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争议犹在,没有美国的气候变化大会怎么开?

在谈到2015年签订的气候变化领域最重要的协定之一《巴黎协定》时,许多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气候变化界人士都认为,这是他们职业生涯一个无法逾越的顶点。

三年一晃而过,《巴黎协定》的前景如何?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即宣布单方面退出《巴黎协定》后,美方近日又在重要的国际会议场合重申了这一决定。

美方的决定并非完全没有在国际上产生溢出效应。比如,在美国做出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后,许多国家渴望欧盟展现领导力,但欧盟内部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态度并不统一:一方面欧盟成员国对长期气候目标争执不断,另一方面由于英国忙于脱欧,欧盟更失去了一个传统的气候问题领域的领跑者,而放眼全球,右翼民粹主义对于全球化的质疑也蔓延到气候变化领域。

2018年波兰卡托维兹气候大会(COP24)注定是自2015年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会议。在本届会议(3日~14日)上,全球约200个国家和地区代表将在未来两周内商讨如何落实《巴黎协定》的实施细则,初步形成规则手册,为顺利实施《巴黎协定》和评估气候进展提供一整套清晰指南。

从北半球夏季极端高温到加州大火,气候变化对生活环境的影响越来越明显。(图片来源:网络)

各国贡献仍不足

从今年夏天蔓延北半球的极端高温到刚刚扑灭的加州大火,气候变化对人类生活环境的影响越来越明显。

11月27日,联合国环境署发布的2018年《排放差距报告》再次表示,当前各国的自主决定贡献(NDC)不足以实现《巴黎协定》设定的2030年气候目标。报告测算,各国NDC需要较现有水平提升3倍才能实现将全球温度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若想实现1.5摄氏度目标,各国的NDC则需要提升5倍。

此次,COP24将会通过“塔拉诺阿对话”为各国政府评估《巴黎协定》的进展提供平台。

“塔拉诺阿对话”旨在为增强2020年前的气候行动目标提供参考。其中,高级别部长级会议将在12月11~12日展开。按照目前联合国方面给出的日程,高级别会议结束时各方将发表联合宣言,为未来行动指明方向。

与此同时,如前文所述,COP24要初步完成《巴黎协定》规则手册。规则手册是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气候治理体系的核心所在,透明度和问责制则是规则手册中的核心议题,为确保《巴黎协定》顺利实施,各方必须确立在报告周期、气候计划的制定频率及衡量标准等方面的指导原则。

据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了解,目前谈判的一个关键难点是,美国希望看到新兴发展中经济体可以同其他发达国家一样遵守相同的规则,而发展中国家则希望规则拥有更强的灵活度。分析人士则认为,谈判代表有能力解决这一难点,但首先要让新兴经济体有更多的回旋空间。

如果说科学研究是联合国气候谈判的基础,那么资金支持就是确保气候行动顺利开展的引擎。《巴黎协定》要求发达国家在2020年前向发展中国家给予至少1000亿美元的支持。在COP24,发达国家应释放出积极信号,表明其愿意维持(甚至增加)给予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支持。

在此方面,世界银行(下称“世行”)等率先做出反应。12月3日,世行宣布2021~2025年新的重要气候目标,将目前5年投资额增加一倍至2000亿美元,以支持各国采取积极的气候行动。新计划显著加大了对气候适应与韧性的支持力度,承认气候变化对生活生计日益增大的影响,在世界最贫困国家尤甚。世行并借此向国际社会发出一个重要信号,要求它们也这样做。

世行行长金墉说:“气候变化是世界最贫困和最脆弱群体面临的一个实际存在的威胁。这些新目标显示出我们对这个问题是认真的,在未来5年投入和调动2000亿美元抗击气候变化。我们迫使自己在气候问题上做得更多,走得更快,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也这样做。这关乎到让国家和社区负责构建一个更安全、更具有气候韧性的未来。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为增强对各国的全系统影响,世行将支持把气候考虑纳入政策计划、投资计划等,进行实施和评估,还将支持至少20个国家实施和更新NDC,在设计和实施具有变革性影响的低碳政策方面增加与这些国家财政部的接触。

在本届COP24上,其他争论问题还包括,国家气候计划的制定频率、计划中要求包含的信息种类、如何记录气候融资的捐款金额、何时纳入损失和损害等争议性问题、如何开展2023全球盘点等。所有这些问题的核心是,哪些规则普遍适用于各国,哪些规则需要按照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做区分。

美退出《巴黎协定》余波犹在

赶在COP24之前,欧盟委员会在11月28日通过了2050年长期气候行动战略,并明确指出“欧盟可以通过技术进步、公民行动、统筹工业、金融、科研等多领域的行动以在2050年实现零碳排放”。

应欧洲理事会2018年3月提出的要求,欧盟委员会对气候中性未来的愿景几乎涵盖了所有欧盟层面的政策,也和巴黎协定将全球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并继续努力争取把升幅限定在1.5摄氏度内的目标保持一致。

不过,欧盟方面也指出,这项长期战略的目的并非设定具体目标,而是创建一个愿景,指明方向,为之规划,激发并赋能各利益相关方、研究人员、企业家和公民等,以开发新的创新性的工业、商业和相关就业机会。

当下的欧盟有些自顾不暇,因为英国脱欧等内耗问题,让欧盟政策制定者暂时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底气无法太强。

而自特朗普宣布决定退出《巴黎协定》后,美国的气候变化谈判团队就在谈判中退居二线。在COP24召开前夕,美国公布了《第四次国家气候评估报告》,其中明确指出,气候变化导致风暴危害性增强、热浪致死人数上升、森林火灾日益频繁,这已经造成严重损失,且让每位生活在美国的居民的都面临着健康风险。

不过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表示,气候变化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不会是毁灭性的。在前述报告发布当天,白宫发言人沃尔特斯也回应说,这份报告“不准确”。

除了美欧之外,澳大利亚、日本和巴西等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也不积极。目前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群龙无首,日本近年来对气候变化问题并不感兴趣,而巴西当选总统博尔索纳罗干脆下令撤回对2019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承办申请。博尔索纳罗解释道,他认为举办这场会议“开销大”,环境议题有碍巴西经济发展,他还再次提及巴西可能退出《巴黎协定》。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