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工业富联的七座“关灯工厂” 和它的数据野心

正如郭台铭所言,鸡蛋从外面打破是生命的结束,从内部打破是新生命的开始。作为富士康转型“火车头”的工业富联正在试图通过转型寻求新生。

近日,工业富联对外发布了“Fii Cloud云”、“雾小脑+Fii CorePro智能工业现场解决方案”以及工业移动网解决方案LTE等新产品。同时,工业富联称目前已有超过7座关灯工厂在国内运行,计划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在现有生产线基础上,更新 IT系统架构,升级自动化流水线,达到工厂车间的进一步智动化和熄灯作业目标,实现机器与机器之间、机器与人之间及人与人之间的互联互通。

在面对工业富联转型方向的提问时,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工业富联)副董事长李杰曾对记者表示,富士康以前靠“蛋黄”(产品)来赚钱,工业富联是“蛋黄+蛋白”两边都赚。 “当我有很强的蛋黄的时候,我越做越好,效率很高,节省很多,我再把蛋黄和蛋白连在一起,服务端也赚钱,这个市场一定会是一个很好的市场。”

“关灯工厂”样本

2019年1月10日,世界经济论坛公布了一份制造业灯塔工厂的新成员名单,工业富联关灯工厂入选。

“关灯工厂不是无人工厂,是无忧工厂(把工作放到前端,到前面去做决策,才是无忧工厂),把人力结构改变,从传统的以人为中心,变成以数据为中心的管理,这是关灯工厂的意义。灯塔工厂意义更高,用数据、智能手机看到工厂动态,用智能化手机管理人流、物流、过程流,信息流、基金流和信息流,这也是我们今天工业互联网所推动的一个目标。”李杰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目前工业富联已经在深圳、成都、郑州、太原等地运行了7座试点关灯工厂,包括了精密机构件加工工厂,精密刀具加工工厂,精密组装、测试及包装工厂等,以工业富联深圳龙华园区某项目为例,整个项目导入108台自动化设备,并完成联网化。整体项目完成后,人力节省88%,提升效益2.5倍。

工业富联CEO郑弘孟则以表面贴装自动化平台为例,表示通过生产大数据决策中心监测系统的操作,经过6个月的努力,生产线的工作人员从318人降低到38人,生产效率提升30%,库存周转降低15%,同时大大降低生产空间的需求。

李杰还表示,先在内部解决提质增效,降本减存的问题,灯塔工厂做完之后开始向外赋能,不停留在自己的工厂,结合应用链的工厂和客户的工厂,实现共同合作生态,这也是成立灯塔学院的目的。

对于财报上的收入影响,李杰对记者说,目前并不用数据衡量发展节奏。“我们的量也不是单一的,我们有很多合作伙伴,我们要打造正的生态链,希望用整个大环境的数量来衡量发展,并不是富士康的数量。”

打造云平台

如果说打造关灯工厂样本是富士康“变革制造”的一小步,那么发布云平台则是工业富联向供应链以及客户展现“数据”能力的一大步。因为这意味着以往的合作伙伴可能会变成未来的竞争对手。

在26日,工业富联正式宣布建立以数据驱动的应用平台,基于富士康云平台打造富士康工业互联网Vaas(Value as a service)的基础。

郑弘孟表示:“富士康有超过6万台的机器人,超过1600条的装备线,超过5000种的测试设备洞察生产品质的控管,第三方开发者有3000多位,拥有1000个以上的APP,希望这些都能够成为工业互联网的资源,与大家一起分享。”

“工业富联希望结合众多的合作伙伴,共同推动数据的采集、应用、产生与积累,通过与各行各业工业应用软件开发商合作,创造更有价值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郑弘孟说。

李杰则在采访中对记者表示,不同于消费互联网巨头们(阿里云、腾讯云)基于人与人、人与事物的交换,工业互联网是人与传感、生产设备乃至于机器人的互相融合。

他认为,工业人工智能可以用“ABCDE”的特征进行分类,这些关键要素包含分析技术 (Analytics Technology)、大数据技术 (Big Data Technology)、云或网络技术 (Cloud or Cyber Technology)、专业领域知识 (Domain Knowledge)、证据 (Evidence)。而富士康的优势在于专业领域的积累,比如有效数据的积累,不可缺少的场域验证。

“工业大数据对预测和分析结果的容错率远远比互联网大数据低得多。互联网大数据在进行预测和决策时,仅仅考虑的是两个属性之间的关联是否具有统计显著性,其中的噪声和个体之间的差异在样本量足够大时都可以被忽略,这样给出的预测结果的准确性就会大打折扣。但是在工业环境中,如果仅仅通过统计的显著性给出分析结果,哪怕仅仅一次的失误都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工业富联企业传讯负责人姚鹏透露,目前,工业富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在智能管理、智能排配、智能厂务监控、智能分析、机器视觉检测、智能调机等方面运用,并在周边赋能上做了很多实施,包括园区的消防云、安全云、环保云以及节能云等领域。

但从目前工业富联的股价来看,作为富士康转型的“火车头”,可以说挑战犹存。

此前,面对初期低迷的股价走势,在上市两周之后的一次集团股东大会上,郭台铭表示,作为鸿海的领导人,自己想的只有公司长期发展,“股价现在多少钱,我都不晓得。”

郭台铭称,之所以锁定工业互联网(工业富联主打的上市概念)作为未来十年战略,是因为认为实体经济加数字经济正是中国当前的首要战略。他还预估,从上市到有所产出,至少需要三年,预计最快到2020年,工业富联等相关投资就会有所收获。

但从实际的运营情况来看,制造行业存在的利润问题依然在工业富联身上表现突出。而此次工业富联新董事会的人员配置,能否让工业富联重回轨道值得观察。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小米

小米

21CN财经

新浪财经

韩鑫

同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