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唐遥:美元的地位会因特朗普而改写吗?|光华短评

近日有财经媒体发表评论《中国要为“后布雷顿森林体系2”时代做好准备》,文章指出,美国重振制造业以及减少经常项目赤字的做法,可能会改变目前全球以美元为主要货币的金融体系,对于这个可能的变化,中国应该做好准备。

美元的地位,真的会因特朗普政府一系列举动而改写吗?我认为,中期内出现此种场景的可能不大。有如下原因:

1.在中期内,国际金融市场中美元的供给会保持稳定。

首先,美国贸易逆差依然会比较大,原因是美国本身的消费和投资需求超过本国产能,需要进口作为补充,同时向外支付美元。

其次,在美国境外流通着大量的离岸美元,美国贸易逆差的波动对离岸美元的供给影响不大,美元作为主要支付和储备货币的地位不会变。

2.目前不具备出现超国家的全球性货币的条件。现代货币背后主要是国家信用,超国家的货币需要超国家的信用。美联储对货币政策的管控成熟,这是美元信用的重要支柱,特朗普的短期政策很难动摇。现在欧元是一个实践中的超国家货币,但是目前看不到进一步扩大的可能。

3.中国有2万多亿美元的美元资产,美元如果很快失去核心货币地位会导致国际金融市场动荡,给中国的外汇储备管理带来挑战。

4.回到金本位的时代的可能性极小,原因是黄金的供给缺乏灵活性,无法支撑现代复杂多变的货币银行体系。

在未来几十年,目前多种国际货币并行的局面会延续,人民币会逐步成为主要国际货币之一。

(作者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副教授)

责编:任绍敏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