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美股财报季“倒春寒”:三年来最低每股盈利预期考验牛市成色

在美股创下近十年最大季度涨幅之际,美股一季度财报季在本周拉开序幕。但市场预期,此次将出现3年来最大季度每股盈利(EPS)降幅,而这很可能令今年来“乘风破浪”的美股牛市遭遇“逆风”考验。

一季度企业盈利恐录得2016年来最大降幅

因市场坚信随着全球增长放缓,全球央行将维持宽松政策,贸易前景趋于乐观,标普500指数、道指、纳指在一季度分别上涨13%、11%和16%。

当地时间本周三,达美航空率先公布了一季度财报,在营收和净利润上均超过市场预期。紧随其后,周五,摩根大通和富国银行将公布财报,花旗集团和高盛集团将于4月15日(下周一)公布业绩,美国银行和摩根士丹利将于4月16日公布业绩,奈飞、和霍尼韦尔等大型工业企业也将于下周公布业绩。

然而,FactSet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29日,分析师对美股一季度EPS预期为下降7.2%。这一预期降幅高于5年平均值(-3.2%)、10年平均值(-3.7%)和15年平均值(-4.0%)。事实上,该降幅为2016年1季度(-9.8%)以来最大的一次。

在行业层面,分析师预计,一季度标普500指数全部11个行业的EPS预测均将下降,其中能源(-34.0%)、材料(-16.3%)和信息技术(-8.3%)行业预期下降幅度最大。

总体而言,10个行业的预期EPS降幅高于其5年平均值,9个行业的预期EPS降幅高于10年平均值和15年平均值。

数据还显示,与近几个季度相比,更多的标普500指数公司下调了第一季度的EPS预期。

截至3月25日,已发布第一季度EPS预测的105家标普500指数上市公司中,77家公布了负面预期,28家公布了正面预期,前者高于5年平均值(74家),后者低于5年平均值(32家)。

摩根士丹利美股策略师威尔逊(Michael Wilson)在近日的研报中指出,一季度业绩可能标志着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企业开始盈利衰退,即连续两个季度盈利下滑,“而我们的获利增长领先指标暗示(第一季)还不会是今年的低谷”。

在他看来,美股企业一季度可能出现盈利下滑的原因包括两点。其一,科技企业,比如半导体企业,受到贸易局势的影响。“去年第四季度盈利不及预期的企业比率在各板块中最高。而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标普500指数中的科技企业第一季盈利料较上年同期下滑6.1%。”他称。

另一个原因在于企业用人成本增加。威尔逊表示,薪资压力似乎在上升。上个财报季中,各公司电话会议对人工成本的提及次数创下自2005年以来最高。

纽约景顺(Invesco)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胡珀(Kristina Hooper)也持类似观点。他称:“企业正感受到投入成本升高,并且薪资温和上涨也让劳动成本增加。”

不过,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投资策略主管吴晶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分析师们在财报季来临之际一向以悲观著称,而且从历史经验看,一旦财报季结束,此前7.2%的EPS下调相当于2%的意外惊喜。当然,她也坦言,各行业预期存在较大差异。

“能源行业方面,美国页岩油商的投机表现可能限制油价反弹,但若油价维持在当前水平,第一季度后半段需求推动的油价回弹,或为今年晚些时候能源板块盈利进一步反弹提供支撑。”她较为看好健康护理板块,“长远来看,人口结构老龄化及新兴市场日益壮大的中产需求,都会支持该板块中国际知名企业的盈利持续增长。”

基于“害怕错过”的牛市遭遇考验

此前,威尔逊曾指出,美股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以来的上涨更多的是出于投资者“担心错过”的心态,这种心态令其忽略了基本面分析。

“基本面其实并不乐观,甚至还隐含着未来美股可能下跌的迹象。”他称,在第一季度业绩即将公布时,美国经济和企业的数据继续令人失望。此外,目前美股估值明显过高,美联储目前也无法在不发出降息信号的情况下做进一步的调整。事实上,从历史上看,第一次降息对股市来说是一个危险信号,因为它预示着增长疲弱。

他还认为,即使美联储政策对缓解企业的融资状况有所帮助,但对企业成本的上升却爱莫能助。而如果企业决定通过削减劳动力、资本支出以及减少库存的方式来维持利润,企业的利润衰退则会有更大可能转变为经济衰退。

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钟正生也表示,美股继续上涨的空间和幅度有限,同时美股多年的牛市使得市场蕴含着较高的交易风险。

他分析称,2019年以来美股的上涨是典型的“戴维斯双击”行情,去年四季度企业盈利超预期,同时流动性出现改善。但展望未来,“戴维斯双击”行情难以持续,未来美股的驱动因素将有两种可能组合:经济稳定+加息、经济下行+不加息。

如果是“经济稳定+加息”的组合,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的数据看,市场并没有反映足够的加息预期,因此,如果美联储对加息的指引重新增强,或将对市场造成大幅扰动。

如果是“经济下行+不加息”的组合,从历史数据来看,往往对应着美股的下跌,甚至“经济下行+美联储降息”的组合对应的也是股市的下跌。

野村证券策略师塔卡多(Masanari Takada)则认为,美股接下来的走势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股票多空基金和全球宏观对冲基金的资金流向,如果标普500指数突破2900点大关,且涨势进一步增强,CTA基金将被迫回到多头立场。

隔夜,标普500指数微涨0.11点,报2888.32点。

“目前,这些资金并未追随去年圣诞节以来的美股反弹,风险敞口也处于多年来最低。”他称,“这些资金不跟踪市场走势,而是执着于基本面,持仓和反映美国经济发展的花旗美国经济意外指数(Citi US econ surprise index)颇为吻合。”

而3月,花旗美国经济意外指数接近-35,4月稍早还一度触及2017年8月以来最低值。该指数处于负值象征经济情况不及预期。

塔卡多还认为,股票多空基金与全球宏观对冲基金接下来的资金动向更多要看美股第一季度财报的表现。

不过,城堡对冲基金驻纽约美股交易员陈大龙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市场大幅调降了一季度营收预期,但同时也预期今年接下来三个季度情况将逐渐好转,预计第二季度营收增长将同比持平,下半年重新录得同比上涨。”

他还表示,市场目前的确存在一种“害怕错过”的心态,尤其是对一些前期踏空的投资者。同时,风险也在继续积累,如果一季度财报季能令美股调整并释放风险,对全年行情延续其实是有利的。

吴晶晶也表示,美股持续10年的牛市行情尚未结束,历史上最近3次出现3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与美国EPS收缩时,其与股市转熊之间,平均存在18个月的时间差,而在此期间,美股往往继续上涨并创出新高,因此,美股投资者当前无需过分担忧。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