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两会热评︱从三个就业维度衡量财政扶贫效果

“就业”、“扶贫”和“财政”都是今年两会的热词,但很少有人把三者联系起来考虑。在经济学上,最常用的概念是充分就业,尽管就业的含义后来扩展到各个生产要素,但最主要的仍是劳动力,这个概念主要是指就业数量。就业数量只是就业状态的一个方面。

实际上就业状态包括三个维度:一是就业数量;二是就业质量;三是就业环境。就业状态指标综合反映就业数量是否充分、就业质量是否提高以及就业环境是否更加平等,衡量财政扶贫效果,这三个维度缺一不可。

财政学会的一项调查显示,我国扶贫总体效果较好,农民对政府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是充满信心的,对自己脱贫致富的美好生活充满期待。但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引起重视,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农民就业状态不佳,制约扶贫效果的发挥。要提升财政扶贫效果,必须围绕改善农民就业状态做文章。

围绕改善就业状态确立财政精准扶贫目标

扶贫开发工作的最终目的是要带领广大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使人民群众共享社会经济发展的红利。在精准扶贫工作中,应坚持短期目标与长期目标相结合。毋庸讳言,精准扶贫最紧要的任务是解决扶贫对象眼前的困难,保证其基本的生活权益。但在考虑短期目标的基础上,要更加注重通过改善扶贫对象就业状态、从机制上消除长期贫困现象。

一方面,大多数农民的收入来自农业,所以要重点关注农业领域的就业质量,提高农民的农业经营收入。另一方面,要大力促进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就业,破除转移就业过程中的各种不公平现象。“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授人以渔的最好方式是改善农民的就业状态。不管是农业还是非农就业,都要着眼长远,提高农民持续获取收入能力,能够自力更生、自我发展、长效脱贫。

强化农民就业培训,提升就业质量

农民就业分为三类:一是在农业部门就业,包括农林牧渔等;二是在农村的非农产业部门就业,包括工业、商业批发和零售、储运、建筑等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三是异地就业的农民工,主要是在城市的各非农产业就业。农民就业培训要缓解上述三类农民就业的不平等状况,同时加强对现有劳动力的就业技能培训,这在当前十分迫切。

应根据农民就业的具体需要来设计多样化的培训课程,尽量避免主观臆断,不切实际。同时,还必须以和农民收入息息相关的农业为突破口和着力点,通过培训推广农业技术,加强农业技术服务;通过培训推进农业产业化、市场化,切实提升培训实效。

优化公共服务,提升就业能力

在我国的农村劳动力中,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比高,文化素质和技能偏低。这主要是长期以来教育资源、医疗资源的不平等分配造成的。全面提升农民的就业能力,教育资源和医疗资源的分配要进一步向农村和农民倾斜。

除了加大政府财政投入之外,还要通过相应的改革和政策措施来引导社会经济资源向这方面流动。各级政府对农民提供的公共服务,都应当指向提升农民的就业能力,避免把公共服务当成目标本身。

宏观财政政策应定位于促进就业公平

过去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基本上是围绕宏观经济做文章,不是“拉”增速,就是“稳”增速。在经济、社会关联日益紧密的新形势下,仅仅着眼于经济也难以解决好经济问题。“抓民生也是抓发展”,财政政策只有把视野拓展到经济之外,着眼于改善就业状态综合施策,才能更好地促进经济和社会一体化发展。

应强调主动发挥财政在国家治理中的基础和重要支柱作用,增强财政政策的预见性和预防性,而不是被动应付、见招拆招。作为国家治理工具的财政,要更加积极主动地应对改善就业状态中的各种不确定性,化解其中风险,防患于未然。

具体来说,财政应继续做好结构性文章。瞄准经济结构调整的需要给予定向支持;通过民生保障和提供公共服务,促进劳动者素质提高;通过基本公共服务的提供,促进人力资本的积累,并为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夯实基础;加大力度扶持小微企业的发展,当前小微企业在我国比在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了,也是吸收农民就业的重要途径,需要给予更多的政策扶持。

(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任绍敏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