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社论:应对全球经济下行,降息只是被动选项

近期,全球经济复苏出现乏力迹象,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多国纷纷采取降息等释放流动性的政策应对,全球似乎又陷入了新一轮的量化宽松潮。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月初称,正密切关注当前贸易局势发展及其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并将采取适当措施支持经济增长。这一表态被市场解读为美联储对降息持开放态度,美国股市随之大涨。要知道,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和2018年,美联储分别加息3次和4次,预示对经济增长的信心。

与美联储降息尚处于市场预期阶段不同的是,年初至今,全球已有十余家央行实施了降息等宽松政策。今年3月欧央行意外宣布将推出新一轮的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澳大利亚央行6月4日宣布近三年来首次降息,日本央行将会继续实行宽松政策以支撑日本经济,印度央行6日开启年内第三次降息。

降息的背后是全球经济增长不如预期,根据世行最新预计,2019年和2020年全球经济将分别增长2.6%和2.7%,比世行在1月的预测值分别下调0.3和0.1个百分点,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发达经济体今年经济增速将放缓至1.7%,2020年将进一步降至1.5%。

如果美联储降息,其他主要经济体不排除以相同政策应对,届时全球将重回2008年经济危机时期的流动性宽松狂潮,这对近年好不容易进入复苏态势的全球经济,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而在全球竞相宽松之际,主要经济体似乎更应该思考,有没有比流动性宽松更好的方法,应对当前经济困局。

不妨回顾一年多以前,似乎没有多少人会想到全球经济会这么快面临下行压力,而让全球经济衰退的原因,逆全球化抬头、贸易摩擦升级无疑是最主要的。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指出,现阶段中美经贸摩擦以及未来摩擦升级的可能性将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大冲击,并导致总共4550亿美元的损失,相当于让2020年的全球经济总量减少0.5%。

的确,由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已开始体现,因为中美两大国的经济体量和与全球供应链的密切性,或使全球经济在不到一年内陷入衰退。而关税争端造成了一系列影响,让市场、投资者信心遭到打击,这些都无益于全球经济增长。

此外,像英国脱欧这样的逆全球化举动,对欧洲经济已产生诸多不利影响。截至目前,脱欧公投已过去三年,但脱欧事宜却一再被延宕,这种不确定性,已成为欧洲经济一大不稳定因素。

在近期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部长级会议上,也对全球经济下行多有关注。G20贸易和数字经济部长会议闭幕后发表的部长声明称,有必要采取行动强化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贸易和投资的扩大是促进经济繁荣和可持续增长的重要因素,而当前贸易环境的风险有可能使世界经济增速放缓。遗憾的是,由于美国的反对,会议未能将“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写入部长声明。

种种迹象表明,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已逐渐被证明是损人不利己的招数。可以说,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主义,于对方和自身经济都造成了相当程度的负面影响,而发生在中美这两大全球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争端,使全球经济增长蒙上阴影。

换言之,各经济体与其冒流动性泛滥风险竞相降息宽松,不如拿出诚意坐下来谈,一起解决当前全球经济最大的风险源——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

责编:许云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力。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