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怪天气还是怪特朗普?日本制造业信心指数三连降

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来说,新任期的挑战远比预期中的来得快。

当地时间10月1日,日本央行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企业短期经济观测(Tankan)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大型企业信心指数下降1点至21点。其中,日本大型制造业信心指数较上一季度下跌2点,为19点。该指数曾在2017年12月达到25点,创11年来新高,此后已连续3个季度恶化。

因此,对于安倍政府而言,除了要应对接二连三的飓风带来的考验,当务之急便是理顺日美关系,尤其是在经贸领域,在可预见的未来将日美贸易摩擦对日本经济带来的冲击最小化。在9月20日以毫无争议的优势赢得执政党自民党总裁选举后,安倍表示,将尽可能地与美国特朗普政府协商日美经贸关系的未来走向。

制造业悲观情绪初现

此次调查显示,在大型制造业企业中,石油煤炭制品行业的信心指数比6月大幅下降18点,非铁金属行业下降8点,钢铁行业下降2点。而本次调查还显示,大型非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为22点,比上次调查下降2点,时隔2年首次出现恶化。

日本央行每季度实施的Tankan调查已被视为衡量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经济情况最权威的数据。指数为正值,意味着持乐观态度的企业多于持悲观态度的企业。但近来的调查显示,尽管最终的指数均为正值,但对日本经济前景表示乐观的企业与悲观企业之间数额绝对值正在缩小。

对于此次结果显示的悲观情绪在制造业蔓延的现状,调查给出的理由是,一方面今夏日本接连受到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的重创,对工厂生产、旅游业等带来负面影响,另一方面,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领域的强硬表态也是影响因素之一。由此,日本企业担心,近几年来日本经济出现的温和复苏可能会戛然停止。

日本企业界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

在9月底于纽约出席第73届联合国大会期间,与特朗普就日美贸易进行磋商成为了安倍的头等大事。在当时的会谈中,日美双方同意为缔结双边“货物贸易协定”(TAG)启动包括关税磋商在内的新贸易谈判。此举意味着日方“成功守住了防线”,暂时避免了美方对进口自日本的汽车加征关税。但有日媒分析,安倍政府当前还不能高兴得太早,即如日本在之后的谈判中不肯让步,美方不排除中止谈判的可能性。

一直以来,汽车关税是横亘在日美贸易谈判中的较为关键的一道坎。美国从日本进口的主要商品包括汽车、半导体制造设备和重型建筑设备等。安倍政府非常担心,日本的企业行业沦为特朗普政府加征关税的下一个对象。

在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汽车及零部件占据了80%。IHS Markit首席经济分析师田口春见(Harumi Taguchi)认为,特朗普政府在与日本谈判中最有效的“杀手锏”就是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自日本的汽车及零部件加征25%的关税。这将对日本经济产生巨大影响。田口预计,若美国对日本汽车及零部件加征25%的关税将使日本GDP削减0.5个百分点。日本的汽车制造商已明确表示,无法承受25%的进口关税负担,且届时该负担一定会传导至美国消费者。以丰田汽车为例,届时每辆丰田汽车在美国市场的售价可能会抬高6000美元。

安倍新政府求经济稳定

在日本制造业企业对未来经济走势不看好之际,10月2日,安倍还对第三个首相任期的内阁进行了改组。其中,产业大臣世耕弘成(Hiroshige Seko)、外务大臣河野太郎(Taro Kono)以及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均被留任。上述三人目前正负责与特朗普政府的贸易谈判。此外,财务大臣麻生太郎(Taro Aso)也被留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19人组成的安倍新内阁中,只有一位女性。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宣布内阁名单时,称安倍任命保守派议员和前财政官片山皋月(Satsuki Katayama)为地方创生担当大臣。

Temple University日本校区的亚洲研究主管杰弗里·金斯顿(Jeffrey Kingston)表示,安倍新内阁的亮点并不多,“他(安倍)任命老朋友及可靠的盟友,并维持重要人事不变,主要还是出于维持日本社会与经济稳定的考虑。”

在金斯顿看来,内阁19位要员中仅任命一名女性,显示出安倍此前力推的“女性经济学”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成果,释放女性劳动力依旧在日本社会存在诸多困难。在安倍此前的内阁中,女性阁员还比当前多一名。

责编:冯迪凡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