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美籍华裔积极参与中期选举:有我一票

家住美国康涅狄格州威尔顿(Wilton)市的杜先生(Monty Du)是纽约市一家公司的工程师经理,也是个大忙人。他管理一个工程师团队,每天上下班路上共要花四个小时的时间, 家里还有个12岁读中学的孩子需要照顾。而这两天,他更是忙得连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有。他告诉记者,近期都忙于帮助当地议员拉票,组织竞选活动。

“这段时间真的很累,还有再有几天就结束,否则我真的坚持不了了。”杜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都是有孩子的人。如果我不努力为亚裔争取利益,我孩子长大后会说,当初爸爸都没有争取过什么。

为亚裔争取权益从党内初选投票做起

杜先生从2006年成为美国公民后,一直积极参与每四年一次总统大选的投票。刚开始时,全家都是无党派人士,但他每年大选时,都发现自己对共和党的政治主张更有认同感。终于到2016年,他正式加入了共和党。

但近两年来,他发现仅仅投票还不够,即使同为共和党,不同议员的政见也不尽相同。为了能让立法者听到亚裔的声音,还要积极和政治家们沟通,发出更多的声音。“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在党内初选时投票,即使在同一党派内,我也有更多的声音。”杜先生说。

上周末,杜先生 和他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自发组织,来到威尔顿附近的城市韦斯特波特(Westport)为当地州立法机关候选人格雷格-科瑞特(Greg Kraut)宣传造势。杜先生选择了市中心的位置,每到周末人来车往,非常热闹。有些司机会对他们鸣笛示意,也有的人走来称赞;然而韦斯特波特地区是以民主党犹太人聚居为主,自然还有不少人来跑来找他们辩论。

“正是因为是民主党的‘票仓’, 我们更要搞这样的活动,格雷格的对手,民主党乔纳森·斯坦伯格(Jonathan Steinberg)在当地支持者很多。我们也知道他很可能选不上。”杜先生说:“但是在亚裔细分法案上,斯坦伯格明确表示要支持该法案的,所以必须让他知道,我们会团结起来反对他。”

杜先生和他的亚裔朋友们刚开始并没有那么鲜明的支持倾向。然而今年年初,他先后和两位当地立法者交谈后发现斯坦伯格非常顽固,坚持亚裔细分,而科瑞特则表示愿意帮助华裔。

杜先生支持的还有另一位州议员候选人托尼·布切尔(Toni Boucher)——一位个子娇小的白人老太太。而她的民主党竞选对手哈斯凯尔(Will Haskell)则是一位22岁的大学毕业生。“当时我们反对亚裔细分法案,她(布切尔)是支持我们的,还主动站出来为我们说话,现在她竞选面临很强大的对手,我们也应该站出来帮她。”杜先生说。

华人积极参与政治事务的热情越来越高。10月28日,一群纽约布鲁克林的华人自发组织起来,举办支持共和党州长候选人马利纳罗(Marc Molinaro)和州参议员高顿(Marty Golden)连任的扫街拜票活动,呼吁华裔选民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踊跃投票,以期结束纽约州目前的局面。

努力赢得相符的影响力

在因发明家爱迪生而名闻天下的新泽西州爱迪生市,亚裔人口占到总共10万人口中的一半,其中主要是华裔和印度裔。华人们通过微信群在协调最后冲刺阶段的助选工作。与康州威尔顿不同的是,他们要推举的候选人也是华人。

“支持任何党派的人也不如支持自己人,共同的背景和利益保证我们不需要担心当选后承诺跳票的问题。”居住在爱迪生市的一位工程师Jonathan Shen拿着竞选海报对一财记者说。竞选海报有着陈博士(Yuna Chen)的照片和“将运用财务分析能力削减浪费和被滥用的公立学校预算,平衡房产税”的竞选承诺。“新泽西的房产税已经失控,不仅房产税在全国范围内名列前茅,而且每年的增长速度也很惊人。房产税被用于公立学校,图书馆等公共设施,其中公立学校的预算每年就有2.4亿美元。这笔钱由9人组成的教育委员会控制。” Jonathan说。

教育委员会是美国每一个城镇负责使用公立学校预算的部门。今年爱迪生市的教育委员会有3个席位需要重新选举,总共有7名候选人参与其中。

“我们已经有2位华人进入了教育委员会,如果陈博士当选,华人就能在委员会里占了三分之一的席位,能与华人在爱迪生市的比例相符。很多人希望清除教育委员会里那些教师工会的代言人,那些人给教师开出超出其他行业的工资和福利,以及支付天价把学校基建工程交给有关系的公司。这些被被滥用的资金,通过工会的会费等形式又被集中起来,以政治献金的形式来到政党手里,继续推举利益集团的代言人进入教育委员会。我们必须隔断这样的恶性循环。” Jonatha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面对有党派支持的职业政客,推出自己候选人本身就是一个对美国选举制定的学习和实践过程。与市长总统等选举不同,教育委员会竞选有很多独立的竞选人,这就给没有政治根基的华人创造一个容易进入的机会。有了候选人,还需要找到潜在支持者。美国的选举机构出售以往选举的投票详细统计。美国的竞选专家们也是通过这些数据来制定竞选策略。通过这些数据,不熟悉美国政治的华人才能了解什么样的人可能会去投票,以及什么样的人值得投入资源去争取。

Jonathan告诉记者,华人在美国毕竟是绝对少数,好高骛远的谈选总统选议员离开现实太过遥远,从与生活相关的职务开始积累实力则更加容易成功。“在一家一户的拜访拉票过程中,我们不断汇总居民的意见,并与当前目标相同的印度裔合作,相互支持,共同努力竞争这次的3个席位。”

自己推举候选人,不仅仅需要付出热情和智慧,还需要付出金钱。普通美国人对基层选举的关注度不高,如果不是正好遇上总统选举年,可能根本不会去投票也不会去关心候选人是谁。为了宣传候选人需要给住户邮寄宣传广告,在交通要道上插上选举广告牌。这些制作费用也都是需要上万美元的。“华人捐款非常踊跃,不仅仅有本地的居民捐款还有不少外地甚至外州的朋友看到了微信朋友圈里的信息来捐款。以往几次选举最后都有结余,多下来的钱存着帮助未来的华人候选人。” Jonathan说,“所有的竞选账目都公之于众,让捐款人放心。在市里允许投放竞选广告的街头我们都投放了广告。朋友路过街头如果发现竞选广告被人拿走都会在群里通知,立即有志愿者再去补上。”

通过这样几次选举就能锻炼出一个非常有效率的竞选团队。正在争取连任的康涅狄格州参议员Tony Hwang的告诉一财记者:“要反对亚裔细分就要参与选举。”Tony原本为房屋中介,因为对学区管理不满,他投身参选教育委员,熟悉了美国选举和政治内情之后,Tony决定全职从政,参选康州众议员。当了6年州众议员之后,他又继续挑战州参议员的位置。目前是他是康涅狄格州参议院共和党助理领袖。

亚裔人口在美国成长得非常快,2000年到2015年的15年间,亚裔人口增长了72%。在所有主要的族裔中,亚裔的成长速度是最快的,总人口已经略超2000万,占美国人口比例的6%。其中,华人占亚裔的1/4,在亚裔中的比例是最高的。

但是亚裔投票比例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只有公民才能投票,所以虽然亚裔人口在爱迪生市能占一半,但是担任公职的亚裔还是不多。即使有投票权的亚裔对选举也不见得熟悉,所以在助选的时候要反复提醒不要错过选民登记,不要忘记投票时间。” Jonathan说。据统计,这一次亚裔选民登记比例为56%。其中注册投票率最高的是日本裔,达到61%。华裔排第二,为51%,越南裔只有39%。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