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英国脱欧关键的一周:有序脱欧希望尚存,英镑空头渐失做空动力

离3月29日英国脱欧大限还剩17天,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仍在进行最后的外交努力。

当地时间11日,英国与欧盟就脱欧协议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修改”,市场认为在当地时间12日(北京时间周三凌晨3:00)举行的英国议会脱欧协议投票中,新版脱欧协议获得通过的可能性上升,英镑逆转此前的八连跌。

展望未来,分析师也普遍认为,出现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下降,利好英镑中长期走势。渣打银行(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英国无论是否有协议脱欧,从风险事件的结束和价值回归的角度来看,英镑中长期都有机会出现比较明显的反弹。

最后的努力

特蕾莎·梅11日赶赴法国斯特拉斯堡,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会谈,期望为英国脱欧规划出一条有序道路,在当日稍晚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特蕾莎·梅与容克共同宣布了三份文件:联合文书、联合声明和单方面声明。

特蕾莎·梅表示,这些文件旨在解决她于去年11月同意的脱欧协议中最具争议的部分,即避免英国北爱尔兰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出现硬边界。

联合声明中的第5条指出,欧盟和英国坚定承诺尽快推进后续协议,在2020年12月31日前达成替代安排,以便届时无需实施爱尔兰和英国北爱尔兰边界的保障条款。为此,英欧双方将从一开始就设立一个特殊的谈判轨道作为磋商的一部分,引导这些替代安排的分析与制定。

“现在是时候一起支持这项修改版的脱欧协议,并实现英国人民的嘱托了。”特蕾莎·梅称。

今年1月梅政府的脱欧协议在英国议会“败北”令人记忆犹新。当时,英国下议院否决的主要原因就是爱尔兰边境“保障条款”。

基于此,市场押注特蕾莎·梅的新版脱欧协议很有可能通过12日的投票。利好消息已促使英镑终结了此前的8连跌,英镑对美元隔夜上涨1.04%,收报1.315美元。

“看到他们(特蕾莎·梅和容克)同框是一个积极信号 ,代表双方将携手共同推进脱欧进展。”美国道富银行东京分行经理瓦卡巴亚西(Bart Wakabayashi)称,“英国和欧盟若能在硬边界问题上取得妥协,‘隧道尽头’就肯定会有亮光。”

英国内阁办公室大臣李登顿(David Lidington)已于12日亚太交易时段表示,英国首相已敲定对脱欧协议进行的修改,从欧盟争取到“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改动”,这将“强化和改善”英国的脱欧协议。

英镑对美元涨幅随即迅速扩大,一度触及 1.3289,为3月1日以来最高值。欧元对英镑下跌0.58%至0.8497,创下2017年5月以来低点。截至第一财经记者截稿时,英镑对美元小幅回落至1.3207,在1.32附近“徘徊”。欧元对英镑亦小幅反弹至0.8521。

密集投票周

新版脱欧协议12日若成功闯关议会,英国将在3月29日根据该脱欧协议的安排按时与欧盟分道扬镳。

如果新版脱欧协议遭到英国议会的第二次否决,那么,特蕾莎·梅将在当地时间13日面临另一场投票,即议会对是否无协议脱欧进行的投票。目前,市场预计大部分议员将投票反对无协议脱欧方案。

在无协议脱欧遭到普遍反对的情况下,第三轮投票将于当地时间14日举行,议会将就“英国是否应该向欧盟提出要求,有限延长3月29日的脱欧大限”进行表决。如果不通过,那么英国依旧将于3月29日无协议脱欧,反之,则由特蕾莎·梅向欧盟提出要求延期脱欧。

“延期脱欧对英镑将是温和利好,反映出无协议脱欧风险降低。”贝伦贝格银行经济学家皮科宁(KallumPickering)称,“然而,无协议脱欧风险仍有可能在推迟脱欧或第二次公投之后出现。”

花旗银行个人金融银行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部主管吴晶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3月12日的投票,议会极大可能再次否决梅提出的脱欧协议,工党就二次公投提出的修正案也可能被投票否决。她认为,包括反对党在内的大多数保守党议员都会对无协议脱欧投反对票。不过,她指出,并不能完全排除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

“现在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如果3月14日投票后的结果是延期脱欧,特蕾莎·梅将如何兑现承诺?最有可能的方案是,她将放弃现有方案中的一些底线,并进一步联络反对党,实行更为温和的脱欧方式。”她分析道,“对英国经济而言,短期内延迟脱欧无疑比无协议脱欧好,但脱欧方案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对英国的投资或进一步走弱,叠加全球经济放缓的大背景,英国经济或进一步走向衰退。”

在英镑走势方面,吴晶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延期脱欧,英国与欧盟进一步谈判,这会对英镑形成一定支撑。花旗对英镑对美元汇率0~3个月的预测为1.30,6~12个月的走势预测为1.34。

“如果是无协议脱欧,我们认为会是靴子落地,坏消息落定会带来一个反弹。”王昕杰则分析道,“如果最终是按协议脱欧,目前被低估的英镑就有被买回的机会,上涨的趋势会比在无协议脱欧下更强势一点。”

英镑做空动能已减弱

事实上,近来,做空英镑的动能已经渐显不足。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5日,投机客持有的英镑对美元净空仓为32亿美元,是2018年9月净空仓规模65亿美元的一半。

森伯格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组合经理顿(Greg Dunn)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伴随脱欧前景不明,英镑的波动率将加大。

此言非虚,在1月脱欧协议草案被否后,英镑对美元应声重挫,最低一度触及1.2668,随后反弹了逾220点。

“不过担心波动率的投资者可以通过其他货币来对冲英镑风险。”他称,英国股市面对脱欧不确定性走势也呈现波动态势,例如,在2016年6月英国脱欧公投后,英国股市下跌,但MSCI英国按美元计算的指数随后反弹,并在历年基本持平。该指数在2017年攀升22%。去年下跌14%,这一回报与MSCI欧澳远东指数大体一致。

顿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多年来,要在政治风险中进行投资很困难,还是要回归估值判断。他以英国股市举例称,英国银行股很容易受到无协议脱欧影响,但他更加关注英国本土业务的非银金融机构,包括一些很有投资吸引力的金融科技公司。“许多英国上市企业的股票都能提供有吸引的估值、较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不断提升的现金流,有些业务侧重于英国国内,有些业务不仅限于欧洲。”他说。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