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中国民企的蜕变与新生:从被帮困到智能制造升级

1988年,民营经济第一次被承认是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民营经济为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贡献了巨大力量。

但是,近年来,由于信息不对称、风险不对称、收益和成本之间不匹配三大融资“卡脖子”问题,部分民企难以在银行获取充分有效的信贷支持,陷入经营困境。

“优先解决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甚至融不到资的问题,同时逐步降低融资成本。”2018年底,中央举行的民企座谈会明确强调了稳定民企资金的重要意义。

随后,政策频吹暖风。“一行两会”持续发力,促使银行业金融机构更有力支持民企小微金融发展。种种迹象表明,金融政策的传导效果正在逐渐显现。但必须面对的现实是,民营、小微企业在发展中,依然面临着诸多挑战。

成立于1994年的梦娜集团,坐落在中国小商品之都——浙江义乌,它是中国袜子及袜子材料生产的国内龙头企业,受近年来经济下行压力和担保链风险影响,几年前,梦娜集团也陷入了流动性困境。

梦娜集团厂房

在当地政府、监管部门和债权银行的合力帮助下,梦娜集团从需要被“帮困”的对象,开始谋求智能制造升级转型,历经淬炼之后,。 “不专业的事情千万别去碰,专业的事情也不能蛮干。”董事长宗谷音的感悟或许能给深处困境的民营企业一定启发。

担保链之殇

经济波动中,民营企业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尽管宗谷音和当地银行的关系一直很融洽,但受到担保链风险影响,几年前,梦娜集团陷入了流动性困境。

而在义乌当地,以担保链形式“捆”在一起的企业并不只有梦娜一家。金华银保监分局党委委员徐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互相担保企业在义乌当地比较普遍,大概占比60%~70%左右。

过去,担保是一种促进资金融通的措施,企业通过互保、联保的方式,可以方便快捷地获得银行贷款。但担保链的风险在于:当经济形势大好时,企业可能会“非理性”融资,希望快速扩张。而在经济下行周期时,企业经营压力增大,一旦担保链中某一企业出现资金风险,便会把其他原本相对经营情况良好、资金充裕的企业拉下水。

这意味着,一旦风险爆发,链上企业可能逐一受到牵连,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有专家就表示,担保链的风险很大,每笔对外担保都构成了企业的潜在成本,企业对外担保最终会体现为企业负债。更恶劣的情况是,此前还存在由于主借人A不符合贷款资格要求,A作为B的担保企业,由B进行贷款,但贷款最终流向A的不合规情况。

因此,处理好担保链风险,做好风险隔离的有效措施十分关键。在梦娜集团风险发生后,义乌政府和地方银保监分局组织对企业经营情况和融资状况进行了全面评估,并要求担保企业间建好防火墙,不准将风险往外传导,阻断风险蔓延,定调帮扶思路为“回归主业,处置资产、减债瘦身、切割担保”。

在具体操作中,首先是企业开展异地产能回迁、异地资产处置工作,通过回迁产能、处置非核心资产主动“瘦身”,降低负债规模。其次,政府积极支持。通过将企业厂区用地收储、新增项目投资补贴、免收部分厂房租金、税收部分返还等形式给予企业大力支持。第三,银行业合力帮扶。

从目前风险处置情况来看,梦娜集团已将袜子制造和销售以外的非主营产业基本剥离完毕,通过处置主业之外的资产累计减少负债14.9亿元,企业融资总额从30.02亿元下降至15.12亿元,对外担保从16.03亿元下降至1.96亿元,担保风险基本消除。

管中窥豹,很多民企的困境或许就在于此。盲目的扩张、不熟悉的跨界,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不仅不会帮助企业发展,反而会加剧企业困境。宗谷音对此就有非常深刻的感受:“梦娜之所以能再次走出来,是因为割掉了无关产业。不专业的事情千万别去碰,专业的事情也不能蛮干。”

“更懂自己的钱”

传统银行放贷只认担保物,包括企业厂房、机器设备、公司股权等。虽然宗谷音拥有抵押物,但他也坦言,在受担保链风险影响的几年中,由于当时信息不对称、社会不良传言影响,出现了少数股份行抽贷、压贷的现象。为了盘活现金流,“曾经用家庭资产进行过抵押贷款。”企业的命运与企业家的家庭资产被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想要更便宜的资金”、“想要除抵押物外的其他贷款形式”、“想要贷款期限更长”,不同的民营小微企业有着不同的融资诉求。

长久以来,各家银行发放的多为1年及1年内的“短期”贷款。而对于一些制造类企业来说,短期贷款根本无法完全匹配其生产经营周期和回款周期。“希望银行可以提供中长期贷款,现在都是1年期,如果期限放宽至3年,就可以有更长时间做资金的准备。”宗谷音称。

在传统的贷款模式中,企业须还清原有贷款才能再申请续贷,而续贷时间不定。在这期间,企业往往通过民间借贷寻找“过桥”资金。对于没有抵押物的企业而言,融资的方式更加有限。一些企业为了解决短期现金流问题,往往会选择民间借贷的方式。

而民间借贷的风险在于,不仅需要担保人,同时利率高,一般年化利率在20%以上,有的甚至超过了法定红线36%。台州市道味餐饮企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就对记者介绍,公司曾选择过民间借贷,资金成本非常高。在决策层帮扶小微后,企业在银行得到了更便宜、更便利的服务,也消除了民间借贷带来的风险隐忧。

企业全貌是传统金融机构依靠自身技术难以掌握、但贷款授信却又极度依赖的参考依据。比如,有银行就表示,对于曾经以抵押物为贷款方式的企业,如果银行能够掌握其核心经营数据,企业经营情况良好,会在放贷时考虑减免抵押物。

由此,经营数据的靠谱程度某种程度上超过了抵押物的重要性,民营、小微企业需要的是金融机构更懂他们的服务和更懂他们的钱。

多方解码融资难

近几个月来,决策层多次喊话稳定民营经济信心,解决民企、小微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改善营商环境。

据宗谷音介绍,在过去几个月,发生了8件事情让他印象深刻,言谈之间激情饱满。

在宗谷音的回忆中,这8件事依次为:去年11月29日,第一次去浙江银保监局汇报企业情况;12月10日,省银保监局副局长带队到企业调研;今年1月20日,义乌市政府签发支持梦娜袜业发展的相关文件;1月29日,企业纳入联合会商机制;2月21日,银行业协会召开协调会明确帮扶内容;3月13日,金华银保监分局、各银行到企业调研;3月28日,召开联合会商机制下的第一次工作会议,决定了4方面“帮困”内容。

“帮困”推进的速度与落地的效力超乎想象。

宗谷音曾提出4个诉求:一是,企业开展异地产能回迁,希望当地银行给予贷款承接支持;二是,希望解决融资贵,给予基准利率;三是,希望给予信用贷款;四是,希望贷款期限可以做到中长期。

目前来看,这些诉求大多数得到了解决:维持现有贷款规模,银行不得压贷、抽贷;给予企业中长期流动贷款;给予企业利率优惠,国有大行给予基准利率,股份银行上调幅度不能超过基准利率的20%(低于20%的,按照低于执行);支持企业智能制造项目改造。

徐佶介绍,像梦娜集团这样的企业,单家银行很难弄清楚企业的经营、融资和风险状况,银行间缺乏信息共享和协商沟通机制,可能会造成过度授信。设立联合会商机制后,由单家银行“诊断”变为所有贷款银行集体“会诊”,可以全面把控企业风险。

所谓“联合会商机制”,是浙江银保监局推出的创新机制,以信息共享为基础,在主办银行牵头下,通过银行间会商,对企业经营信息和融资信息进行交叉验证,提升银企、银银之间的信息透明度。打造更加紧密的银企合作关系。

纯信用贷款、随借随还、较低利率、根据经营情况“一企一策”制定贷款产品与额度,政策自上而下的落地,让很多中小微企业有了不同于以往的贷款体验,为企业提供定制化的贷款方案,成为这一时期的更高要求。

例如,台州市京鹭卫浴有限公司是临海市一家生产浴缸的出口型企业,近几年销售产值一直以30%增速发展,快速发展导致流动资金时常紧缺。过去,每年一到生产旺季,公司负责人罗一钧都要为资金问题发愁。

临海农商银行根据企业实际特点和需求,为其办理了“企业循环贷”100万,做到一次授信,循环使用,随借随还。罗一钧说,公司淡旺季很明显,这样可以按需提款,按日计息的贷款方式,非常便捷,有效解决了公司在旺季生产期间的资金周转问题,“也为我们节省了大量的办贷时间与精力”。

在金融机构的共同努力下,目前民营经济融资难情况相比此前得到了明显改善,这从记者拿到的几组数据便可印证。

2019年3月末,苏州银行业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7245亿元,占苏州贷款余额的25.14%,小微企业贷款比年初增加了231.06亿元,小微企业贷款户数突破19万户。

2019年3月末,台州全市信用贷款余额90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218亿元,增长31.6%,高于各项贷款增速14.3个百分点。

2019年2月末,福建民营企业贷款余额6763.37亿元、户数4.84万户。辖区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417.41亿元,同比增长19.77%,高于各项贷款同期增速7.38个百分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户数88.8万户,同比增加21.1万户。

痛点仍存,但正在走出最低谷

地方监管部门通过监管措施积极引领引导辖区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小微企业信贷资源倾斜、压降利率水平。同时,鼓励银行打造更多特色金融服务,更好地服务民营、小微企业发展。随着政策的持续渗透,民营、小微企业正在走出最低谷,但民企、小微仍然存在经营的痛。

一个痛点来自于愈来愈高的人力成本。“4-5年前,3000元可以搞定,现在6000元的工资招不到人,企业员工的平均年龄都在40岁以上。”宗谷音直呼,最难的是没人。

梦娜集团厂房

由于人工成本逐渐提高,宗谷音所在的行业已有近10%左右的企业将厂房迁往东南亚等地区,在那边,人工成本为每人仅1000-2000元。

而由于招聘困难,梦娜目前的生产线有将近20%的设备未能开工。“我们目前基本上就是做固定客户。固定客户加量、加订单,我们都不敢接,生产线开工率能达到80%,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宗谷音称。

除了人力成本,综合费率过高也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一座大山。

作为一家专注于做卫浴的民营企业,九牧集团成立至今已有29年。公司副董事长林四南就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企业税负方面,综合税率过高导致成本仍然居高不下。

“目前,房产税和土地使用税占我们公司销售额比例超过1%。所以,不管费也好税也好,一定要看综合税费占企业销售额的比重到底多少,如果综合来看,企业的费用负担还是很重。”林四南说。

营商环境是民企面临的另一痛点。林四南谈到,目前的营商环境仍需改善。“企业家要树立良好的法律法规意识,要给民营企业家更多的守法环境。比如,给民营企业更公平的竞争环境,打击假冒伪劣的产品,进行知识产权保护。”他认为,融资难、贷款难不能光靠一项政策解决,与行业的规模、发展阶段都有关系,需要用环境来解决。

对于很多民营企业来说,原材料价格波动是他们的心腹大患,很多民营企业在原材料价格波动与资金缺口的双重压力下,迈不开产业化步伐。

虽然挑战仍在,但民营经济的毛细血管正在沸腾。企业自身也在不断求变,向智能制造、转型轻资产转型,成为很多传统制造业企业的发展方向。例如,九牧集团正在从传统产业向智能产业转型,希望引领中国卫浴行业升级变迁。

梦娜集团在“瘦身”、基本脱困后,也在智能制造转型升级中求变。在监管推动下,相关银行机构通过联合会商平台为梦娜集团量身打造了融资方案,为梦娜在5年内投资5亿元在义乌市新建智能制袜生产线提供全面的融资支持。

智能制造方面,宗谷音表示,未来要做到实时采集数据,对银行做到绝对透明,实时调整生产计划,对消费者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这意味着,如果银行可以掌握企业的实时生产数据,银企信息不对称问题将迎刃而解,未来的企业融资也将得到有效保障。

目前,梦娜集团正对新厂房进行装修,并将于2019年年底按计划引进新的生产线和设备。新的生产线将采用无人化的生产模式,开工后将为企业节省70%的劳动力成本。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