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专访前大摩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关税解决不了美国贸易赤字

美国商务部最新发布数据显示,9月份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环比增长1.3%,达到540亿美元。第一财经记者在耶鲁大学专访了耶鲁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中心高级院士---曾任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的史蒂芬-罗奇。罗奇称,在一个多边贸易关系的大背景下,要通过双边关税的政策来改变贸易逆差,是行不通的。

第一财经:如果没有贸易摩擦,美国的贸易逆差和经常账户赤字是否会持续?

罗奇:美国和中国的贸易不平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自身的储蓄问题,而不是中国的因素。开放环境下,国家经济中国民储蓄、贸易和投资处于动态平衡中,美国的个人储蓄低于投资,最终以贸易逆差的形式进口贸易伙伴的国民储蓄在国内使用,这导致(截至去年)美国与122个国家间存在贸易逆差。 

即使没有贸易摩擦,逆差在目前全球多边关系的基础上也不会无缘无故下降。最有可能的情况是,逆差将来自那些成本结构高的国家,最后相当于对美国消费者“征税”。所以说,这是一个难题,但是通过使用双边关税的方法来解决(贸易赤字)是行不通的。

虽然美方喜欢谈贸易逆差,但真正的挑战是美国的未来。政客们希望表达一种信息,那就是他们很强硬,但与此同时,他们却提供不出解决方案,而且他们的关税政策也并不会改变美国的未来。这是政治,而不是真正的经济分析。

中国未来的进步,是特别需要创新、新兴产业和新技术的大力支持的。从进口(技术)到创新的转变是重中之重。以前,有些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是由于政策错误造成的。他们相信,发展早期阶段对他们有用的东西,无论是农业,进口技术,还是低价值制造,都将在未来发挥作用,因为这些国家只看到发展早期的东西曾让他们的经济发展。中国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需要在创新、结构、价值链上升方面改变模式,最重要的是自主创新。

同时,消费是复杂却又简单的。简单的部分是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劳动密集型的服务部门在这方面非常重要。另外则是更高的工资,中国城市化的结果使(中国的)工资提高了2至3倍。中国需要鼓励人们把更多的钱投入到消费中去。要造成这样的环境,中国要采取大力措施来建立社会安全、医疗保障、退休金和养老金等等。

第一财经:上世纪80年代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形势)是如何?

罗奇: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当年,日本同意在贸易上向美国让步,日元升值等,这些背后是由于日本一系列的政策失误,导致了房地产和股市的巨大资产泡沫。当他们爆发时,日本经济开始陷入困境直到现在,几乎是失去三十年。

第一财经:美国经济已经扩张了10多年。近期股市的波动引发了对资产价格泡沫和潜在衰退的担忧。在你看来,经济周期中美国经济在哪里?

罗奇:股市在过去几周一直波动,这有几个因素。一个是美联储发出的信息,还有更多的货币政策调整,我同意他们的观点,但市场对此感到惊讶。 二是中美贸易摩擦因素;三是有迹象表明,如房屋或汽车等在内的美国部分行业动能开始减弱。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