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强势美元来袭!美国贸易逆差创新高不是美联储的错

今年以来全球股市集体走高,美联储以一己之力拯救了濒临崩溃的投资者信心,从1月初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放风”对加息保持耐心,再到1月末议息会议上宣布加息周期接近尾声并考虑停止缩表,外界对于“量化紧缩”的担忧几乎烟消云散。然而美元指数从2月起却逆势走强,并在3月8日一度逼近2018年高点97.71,要不是随后美国劳工部公布的2月非农就业报告大幅不及预期,美元具备继续冲高的动能。

美元的强势让许久没有批评美联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有点坐不住了,他在出席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上表示,美联储有一位非常喜欢加息的绅士(暗指鲍威尔),量化紧缩政策正在推动美元走强并损害对外贸易。但这真的是美联储造成的吗?

美元打压出口,美国贸易逆差创十年新高

特朗普对强势美元的失望可以理解,2018年美元指数累计上涨4.5%,今年以来也已经上涨了1.4%,除了因脱欧不确定性上蹿下跳的英镑,美元在近一个月大幅跑赢了几乎所有的主要货币。而在美国优先的贸易政策下,这确实削弱了美国出口的竞争力。特朗普的关税威胁打击了各经济体的经济信心,导致各国央行纷纷采取温和的政策立场,贸易需求亦出现下滑。

近一个月美元与其他货币表现对比

但总体而言,美元离历史高点依然存在不少距离。统计发现,美元兑贸易伙伴的实际汇率自2011年创下近60年低点以来上涨了近25%,但这仍不及上世纪80年代初和90年代后半段两轮美元牛市的一半。

美元升值对美国外贸产生了不小影响。2月27日,美国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美国12月商品贸易逆差大幅攀升12.8%至795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2018年全年贸易逆差增加了12.5%,扩大至6210亿美元,创2008年以来最高。其中出口同比增长6.3%,至2.5万亿美元,其中原油、石油产品和飞机发动机是出口大户,进口同比增长7.5%,至3.12万亿美元,主要受食品、消费品、计算机等进口拉动。

与此前的承诺不同,特朗普上台的两年间,美国贸易逆差增加了1190亿美元,贸易赤字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已经从2017年的2.8%上升到3%。美国制造业联盟主席保罗(Scott Paul)表示,也许总统应该意识到,仅靠社媒发声,是无法大幅缩窄贸易逆差的。

经济现状对比打造强势美元

在现代全球汇率体系中,一国货币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经济的相对实力,以及其货币政策与主要贸易伙伴的差异。

2018年,特朗普上任以来首次重大立法胜利——税改开始施行,美国经济在这一年里表现强劲,第二季度实际GDP环比增长4.2%,创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快增速,全年经济增速为2.9%,为2015年以来最高。就业市场健康,最新非农就业报告显示,美国失业率维持在3.8%的历史低位。

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美国的内生动能相对其他主要经济体要更为稳定,这也让美元和美债的吸引力大增。经合组织(OECD )6日在最新发布的经济展望报告中再度下调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由去年11月的3.5%下调至3.3%,反映出全球政策不确定性加剧、企业和消费者信心持续下滑的现状。

受全球贸易环境紧张、需求下滑等因素影响,美国主要贸易伙伴欧盟和日本经济动能正在减弱,并已经传导到制造业。欧元区2月制造业PMI终值报49.3,连续第七个月回落,2013年6月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其中制造业新订单创近六年最大降幅。IHS Markit首席经济学家威廉森(Chris Williamson)预计,欧元区2月经济仍接近停滞,一季度地区GDP增长可能很难超过0.1%,维持在2014年以来最低水平。日本2月制造业PMI指数回落至48.9,两年半来首次跌破荣枯线,企业信心指数降至六年低点。

经济现状的差异直接对货币政策产生影响,自2015年12月启动货币政策正常化以来,美联储已经累计加息九次,联邦基金利率已经从0-0.25%上升至2.25-2.5%,在此期间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劳动力市场接近完全就业。

相比之下,欧洲和日本则身陷负利率、低通胀、低增长的泥潭,疲弱的经济前景让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被迫推迟了加息的计划。为了提振经济,欧洲央行政策基调重新倒向宽松,维持三大利率不变同时修改前瞻指引,预计利率将在2019年保持不变,并从9月开始第三轮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日本央行也可能在周五(15日)的议息会议上进一步放松政策或释放强烈的鸽派信号,特别是在近阶段出口及工业产出艰难探底的关键时刻下。

美元中长期或将走弱

美国经济目前处于历史第二长的扩张周期中,正向1991年3月到2001年3月期间创下的120个月历史纪录发起冲击。然而去年12月初一度出现的中长期美债收益率倒挂的现象给外界敲响了警钟,这往往是经济衰退的信号之一。

美联储此前将今年美国经济增速下调至2.2%,亚特兰大联储GDPNow模型3月11日公布的预测数据显示,美国今年一季度的GDP年化季环比增速预期值为0.2%,触及该模型预期值三年以来的最低点。联邦基金期货价格显示,今年加息的概率为零,明年1月降息的概率已经升至25%。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近期美国一系列经济数据不佳,反映基本面有所恶化。房地产市场方面,价格和销量均呈见顶回落态势,新房去库存时间达到7个月,销售不景气拖累新房供给。库存周期方面,结合制造业PMI库存指标下行和美国销售总额增速开始回落,美国或已从被动补库存阶段进入主动去库存阶段,库存对于GDP的支撑作用减弱。在朱格拉周期、房地产周期和库存周期下行阶段叠加的背景下,2019年美国经济见顶回落压力较大,目前已经初现见顶迹象。

李超认为,随着美联储加息节奏放缓,李超预计美元大概率逐步进入弱势周期,且当前市场对于美元上涨的押注过于集中,已有部分对冲基金及投资者开始削减美元净多头头寸,预计2019年总体趋势为震荡下行。

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经济学家奈特利(James Knightley)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经济今年将受到更多逆风,如利率水平较高,强势美元及贸易摩擦等。但就业市场整体稳健薪资增长健康,未来12个月内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不大,但经济增速放缓难以避免,将拖累美元走势。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