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地方开春共同选择:顶格减税费,省钱过日子

在中国经济波动压力较大的当下,无论财政收入富余还是紧缺,绝大多数地方于2019年开春都做出了相同的抉择:给出最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政策,并下调当年的收入预期。

史上最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政策,还有待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揭晓。不过,随着财政收支矛盾压力越来越大,地方政府正通过大幅压减一般性支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等方式过紧日子,中央和各省份也通过加大转移支付来弥补基层政府减税降费带来的财力缺口。

23省份均顶格减半征收“六税两费”

为了给企业减轻税费负担,今年国务院将推出史上力度最大的减税降费政策。第一波主要针对小微企业2000亿元的4项减税政策已经在1月出台。

其中之一是,让31个省份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和宏观调控需要,对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可以在50%的税额幅度内减征“六税两费”,即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印花税(不含证券交易印花税)、耕地占用税和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根据财政部数据,仅2018年上述六税总收入规模约1.3万亿元。

这是历年减税降费政策举措中,中央政府少见地在如此大规模的范围内,赋予地方政府税费减免权力。而31个省份究竟如何选择也备受市场期待。

第一财经记者初步统计发现,截至2月11日,至少有23个省份财税部门公开发文明确了减税费幅度,而且都选择了按50%顶格减征“六税两费”,且可以叠加享受其他优惠政策。

这23个省份分布在东中西部,有的财力雄厚,也有的财力不足。具体包括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北京、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甘肃、内蒙古、河北、宁夏、重庆、云南、四川、青海、贵州、辽宁、吉林、黑龙江。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判断,中国绝大部分省份都会按照50%最高幅度减征“六税两费”。

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支撑这一判断原因有三:几乎所有地方都面临经济下行压力,通过最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来激发企业活力,成为各地宏观调控政策的共同选择;中央政府鼓励地方最大力度减税降费,国务院明确了中央财政将加大对地方一般性转移支付,来弥补因大规模减税降费形成的地方财力缺口;减税降费既是响应国家大政方针,也是地方招商引资的客观所需。

施正文认为,尽管目前多数省份都顶格减税费,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省份都必须顶格减税费,各地应该根据自身调控目标、财政可承受能力、宏观经济运行等具体情况,来决定减哪些税费以及减多大幅度。

不少省份测算了这次顶格减半征收“六税两费”规模,不少企业将受惠于此。

财政收入规模最大的广东省预计全省500多万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将受益于这项政策,今年预计减税95亿元。河南201.9万户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预计减税51.2亿元。福建省130多万户的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平均每年将减税至少45亿元。

多数省份下调收入目标

地方纷纷选择顶格减半征收的“六税两费”,只是今年超万亿元减税降费“大餐”中的“前菜”,真正的“主菜”是降低增值税和社会保险费负担。

国务院已经明确了第一大税种增值税税率和社会保险费率会进一步下调。不少财税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一政策将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明确,增值税税率有望朝着三档(6%、10%、16%)并两档的方向,下调约两个百分点。社会保险费率则可能下调5个百分点。

由于预计到今年经济下行压力下大规模减税降费带来的减收,不少省份纷纷下调了今年经济增长预期,收入预期也明显下调。

据各地2019年预算报告或政府工作报告,广东省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7.9%,今年该收入目标降至6%;江苏省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5.6%,今年降至4.5%;上海市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7%,今年目标降至5%;北京市则从去年收入增速6.5%降至今年预计的4%;浙江更为明显,去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11.1%,今年降至6.5%左右。

上述地方下调收入的主要原因中都包括减税降费带来的减收。

广东省财政厅厅长戴运龙公开表示,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2019年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在有效激发市场活力、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负担的同时,也将相应影响财政收入情况。综合各方面因素,预计2019年财政收入增长将有所放缓。2019年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按增长6%安排。

北京市财政局局长吴素芳在做预算报告时称,去年实施的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为北京市企业减税约400亿元,其中地方级减税约187.8亿元。而今年,国家已明确减税降费政策将减少北京市地方级收入约300亿元。

一位西部地方财政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今年减税降费力度的加大,基层财政收入将更加明显减少,如果刚性支出不减,可能会引发收支矛盾。

为了缓解经济下行叠加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收入减收影响,各省份也纷纷出招化解。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各地首先压缩政府一般性支出、“三公经费”等非刚性支出和重点项目支出。

比如北京明确按照不低于5%的幅度,压减除刚性和重点项目外的一般性支出,按照20%比例下调“三类会议费”、“公务接待费”定额标准,按照“只减不增”的原则编制“三公”经费预算。财力增长缓慢的黑龙江省要求今年对刚性和重点项目以外的一般性支出,按6%比例进行压减。

除了政府省钱过紧日子外,各地优化财政支出方向,将钱花到重大公共服务项目上,通过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来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

中央和省级政府对基层政府的支持也必不可少。去年底财政部已经提前下达了11个不同类别的2019年转移支付资金给地方政府,合计约1.8万亿元。这笔钱有利于地方政府“保工资、保民生、保运转”。

浙江省财政厅有关负责人也公开表示,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措施将带来地方财政收入的减少,对地方财政运行带来诸多影响。对于财力薄弱地区,省财政和市县财政都要加强统筹和转移支付力度,保障基层财政运行平稳。

责编:钱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