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对话蜻蜓FM张强:踩着付费风口追逐物联网

一路从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走到如今的人工智能时代,蜻蜓FM董事张强并不认为哪一个变革节点是突然出现的,更多是经历前期技术铺垫与行业积累,才在某一个时间点表现出来。

作为音频内容平台最早的诞生者,蜻蜓FM经历开路人、被追赶、要反超的身份转变,愈发明确深挖内容生态、同时探路物联网的战略布局。

在蜻蜓FM举行的内容生态发布会上,公司核心仍放在内容生态开放平台的建设上,进一步开放生态流量,借此加大对硬件厂商、智能家居与可穿戴设备厂商、以及车联网的吸引。张强对第一财经记表示,下一个时代的机会不在手机端,而更多地分布于各类场景的智能硬件之上。

可以看出,蜻蜓FM战略版图中,一只脚继续深挖内容纵深,另一只脚开始追逐火热的人工智能与物联网。

付费风口拉动

相对于视频行业与短视频行业,音频领域在诞生伊始,便长期陷入“被动低调”的发展节奏,直到2016年,付费风口起势,才给了一度“低迷”的音频内容行业注入新动力。艾瑞咨询《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整个产业呈现快速发展的趋势,2017年规模约49亿元,预计2020年将达到235亿元。

内容付费行业最火热的一年,罗辑思维团队推出得到 app、知乎推出知乎live和值乎、果壳推出在行和分答、喜马拉雅FM作为音频平台一员率先进军知识付费。遗憾的是,更早于2011年成立的蜻蜓FM,反而经历犹疑,迟缓一年才推出内容付费产品。一年的付费内容风口红利期,蜻蜓FM在到底要不要投入成本设立新项目中举棋不定。

2016年3月,易观智库数据显示,喜马拉雅FM日活渗透率达74.3%,位居第一;蜻蜓FM日活渗透率为33.5%,屈居第二。

但在张强并不认为早入付费领域就能够抢占时间窗口优势,他称蜻蜓实际也是从2015年就开始做有声书项目,但直到2016年才开始涉足付费大咖领域。

因此,在对话之中,张强更多强调蜻蜓FM的高端定位,以及目前整个音频内容市场在渗透率上的压力。张强称,音频内容行业用户渗透率一直发展迟缓,一方面原因在于音频行业起步晚,不像视频行业早在互联网时代便存在,积累了用户量与用户习惯等基础;其次,音频行业内容储备少也是一大原因。“我们需要快速丰富优质内容,这是提高音频行业渗透率的基础前提。”这也是此次蜻蜓FM内容生态发布会的初衷。

商业模式之变

11月5日,高晓松出现在蜻蜓FM内容生态发布会上,宣布与蜻蜓FM联合推出其全新的付费音频节目《晓年鉴》,再次之前,高晓松早于2017年,便与蜻蜓FM联合出品其首档音频节目《矮大紧指北》,首月付费用户十万人。截至目前,蜻蜓FM平台官方数据显示,高晓松音频节目总播放量超过50亿。

高晓松与张强私交不错,两个人一定程度上都属于“双城人”——张强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北京,毕业工作之后来到上海;高晓松恰恰相反,“当然,他现在很多时间也在国外。”张强称。

也是因为地点的经常变动,经常参加各类访谈综艺节目的高晓松,会认为视频对他而言,录制方式有些过重了,最近几期《奇葩说》现场也鲜少见到他本尊,而相对来讲,音频则方便许多。

可以看得出,音频行业具备完全不同于视频行业的特性——场景受限、感官受限。张强表示,相对于视频行业,音频行业更易达到盈利标准。据他估算,当音频行业人均渗透率达到30%~40%的程度,基本是可以实现盈利。

收入模块上,付费风口使得音频行业在原有广告收入业务的基础之上,新增了单品购买与会员购买。张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付费内容与免费内容因为目标不同,背后的逻辑也不同——前者主要针对相对垂直细分领域人群,而后者则主要为了获取更多用户量。但通过付费会员的方式,可以将两者直接打通。

同时,商业模式的变动自然而然地带来成本结构的变化,对于音频内容行业而言,主要表现在头部内容价格的上涨。

因此,除了展示广告、贴片广告、定制广告等模式,蜻蜓FM正在探可持续的主播IP打造。借助粉丝经济的黏性,蜻蜓FM计划以“为情感付费”为核心价值观,推动商业化进程,建立硬广、软植、音频贴片、付费收听、定制电台、主播打赏、网上商城等商业化生产线。

瞄准物联网

一定意义上,付费风口经过三年的热潮,已渐有冷静之势,对于未来,张强强调瞄准两大场景——汽车与智能家居。

汽车方面,张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蜻蜓FM已接入众多前后装汽车厂商,但同时他也认为,汽车场景目前还太过早期,各车厂系统过于分散,尚无一个较为集成的中央系统存在;同时,包括物联网、5G技术等尚不成熟。

但就整个行业来讲,目前中国市场有两亿多辆乘用车,一半以上司机会打开收音机,如果将这部分群体转化为音频软件用户,则是至少一亿的日活。

其次,智能家居落地场景中,最大的代表案例就是智能音箱,但同样处于市场教育阶段。去年6月,喜马拉雅发布小雅音箱,并提供一套以语音交互为基础的场景解决方案,并在内容端接入喜马拉雅FM、百度音乐、虾米音乐以及豆瓣音乐等平台。通过音箱延长用户在喜马拉雅FM在线时长,提高用户对喜马拉雅FM的粘性。

相对而言,蜻蜓FM主要采取与几大智能音箱厂商合作的方式,例如百度、阿里、小米,其中,蜻蜓FM与小米之间系独家内容合作,与百度阿里之间,系对方内容平台占比更大的一方。

那么蜻蜓FM会否考虑尝试智能硬件呢?张强对第一财经记者予以否定,他称,目前没有做硬件方面的想法,原因包括三方面——第一,蜻蜓FM始终定位于音频平台;其次,明确硬件业务的目的——打造爆款产品,拓展用户群体,但蜻蜓本身并不具备强悍的硬件基因,实现增长用户量的目标太难;第三,蜻蜓FM在内容拓展上,很大层面依靠与硬件厂商的合作,一旦自身涉足硬件制造,必然影响彼此之间的关系。

另一方面,张强称,以目前百度、阿里、小米等公司在智能音箱方面的推广力度可以看出,一款用户基础薄弱的硬件产品,只有大公司级别体量才有可能推动;此外,双方定位不同,巨头公司更侧重于流量入口的争夺,而蜻蜓FM还是专注于音频内容平台搭建。

正如付费风口一度成为低迷音频行业的行业转折点,在张强看来,物联网与人工智能也会成为音频领域新一轮变革机会,智能家居、车联网、可穿戴设备等正在加速渗透人群,5G技术将推动“万物互联”时代提早到来。技术更迭中,张强认为,任何弯道而来新事物都有可能出现,但必定是既有平台更具优势。

未来,张强表示,会继续加大在物联网生态领域布局,包括技术、运营以及内容等方,而语音将作为重要的交互方式,进一步提高音频内容渗透率。

责编:宁佳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