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高层集体对股市发声,今天的人民币咋样?

10月18日,美国财政部未指中国操纵汇率,但人民币对美元一度跌破6.94,创2017年1月来新低。不过10月19日在岸、离岸交投稳定于6.93附近,央行行长易纲、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等高层官员接连发声,沪指收创近两个半月最大单日涨幅。

接受一财记者采访的交易员普遍表示,尽管人民币存在一定压力,但离岸做空盘很少,中短期很难测试7的点位。“人民币对的区间交易仍是离岸市场的主流,仍不存在单边做空人民币的倾向。交易员目前密切关注收盘价和第二日中间价的偏离,以此观察央行的意图。”某外资行外汇交易主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美元融资成本飙升引发了各界关注。过去几日,美元LIBOR (Libor)三月期已升至2.4496%,创出2008年11月以来的最高点,美联储纪要的鹰派表态也推高了市场对加息、全球流动性收紧的预期。不过事实上,就目前而言“美元荒”的担忧并不大。

“观察美元流动性情况的主要指标还是LIBOR—OIS(隔夜指数掉期)利差,如今情况相较3-4月的高点已经好转很多(位于2018年最低水平),已经从当时的60bp降至20bp。”德国商业银行高级亚洲经济师周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同时他也认为,尽管人民币面临一定下行风险,但中短期跌破7的可能性很小,其益处高于触发资本外流风险的弊端,且会加剧人民币波动率。市场密切关注11月末的G20峰会。

交易员料人民币稳于6.9附近

近阶段,美元指数在93-96的区间波动,美元多头持续探寻下一步方向。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多位交易员后也发现,他们普遍预计,尽管购汇压力仍存,但年内人民币对美元在6.9附近波动仍是大趋势。

10月19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9387,较前一交易日下跌112个基点。不过,人民币在开盘小幅走贬后迅速止跌。截至同日15:30,美元/人民币报6.9358,美元/离岸人民币报6.9397.

周五,央行行长易纲、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等高层官员接连发声,提振市场信心。A股三大股指大幅低开后拉升,午后涨幅集体扩大,最终在权重蓝筹集体发力的带动下,三大股指集体收涨,创业板收涨近4%,沪指收创近两个半月最大单日涨幅。

“尽管人民币汇率的弹性提升,各界也建议不宜过度关注‘7’的节点,但年内汇率跌破7的可能性很小,资本对外的流向以及对于市场情绪的连带影响仍是主要担忧。”某中资行外汇交易员度记者表示,长期也要进一步关注美元的走势,加息进入后半段,美国财政刺激可持续性还不确定,强美元能持续多久还难说。因此近期围绕6.9的区间交易仍是主流。

周浩也表示,中国央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弱化人民币走弱压力,例如向远期购汇征收20%的准备金,重启逆周期因子等。

央行参事盛松成近期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实际情况是,中美都不希望人民币大幅贬值。此外,虽然实际上并不存在所谓的均衡汇率——这是个事后的概念,但当汇率很长一段时间维持在一个水平(6.9),这从某种程度也体现出市场心中的一种暂时“均衡”。

周五,易纲称,当前股市估值与基本面形成反差,将推进民企股权融资支持计划;郭树清提出三项举措维稳股市,将稳妥处理股权质押风险,加大险资入市力度;刘士余提出六大措施提振市场信心,将鼓励各类基金帮助上市公司纾解股票质押困境;刘鹤表示,中国股市的调整和出清,正为股市长期健康发展创造出好的投资机会,将高度重视中小微企业当前面临的暂时困难,提高中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自身能力。

“美元荒”缓解

近日,美元LIBOR三月期已升至2.44963%,创出2008年11月以来的最高点。目前,Libor依然是当今最为重要的美元基准利率之一。10月3日,美债各期限收益率大幅攀升,10年期美债收益率报3.233%(目前回落至3.16%附近),较前几个月2.9%的水平大幅攀升。

美元LIBOR

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连续加息8次,将短期利率从接近零的水平持续上调至2%-2.25%的区间水平。值得关注的是,周四凌晨公布的9月FOMC会议纪要显示,全体美联储官员认为适合继续渐进加息,多数支持利率暂时超过预计的长期中性水平,认为删除“货币政策立场仍宽松”说辞并非改变预期利率路径。

此外,纪要还提及, “一些与会者预计,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有必要让利率暂时高于他们评估的长期水平;而这不仅是为了降低通胀率持久超过2%这一联储通胀目标的风险,还为了减少显著的金融失衡”。 市场也将其解读为,美联储今明两年加息的幅度可能超出预期且高出中性利率水平(美联储自身预计2020年将加息至3.4%,长期均衡利率为3%)。周四,美元攀升至接近95.6的水平。

各界担忧,全球流动性风险有进一步攀升的可能,这一担忧也在10月美股闪崩后加剧。随着美元流动性收紧的风险加剧,这可能进一步推高新兴市场美元融资成本。

不过,如今美元流动性情况已较3月时改善很多,“美元荒”的担忧减弱。周浩也对记者表示,主要观察的还是LIBOR-OIS价差,这一价差已经从3月的60bp降至20bp,处于2018年来最低水平,且美元LIBOR即使创出新高,但2.9%的水平仍处于历史较低位置。

早在今年3月,美元LIBOR与OIS利差跳升至44.23个基点,为2012年1月以来最阔水平——当时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引起市场动荡,迫使美联储放开与全球其他地区的美元互换额度限制,从而避免了一次全球性美元融资危机。当时引发了全球对“美元荒”的担忧,美联储加息预期攀升、税改引发海外资本回流美国等都是主因。

LIBOR-OIS利差(缩写为LIOS),被称为“银行体系偿付能力的晴雨表”。金融危机以来,成为衡量全球银行体系信用风险的重要指标,尤其是3个月利差。LIBOR是大型银行愿意向同业提供短期无担保贷款的利率,OIS则是一种利率掉期合约。交易双方约定,将合约期内的某一固定利率(即OIS 利率)与隔夜利率几何平均值进行交换,在付息日进行利息差额的支付。在美国等许多国家,隔离利率是实际央行利率,所以OIS利率是市场对央行利率的预期。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