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美国中期选举华尔街就看这几点,美元美股影响全解析

11月6日将举行美国总统特朗普期任内的首次中期选举。在美股盈利预期尚不明朗、加息路径尚无明显变数的当下,对经历了10月抛售的全球市场而言,中期选举成了驱动市场的主要变量。

中期选举将对美国外交政策、税改与基建等重点财政政策的走向产生一定影响。当前民调显示,中期选举的最可能结果为民主党重新掌控众议院,而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回顾特朗普一年多任期,最关键的’政绩’非税改莫属。2017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特朗普税改法案(税改1.0),第二轮税改(税改2.0)也自今年3月开始酝酿。如果民主党夺得更大话语权,税改2.0通过的难度则大大提高,甚至可能对税改1.0进行部分修正。”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零售银行投资策略总监吴晶晶表示。

对于美元而言,摩根士丹利美股策略师威尔逊(Michael J Wilson)对记者表示,如果共和党继续控制参众两院,那么财政刺激持续的预期将推动美元;但如果民主党逆袭或控制参议院,则美元承压。

不过,摩根士丹利也认为,无论中期选举结果如何,都无法抵消美股盈利下滑的预期,未来美股走势仍主要受到基本面驱动。“三季财已显示,盈利风险边际攀升,多家公司已承认成本上升,但这目前尚不足以使得分析师下调盈利预期。总之,我们认为近期的抛售已经使得价格调整基本到位,但未来流动性收紧(缩表)会加剧,今年剩下的两个月,市场波动会加剧,因此我们的建议就是将美股风险敞口降低,而不要对于一些消息(例如特朗普的推特)做出过度反应。”

财政刺激政策为重点关注

虽然中期选举对于美国政局来说至关重要,但在以往通常不太会引起投资市场的惊涛骇浪。但在特朗普任下,一切都显得那么非同寻常。

美国国会选举每两年举行一次,一次于总统大选年,另一次于时任总统任期内,即中期选举。美国国会分为参众两院,参议院有100名议员,议员任期为6年,每2年改选三分之一;众议院有435名议员,任期为2年,每届国会选举中需要全部改选。

吴晶晶说,2016年总统大选后,共和党在参众两院均占据多数席位(分别为51席和237席)。一般而言,中期选举“钟摆效应”明显,即执政党很可能在国会中失去一定席位。当前民调显示,中期选举的最可能结果为民主党重新掌控众议院,而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

机构预计,民主党在参议院“逆风翻盘”难度较高。虽然众议院全部改选机制使得民主党在众议院改选压力较小(多数党需要获得218个席位),但在参议院即将改选的35个席位中,共和党仅占9席,民主党占26席(其中2席为亲民主党的独立政党)。民主党不仅要保住改选的26席,还要另外拿下至少2席才能成为多数党。

税改成为未来的焦点。2017年12月税改1.0通过,而税改2.0也自今年3月开始酝酿。如果民主党夺得更大话语权,税改2.0通过的难度则大大提高,甚至可能对税改1.0进行部分修正。

此外,机构预计,中期选举对美国金融业“松绑”的进程可能变化不大,甚至建议加码此前被抛售的金融股。“ 美国最近两年对金融监管及财政政策倾向宽松,就算民主党成为两院多数党,我们也认为此趋势变化不大,毕竟特朗普可以动用否决权。同时,不论哪个政党在国会占优,美联储、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货币监理署三大银行业监管体系会继续推进改革。”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亚太区经济学家 韦辉廉 (Philip Wyatt)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美元趋弱

在当前的民调假设下,如果民主党在众议院取得优势,或对税改等政策进行调整,进而可能会成为美元走弱的转折点。

分裂的国会将改变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前刺激经济的能力。“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他还需要刺激一个充分就业、二季度GDP增速超过4%的经济体?但如果说此前财政刺激的蜜月期将在明年消退呢?”渣打全球宏观策略主管罗伯逊告诉记者。

“我们预计美国增速会从2018年预计的2.9%降到2019年的2.6%,2010年将进一步放缓至1.9%。根据美联储的预测,联邦基金利率将在2020年达到3%以上。如果双逆差达到10%,这对于一个增长4%的经济体而言,可能不会打击美元。但如果增长放缓至2%呢?美元是否还能无视扩大的逆差和放缓的经济,继续一往无前?”他称。

未来,美联储加息周期最多持续12-15个月,历来加息后半段的美元并不一定走升。机构也认为,明年一旦欧元出现反弹,美元上行动能可能受到抑制。

对于美股而言,中期选举可能带来的仅仅是短期影响,长期盈利预期和流动性的恶化将是主要变量。

花旗提及,如果共和党赢下参众两院,大概率进一步推进税改2.0,虽然税改2.0得到通过的可能性较低,但政策的推进可能引发更多两党之间的冲突,并进一步恶化财政赤字;而如果民主党赢下参众两院,可能对税改1.0以及其他政策进行修订,较强的政策不确定性一方面可能影响企业投资决定;另一方面可能引发投资者担忧,进而对股市产生下行压力。因此,分裂国会反而可能因双方势均力敌而对市场影响较小。

不过,流动性、盈利预期仍是下一阶段美股的重点。估值扩张(2017年四季度前)和盈利扩张(税改后)是助推美股攀升的“两条腿”,而未来这两大支撑都有可能趋弱。摩根士丹利则认为,美联储缩表等将持续导致估值收缩,且市场预期税改刺激效应会边际递减、盈利预期恶化,但目前市场仍不敢下结论,还在等待企业更明确的盈利指引。

尽管前景尚不明确,威尔逊也表示,2019年美股盈利预期很可能会被下调。当前,2019年标普500指数的共识EPS的增速预期为10%,“我们认为这一个预期过高,主要是因为营收在这一假设下需要扩张70bp,这将是连续三年的盈利扩张,这是非典型的,尤其是当盈利已经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成本也在同步上升。”10月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平均时薪增速同比为3.1%,是2009年4月以来首次“破3”。

此外,威尔逊也认为明年美股营收增长5.2%的共识预期过高,“因为2018年的营收增长为8%,2017年为6%,而危机后的平均水平其实只有3.7%。”

因此,他也认为,尽管在抛售后美股估值可能已经得到调整,但盈利预期可能还需要下调,“届时我们才能舒服地说,价格已经到位了。” 因此,摩根士丹利目前仍维持其熊市情景(标普500指数2400点)的预测。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