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挤出泡沫,投资人等待产业春天

在VC/PE融资额断崖式下跌时,创业公司获取融资也变得困难。

“行业里还不错的项目都撩过了,可无奈就是没钱投,再见面时公司创始人都不理我了。”深圳一家PE合伙人对第一财经表示。

但和GP融资类似,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创业投资领域,市场不乏融资额刷新纪录的头部公司。产业投资同样独树一帜,和被投方有业务协同性的公司融资相对而言仍很顺利。

头部公司、产业投资的春天

尽管募资规模、数量双双减少,但PE/VC对外投资金额却同比增长。头部公司凤毛麟角,依然是VC、PE竞逐的对象。

投中一份研报指出,2018年上半年,VC市场投资额为420.2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55.87%;平均单笔投资金额为2460万美元,同比增长了67.10%。

当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商汤科技,今年5月商汤科技完成一笔6.2亿美元的投资,估值达45亿美元。关于商汤科技是否被高估的讨论从未止息过,但这并不妨碍机构给出高价。

PE市场投资额为534.86亿美元,同比上年增长了1.12倍,平均单比投资金额为6315万美元,同比增长了27.38%。

当中佼佼者蚂蚁金服于今年6月完成一笔140亿美元的Pre-IPO融资,成为全球最贵的未上市公司。

“我们看好新经济未来整体投资机会。从近几年发展趋势和态势来看,国家越发重视技术创新,我们关注以技术创新为核心驱动的领域,如大AI,像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芯片、高端制造业等,”市场化母基金中岩投资副总裁、股权业务总负责人刘明对第一财经表示,“但作为LP我们自己不会投,我们期待GP投向这些领域。”

深圳一家以图像识别为核心技术的AI公司告诉第一财经,在整个融资过程中,公司并没有感到GP捂紧钱袋,相反许多投资机构表达了投资意向。

除了头部公司,产业投资同样别树一帜,投资方和被投方借由投资绑定在一起。

“我们在选基金的时候有加分点,如果是我们想投的行业,只要跟招商局主业强相关的,一定是会在我们这边排到比较高的优先级。”招商局创投李忠桦表示。

创业公司俺来也创始人孙绍瑞对第一财经表示,资本寒冬下,产业投资环境要比纯资本投资更明朗一点,俺来也自身也在对外投资和自身业务相关的公司。

反映在当下热门领域AI上,商汤科技等头部公司完成巨额融资时,也在频频对外投资。

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成常态

第一财经接触的多位投资人均称,VC/PE行业发展过程中积累了泡沫,资本寒冬是挤掉泡沫的时期,这对行业有正向影响。

“2014年下半年开始募资进入了高峰,牛市的带动了一级市场投资热情,GP能看到退出端的利好信息,LP也愿意把钱给GP。”刘明称。

创业公司估值随之水涨船高,并热衷于风口上的概念。O2O火爆时,上门理发等商业模式颇为荒诞的创业项目也能轻易获得融资,甚至有机构竞相推高项目估值;再接着是共享经济,直到2017年,还有大量创业公司进军相关概念,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到共享雨伞,相关领域的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崛起。

竞逐风口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也要为风口买单。

第一财经接触的多位投资人均称,此前股权投资市场积累了太多泡沫。资本寒冬下,GP不得不仔细权衡每一颗子弹,泡沫也一点点从市场挤出。但前期项目估值推高带来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

GP面对的是冷清的二级市场,连小米、中国铁塔等巨无霸公司都无法例外。

小米上市首日最低跌至16港元/股,较发行价17港元下跌近6%;中国铁塔上市第6日盘中跌破1.26港元的发行价,收盘报1.23港元,较发行价下跌2.4%。

资本寒冬来临,但市场空间仍在。

投中信息创始人兼CEO、投中资本管理合伙人陈颉指出,中国和美国是全球创业环境、创新环境、VC/PE环境最活跃、最好的两个国家。美国私募股权市场规模约为25000亿美元,中国市场规模约为美国一半,GDP却是美国2/3左右,这意味着中国的VC/PE市场有着更为巨大的发展空间。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