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变形金刚系列持续走低,大黄蜂闹独立激活女性市场

昏黄的灯光、川流不息的汽车、绽放的霓虹灯……并没有编织起北美N1购物中心夜晚的喧嚣,但地下一层集聚着许多《变形金刚》粉丝,王玉玲也是其中一位。下班后,她第一时间赶到影院,等待着最优秀的特工《大黄蜂》的出现。

《大黄蜂》在中国内地市场的表现还算强劲,上映3天,票房超4亿元。图片来自网络

果然,在火花四溅中,塞伯坦星球的对决在继续,汽车人节节败退,擎天柱派大黄蜂前往地球探路,欲重建根据地,但入境手续还没办完,霸天虎成员闪电就杀到。双方激烈交战中,大黄蜂的语言系统被破坏,同时失去核心记忆,最后陷入昏迷状态,变成了残破的甲壳虫。

刚刚过了十分钟复古瘾的刚丝,在下一幕走进了“少女查莉之烦恼”。

大黄蜂的“萌”是这部电影的一大卖点。图片来自网络

18岁的查莉始终无法走出丧父之痛,直到她从修车厂的叔叔那里,得到了废铁一般的甲壳虫汽车。两位孤独者在相遇、相识、相依中产生深厚的友谊:查莉凭借祖传修车手艺,修复大黄蜂;大黄蜂也鼓励着她,突破内心障碍,重绽微笑。好景不长,霸天虎两员大将反弹球和粉碎也来地球追杀大黄蜂,再加上美国军方势力介入,查莉和“萌宠”大黄蜂不得不向“速度与激情”的方向前进。

“看着机智、战斗力彪悍的大黄蜂变成丸子头、卡姿兰大眼睛、嘴上还叼着‘奶嘴’的哈士奇萌犬形象时,其实难以接受,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温情故事还是很动人。”看完电影后的王玉玲含泪笑称,幸好大黄蜂战斗力爆表的形象没有被“萌”毁掉,而且每次“爆发”,不是为了保护查莉,就是保护地球,英勇战士形象很伟岸。

这种又萌又暖又可靠的最佳男友模板能否被全球粉丝追捧,却是个问号。

数据显示,《大黄蜂》北美上映14天后累计票房只有8000多万美元,同期上映的《蜘蛛侠:平行宇宙》上映9天后的票房达到2.72亿美元。

相较而言,《大黄蜂》在中国内地市场的表现还算强劲,上映3天,票房超4亿元。但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了解到,虽然《大黄蜂》目前稳坐内地每日票房冠军,但相关方的期望不止于此,毕竟国内电影消费市场庞大,《海王》上映首周末即在内地斩获6.5亿元票房、上映33天票房近20亿元就是最好的例证。

更为重要的是,制作成本高达1.35亿美元的《大黄蜂》,如果想要获得好收益,中国内地的票房至少要达20亿元。

创作者们的集体怀念

“《大黄蜂》的出炉也是一次神奇的碰撞。”创意初始,幕后创作团队只是希望制作出与以往《变形金刚》系列不同的电影,但究竟该有什么不同之处,观众的感受给了他们启发。

作为历史上最成功的商业动画形象之一,《变形金刚》(Transformers)最初改编自日本玩具公司TAKARA的戴亚克隆和微星系列。1983年,TAKARA率先推出了两种分别叫做DIACLONE和MICROMAN的可变形机器人,这两种玩具在美国市场获得了空前好评,销量惊人。

于是在1984年,美国玩具厂商孩之宝公司与TAKARA达成了协议,可以使用后者的专利和形象来研发美版的变形玩具。为了配合玩具的销售,孩之宝与美国的漫画巨头MARVEL公司合作,开发与全新机器人系列相关的漫画产品,这些玩具形象在漫画中采用的名字,就是后来家喻户晓的“Transformers”。

为了推广这些玩具,孩之宝为这些机器人制作了一部长度为三集的商业动画片,并付费给电视台,作为商业广告在电视上播出,而MARVEL的系列漫画也在同时发售。在故事设定中,机器人被分为正义的汽车人和邪恶的霸天虎。这类动画片构思新颖、情节引人入胜,很快成为当时美国收视率最高的片子。

玩具市场和音像市场的成功,使得亚欧美等多个国家在上世纪80年代都兴起了一股“变形”热,“transformers”也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词。

2007年,孩之宝以巨额版权费将《变形金刚》卖给梦工厂(2005年年底,派拉蒙收购了梦工厂,2008年10月,派拉蒙与梦工厂正式分家),期望通过电影的热播,再度推动变形金刚周边产品的销售。同年,由派拉蒙影业公司出品的真人版科幻电影《变形金刚》横空出世,十年里,五大系列收获54亿美元票房,并成为全球最赚钱电影系列之一。

不过,在被炫目的视觉特效、紧张刺激的情节多次狂轰滥炸后,观众渐渐有了疏离感。有粉丝曾这样描述,“从上世纪80年代的动画片到电影版,这帮外星人从铁罐子变成了极具机械美感的金属时尚模特,这与各个时代下人类对机器人的概念认识和科技风格有关。商业驱动下,每一部影片的推出,升级换代的变形金刚让玩具厂商赚得盆满钵满,而变形金刚的人类温度则是冰凉的。”

客观而论,《变形金刚》并不是纯粹的电影艺术。系列电影上映期间,孩之宝根据电影中的造型设计制作出新版变形金刚玩具,上市后价格基本上涨10%,且销量激增。同时,电影的热映也带动了刚丝对变形金刚老玩具的热衷。王玉玲透露,早在2007年,有些老版本的擎天柱就已经被炒到4000多元。

“传统层面,他们是模型。系列电影此前从未让某个变形金刚角色成为一个完全饱满的人物。”在编剧克里斯蒂娜·霍德森的建议下,制片人迪·博纳文图拉决定放弃系列电影的拍摄,“大黄蜂是最好的选择,他是粉丝最喜欢的角色,也可能是最像人类的汽车人,而且大黄蜂内心真挚,充满活力,是个多层次的角色。”

 在影片中,大黄蜂和少女查莉产生了深厚的友谊,大黄蜂的角色设定变得更为人性化。图片来自网络

想要让观众了解变形金刚,最好的方式就是讲述一个人与大黄蜂的亲密故事。最终,克里斯蒂娜·霍德森完成整体剧本,派拉蒙也起用了对动画痴迷的年轻导演特拉维斯·奈特。

除了导演身份,特拉维斯·奈特也是莱卡工作室(美国最大的动画制作公司之一)总裁,同时,他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特拉维斯·奈特的父亲菲尔·奈特是运动品牌耐克的传奇领袖,掌管着市值千亿美元的商业帝国。但特拉维斯从小对定格动画充满热情,加入莱卡工作室后也一直致力于定格动画的制作,29岁时,他掌管了莱卡工作室,并连续推出了几部特立独行的动画作品,其中《盒子怪》、《魔弦传说》曾获奥斯卡最佳动画提名。

评论认为,《大黄蜂》剧本整体叙事难度降低,但胜在导演、编剧等创作团队能高度统一。这一点倒不是虚夸。无论是克里斯蒂娜还是特拉维斯,都曾经历过孤独与自得其乐的童年。于是,他们用老爷车、卡带机、家用小摩托等带着上世纪80年代感的物件构建了一个“时光机”,带领观众回到他们怀念的青少年时代。

派拉蒙的一次冒险

对于投资方而言,起用新导演也是一次冒险与赌博。

2007年,派拉蒙影业推出了真人版《变形金刚》,主要讲述男主角山姆·维特维奇无意中发现了寻找“火种源”的地图,而火种源正是变形金刚的生命之源,由此,汽车人和反派霸天虎为了争夺火种源而爆发了战争。

接下来的系列中,不管是“狂派通过电视直播正式揭露了变形金刚的存在”、“美苏太空竞赛背景下的寻找能量棒”,还是“复活了的威震天”,《变形金刚》都充斥着金属感十足的视听诱惑漩涡,让刚丝们在期待中难以自拔。

然而,变形金刚系列的口碑却一直在递减。

《变形金刚5》的全球票房仅为6.05亿美元,北美票房更是创下新低。

数据显示,《变1》豆瓣评分为8.1分,《变2》为7.6分,《变3》为7.1分,《变4》为6.6分,到了《变5》,口碑低至4.9分。影评人直言不讳地批评说,“从第一部《变形金刚》真人电影取得成功之后,后续的也从有趣的娱乐电影变成了单纯讨好观众的商业大片,这次的《变形金刚5:最后的骑士》也并不例外,大量的CGI爆炸场面、快速的对白,还有闪亮的金属巨人碰撞战斗的场面,这是一部随心所欲且厚脸皮的电影。”

更有粉丝愤怒地表示,《变形金刚》系列电影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无可辩驳的史诗级动作戏,却丢掉了角色深度、逻辑性和有诚意的剧情,导演已江郎才尽。更为残酷的是,《变5》的票房也扑了街,全球票房仅为6.05亿美元,北美票房创下新低。

《变形金刚》系列影片出现的颓势,也是派拉蒙近年发展情况的一个缩影。

成立于1912年的派拉蒙,也曾站在好莱坞的顶端,出品过《教父》、《夺宝奇兵》、《阿甘正传》等叫好又卖座的好电影。2007年发行的《怪物史莱克3》和《变形金刚》等卖座电影,更是一度让派拉蒙成为好莱坞票房收入最高的公司。  然而,派拉蒙这几年的发展情况不容乐观。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派拉蒙北美票房报收8.77亿美元,位居好莱坞六大片商中的最后一位。2017年,派拉蒙的暑期档仅报收1.92亿美元,较上一年暴跌33%,全年票房也仍处于好莱坞末位。

所以,《变形金刚6》的成败显得尤为重要。

去年5月,派拉蒙影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变形金刚6》将撤出2019年档期。但“变形金刚”毕竟是个超级IP,派拉蒙也不会轻言放弃,带有重启《变形金刚》系列意义的“独立英雄”《大黄蜂》,被视为决定他们未来走向的新冒险。

对此,孩之宝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电影执行制片人布莱恩·戈德诺信心十足,“大黄蜂的角色是《变形金刚》电影温情和幽默的典范,我们希望观众能够通过了解大黄蜂的复杂性,从强硬的侵略性战争机器演变为温柔可爱又充满爱心的机器人,从而对大黄蜂有全新的了解。”

中国市场成助推器

“现在看,投资方应该可以放心了。”王玉玲认为。

一是《大黄蜂》自上映后,口碑爆棚,在烂番茄网站上,《大黄蜂》开局连续15鲜,新鲜度达创纪录的100%,这也是《变形金刚》系列首次及格;二是中国市场包括中国资本都相当给力。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大黄蜂》由派拉蒙影业公司与腾讯影业联合出品,腾讯影业也参与联合营销,并助力中国内地落地推广,这是双方的第一次合作,后续双方还将合作《壮志凌云》续集。

有了腾讯影业加持,意味着腾讯平台的整体整合优势会发挥巨大作用,目前,《大黄蜂》在中国地区的票房也是其国际票房中表现最好的。

事实上,中国市场一直很给力,几乎每一部《变形金刚》都在中国内地市场掀起票房巨浪,《变4》内地市场收入为19.81亿元,《变5》内地收入为15.51亿元。

此外,中国企业也逐渐成为《变形金刚》系列的“好伙伴”。

2011年,好莱坞最大的植入广告和道具代理商NMA已在北京开设分公司,在NMA的促成下,伊利、联想、美特斯邦威三大品牌在当年成为《变3》的合作企业。

《变4》更是被戏称为“国产广告片”。据不完全统计,植入《变4》的企业有近20家,来自中国的企业就超过10家。

第一财经记者曾做过计算,当时若以100万美元的植入费用计算的话,中国企业给《变4》带来了上千万美元的植入费,再加上内地票房(预测达15亿元)与衍生品销售,仅中国市场的收益就可以让《变4》制片方收回四分之三的成本。

对于这次“绝地重生”之作,派拉蒙对中国市场同样期待。

为此,《大黄蜂》宣发方也是费尽心思。“首先打造精准化受众,好莱坞大片男性受众比较广,尤其是变形金刚核心粉丝,为此我们靠女性受众来做增量。”派拉蒙方面表示。

前期,他们一方面通过物料突出大场面实效,稳固男性群体,一方面下沉辐射受众,上映前突出大黄蜂萌猛和艺人合作来争取女性受众,带动购票,实现男女通吃。比如,邀请王俊凯成为大黄蜂地球盟友,这一话题在微博上引发超2亿人关注,极大吸引了女性受众,打破了系列的固有印象,扩大了受众圈层。

另外就是根据大黄蜂丰富的面部表情和更人性化的表现,结合视频素材和大黄蜂的人偶服装,进行线上线下多方联动,大黄蜂也从屏幕中冰冷冷的机甲变成了一个特别的存在。

与此同时,《大黄蜂》还与不同国产品牌进行授权合作,如特步、冷酸灵等,均设计推出了与大黄蜂元素相关的产品,吸引不少消费者的关注。

中国市场到底能否助推派拉蒙彻底走出困局,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

爱奋斗的阿发

财经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