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华兴包凡:走一条不凡的创业之路 | 人物

国庆长假之后,华兴资本控股(01911.HK)股价呈现出平稳上升的峰值曲线,但股价仍旧处于破发区间。

9月27日,华兴资本在港交所走完上市流程。次日,华兴资本控股披露中期财报。财报显示,公司上半年整体营业收入达1.08亿美元,同比增长99.98%,但其亏损额较上年度同期820.5万美元增至15198.2万美元,其支出部分主要受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的影响。

除了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之外,华菁业务的诞生与成长,也成为华兴资本成本耗费巨大之所在,而其背后,是作为华兴资本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包凡决定放手赌一把的性格决定的。

除非特别正式的场合,包凡“给面子”地西装革履,平常的他大咧咧地穿着花衬衫、破洞牛仔裤,抽着很粗的雪茄,气场强大,他的同事戏称,“别看包凡一米六,感觉上他有一米九”。

在回答关于股价态度问题时,包凡也呈现明显放松的状态,“公司投资价值主要取决于于基本面,我们对未来业绩增长很有信心。因此对于短期的股价波动我们并不太关注。”

赛车与投资同理

包凡在新浪微博上拥有160多万粉丝,他在微博上自我简介为:伪经济学家、F1(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狂人、MMA(综合格斗 mixed martial arts)、金融工作者。

用包凡自己的话说:喜欢冒险,喜欢一切让肾上腺激素旺盛分泌的事物,例如赛车,例如MMA,例如重新打开战场的新业务。

2008年,包凡赛车最后一圈回车库时,刹车突然失灵,如此性命攸关的意外事件,包凡也仅得出“真应该把刹车片换成陶瓷刹车片,就不会出现过热意外”这样轻描淡写的结论。

“为什么我喜欢极限运动?有人说扮酷,有人说幻想当拳王。其实都不是。对我真正的放松是脑子的放松,彻底不想事。无论是跑步游泳器械都做不到。当你赛车打拳跳伞的时候,必须百分百地集中,分神的结果是被揍撞车甚至丧命,没得选择。只有在这种状态我得到真正的放松和解脱。”

在包凡看来,赛车也是与投资同理的事情, 他称,最好的赛车手永远控制在速度的边缘,要想在赛道上开得好,最重要的就是把握好它的节奏感,该快的时候快,该慢的时候慢,跟发展企业是一个道理,在发展过程中,什么时候该攻、什么时候该守。“所以我们一定要冒风险,但尽量冒一个可操控的风险”。

实际上,包凡喜欢拳击是缘于他的祖父,曾在解放前担任浙江银行高管的祖父经常跟包凡讲述旧上海金融界传奇,又因为包凡自小打架被欺带他学习拳击,因为父母陪伴的缺失,祖父的教育无形中奠定了包凡成年后的性格基因。祖父表述中十里洋场的跌宕起伏,让包凡了解了老上海的规矩——“不要短期贪婪,只赚该赚的钱”。

少年包凡那时做的“生意”主要是倒卖外烟,他会一脸得意地介绍“我卖烟是有‘下家’的。”后来,包凡就用这些“盈利”带着小伙伴走南闯北、吃喝玩乐,成了圈子里的孩子王,五年级那一年,包凡就写了52份检讨。

包凡的父母因外交官身份常年公务出差,自六岁会写字起,包凡便每个月给父母写信,甚至能组装成为一本《包凡家书》,其中一次他写道:“你们不是说十二月底回国吗?我告诉你们,你们再不回来,我就不做你们儿子啦。”

这话自然是赌气讲的,包凡与其父亲之间的感情,侧面反映在上市致辞现场,包凡表示——“今天也是我父亲的生日。过去创业十几年,能陪老爸庆生的日子屈指可数,今天算是一个迟到的礼物吧。”

但在港交所致辞鸣锣等一系列步骤走完后,包凡快步奔向了自己的女儿,他曾表示,因为少年时家庭团聚的缺失,未来他要将女儿一直带在身边,“一步也不离开”,他开玩笑说。

兼职CFO

1993年,即将从挪威经济管理学院毕业的包凡,到麦肯锡面试时,对方让他估算一下美国一年汽油消费量多大。

“ I don't care”,包凡摊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于是包凡选择了摩根士丹利,在他看来,投行是一个相当有竞争性的行业,可以让他处于兴奋的状态。

四年后,包凡被瑞士信贷加码挖走。但同时,包凡又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我知道我不会在大投行里干一辈子。”

2000年,包凡接受亚信董事长丁健的绣球,离开大投行,出任亚信首席战略官,参与收购广州邦讯科技、太平洋软件、联想集团IT服务业务,逐渐深入彼时刚成形的中国创业企业人脉圈。

《彭博市场》曾评价道,“guanxi”是包凡成功的法宝,包凡靠着过硬的“guanxi”,华兴资本控股上市现场,红杉资本中国创始合伙人沈南鹏、成为资本创始人李世默、工银国际董事长丛林、雪湖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自铭等聚拢在他身边。

DCM的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赵克仁曾表示,聪明、智慧、勤劳是大部分投资银行家的共同特征,但让包凡与众不同的是他活泼的性格,这也正是他为何会拥有一个庞大的关系网的原因所在,因为他真的很讨人喜欢。

包凡在亚信的四年,恰好是中国互联网经济飞速发展、互联网企业登上历史舞台的四年,新浪、搜狐、网易前后脚登陆纳斯达克。

那时,恰是PC互联网企业高光之后的颓败——新浪CEO王志东“辞职”,网易因“假账风波”被纳斯达克暂停交易,搜狐因长期价格低于一美元险些被纳斯达克摘牌。而其后下一代的移动互联网大佬们还在积累着经验值——优酷网古永锵还在搜狐担任COO,土豆王微还是贝塔斯曼总裁,360周鸿祎刚把3721卖给雅虎,美团王兴创立校内网仅一年。

但包凡敏锐地觉察到时代的更替——“我曾经说过这波互联网行情以FB(Facebook)上市而告终,看样子中国的行情会结束更早,估计以人人网上市达到巅峰。这波已经赚够的朋友们,可以考虑清场了。”

2004年,包凡在北京建国门外大街21号国际俱乐部饭店租了一间20平方米的房间,公司英文名叫China Renaissance,中文即“华兴”。共同扛过“寒冬”的丁健为其介绍了第一单客户——中星微。

众所周知的故事是,初创企业老板的包凡为了赢得这第一单客户,在中星微兼职干了一年CFO。

创业之路

2005年10月13日,中星微完成3393万美元融资,华兴资本作为FA初创企业,也逐步按照包凡的观察,走上属于自己的轨道。

刚创立华兴资本时,包凡表示:“如果你想在中国进行投资,最好就关注新兴企业,因为其他行业正在逐渐走向消亡,只有技术型公司还在保持增长。”

2011年,华兴资本帮助近40家企业完成总金额超过25 亿美元的融资、并购案,占据国内市场份额最大比例。

2018年,包凡表示,移动互联网“大鱼”们已经从淡水区准备入海、要上市了。将服务结合移动互联网这件事,大小巨头还有很多事可以做,但从投资角度,已经玩得差不多了。而靠模式驱动的创业公司终究变为资本的游戏,做深做重才是新的护城河。

当然,这一路也并非平静无波,刚成立时的华兴业务局限于“投行+投资”的顾问模式,领域重点聚焦于科技、媒体和通讯(TMT)、医疗保健和消费品,2008年金融危机,因延后效应,2009年全年华兴只做成一两单生意。王力行也表示,2008年至2010年的那段时间,是华兴第一道坎,也是一段很重要的负面事件。局面艰难到几位合伙人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想方设法将越洋广场租约里剩下的钱弄回来。危机之中,包凡决定让华兴从陈旧的“投行+投资”模式转型为全业务投行,布局证券业务。

2011年,华兴资本正式注册上市公司实体,进行A轮融资,出让1500万股A类优先股;2012年,包凡将团队拉到杭州富春山居开了个会,探讨到底冲不冲、转不转型的问题,最终,公司决定组建并购团队,拿下中国香港和美国的券商牌照。包凡表示,那是华兴2.0的开端。

之后两年,华兴分别取得中国香港和美国两地券商牌照,并完成首单兰亭集势IPO承销。之后,成为正规军的华兴业务密集,2014年完成近50项私募融资及并购项目、7个IPO项目、2个可转债项目。

2014年,华兴十周年,包凡撰文,“十年前的我,曾经是个有趣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带些强迫症的工作狂。十年前我父母还是健步如飞,现在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十年里我交了很多朋友,也失去了不少朋友。十年不长,十年很长。蓦然回首,落得只是一个‘累’字。 ”2014年这一年,华兴完成7单海外IPO项目的承销和超过40单私募融资及并购项目。

2015年,国内大环境的变动使得包凡计划中的“一站式服务”再次出现短板。

2014年、2015年,国内A股“政策牛”,很多海外上市或正在计划上市的企业纷纷计划拆VIE架构,回归A股,当时作为360私有化独家财务顾问的华兴却没有资格继续扶持360登陆A股,因为没有A股牌照,这让包凡不服了。于是,创建华菁证券事项被提上议程,彼时在投资领域风生水起的项威临危受命,担任董秘。

此外,近年来诸多互联网金融公司急切于获取牌照。华兴内部人士表示,帮企业客户搞牌照的事情华兴以前哪里做过,甚至连牌照在哪儿、跟谁买都不清楚,当时甚至有关系较好的客户朋友开玩笑称,“这段时间华兴能不能做就看这个牌照能不能帮我们搞定了”。

产品型企业

亮眼的成绩让华兴一度被誉为“中国高盛”,但显然,包凡并不喜欢被定义。

他曾强调,华兴不是关系型企业,不是靠交朋友来赚钱的。华兴是产品型的企业,产品就是过硬的财务顾问产品与私募融资产品,这才是华兴的核心竞争力。“真正伟大的公司都是自己给自己定义的,不靠别人定义。”

但如果非让包凡自己给自己下个定义,他更多地认为自己是一名创业者,而非简单的一名dealmaker或被冠以的“并购之王”。“并购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如今更多时间是花费在制定战略、搭建团队、筹划发展。”

同时,用包凡评价自己的词汇形容的话,他更多是因为具备“多元化”的天赋,既能够站到A的角度想问题,也可以站到B的角度,然后找到问题的关键,使得双方达成共识。在做并购生意时也是,理解对方的意图与心魔,进而帮助他解决交易中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理解包凡对华兴整体框架的调整,建设匹配资金和资产的平台,投行业务作为基础设施底座,再之上是资产管理与财富管理。包凡表示,本质上来讲,华兴要做一个全球最高效的新经济资产配置平台,对接资产和资金。

2016年,包凡与华兴拿下证监会对华兴资本旗下华菁证券的设立批复,并将业务重点正式调整朝向新经济领域,此举意味着华兴在创业十二年之后,由野战军转型为正规军;从仅从事FA对接生意的平台,升级到包含早期创投、财务顾问、基金、并购以及证券业务的全流程闭环。

之后相当长时间内,包凡的工作重点聚焦到华菁业务拓展,但很长时间未见起色。从弯道超车拐进国内A股市场的华菁证券,正如轻量级拳击比赛突然跃升至中量级,对手与比赛难度均不可同日而语。华菁自2016年8月成立后持续亏损,2016年、2017年分别亏损1610万美元、2900万美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1103.7万美元,同比增长105.1%,净利润亏损达到923.3万美元,幅度较上年收窄。

而最初不懂得何为“壳公司”、不懂得业务一般的公司怎么做到随随便便市值千亿、不懂得国内A股股民投资行为的包凡,也在随着华兴与华菁的发展一同成长。

20岁之前,包凡更多追求的是自由,是“吃光用光、身体健康”。

2013年2月12日,包凡在其微博写道:这个年我过得最好。以往休假总感觉是下一个战役之前的休整,很难完全放松。今年做个彻底懒人。过程真的比终点重要。若只为了终点,过程会变成一种煎熬,很容易放弃。而到了一个终点后,很难重启一段新的旅程,因为你已经拥有很多,不愿意再次痛苦。享受过程,善待自己。

2018年6月,华兴资本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国际配售获得5倍超额认购;9月,包凡率一众兄弟,在港交所鸣锣上市,带领华兴跨入新的征程。如今步入中年的包凡早已一次次重新启动新征程、新战局,所不同的是,他已然乐在其中。

责编: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