口时不时引起市场担忧,且曾多次引起市场波动,但不少分析师认为,德银将成为下一个雷曼的断言恐怕言过其实。

事实上,德银名义上的衍生品合约金额虽巨大,实际资金规模则小很多,衍生品的名义金额也并不能代表银行实际面临的风险。衍生品合约一般是代客持有,执行保证金制度,一般在损失超过保证金20%~30%时就会强制平仓,银行本身不会遭受损失。

德银首席风险官李维斯(Stuart Lewis)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德银衍生品的风险被严重高估,尽管衍生品的名义金额敞口达到46万亿欧元,但这只是其名义金额,实际上德银的衍生品净敞口远低于此,约为410亿欧元。

此次,德银在9日晚间的声明称,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按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统计,德银衍生工具本金为3310亿欧元。参照美国同业所使用的主净额结算协议,且依循IFRS准则,以净额口径计量,德银的衍生工具交易本金实为210亿欧元。如主净额结算协议适用且依循IFRS准则,并综合考虑已收质押,以净额口径计量,德银的衍生工具交易本金将由3310亿欧元降至210亿欧元。

其还表示,德银正积极对冲净持有衍生工具的交易敞口,以进一步降低实际经济风险。

中金海外策略师Kevin Liu分析称,德银此次重组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持续的业绩下滑压力,由于担心这一激进的重组计划能否成功以及在转型后股票交易和销售能力丧失后是否会造成进一步的客户流失,市场对于这一计划的反应并不积极。

不过,他指出,从目前市场交易的主要银行的CDS来看,包括德银在内的欧洲主要银行并未面临与2016年初一样的大幅风险敞口。“目前德银对于各类衍生品的名义敞口为42.5万亿欧元左右,按照目前市场价格估值仍为净的正向估值。”

但他也坦言,并非完全没有风险,若后续金融市场再度出现大幅波动,很可能会使得其中的一些敞口再度蒙受损失,正如2016年油价大跌和美联储紧缩后导致的情形类似。

彭博行业研究资深行业分析师Alison Williams和助理分析师Neil Sipes则指出,德银的大规模重组是最好的选择,后续还需要持续关注资本相关问题,而此次其取消2019~2020年股息,并将CET1目标从第一季度的13.7%降至12.5%,目的是避免从外部筹集资本,且应能在其到2022年底需要做出的74亿欧元累积支出的情况下提供一些缓冲。

事实上,就在公布重组计划前不久,美联储于6月底公布的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的第二轮结果显示,德银美国分支也顺利通过了今年压力测试。美联储理事、负责银行业监管的副主席夸尔斯称,本次测试认可了德银改进后的内部管控措施。

欧洲银行业需进行更大的整合

虽说市场对于德银的担忧有些过虑,但巩固、整合欧洲银行业以及全球银行业稳定性在一些分析师眼中却是非常必要的。

渣打银行主席维纳尔斯(Jose Vinals)在近期参加欧洲金融论坛(Europlace Financial Forum)时表示,如果要在金融危机后再次蓬勃发展,整个欧洲大陆的银行业需要进行更大的整合。

他称,金融危机以来许多国际和欧洲地区银行的大型重组“还有很多需要及可以去推行的(空间)”。

“这点对欧洲更甚,欧洲有许多规模非常大的银行正在推行非常重大的变革,但也有许多小型银行机构给欧洲银行业带来过剩产能。”他称,“随着时间的推移,需要对这些银行进行整合,使得只有那些最合适、最有盈利能力的、能够覆盖资本成本的,业务可持续的银行机构才能存活下来。”他坦言,这需要徐徐图之。

在2019年银行业压力测试的第二轮结果公布后,夸尔斯曾表示“美国金融体系具有韧性,最大型银行比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强大得多,即便在经受严重冲击后也能很好地支持经济。”然而,在德银公布此次重组方案后,昨日他称,美联储可能会提高压力测试场景的透明度,寻求关于修改资本缓冲的建议。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二在波士顿联储举行的压力测试会上也称,对美国大型银行的压力测试必须不断加以调整,并让企业保持警觉,否则今年的测试可能无法让金融体系为下一次衰退做好准备。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