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双边还是三边?NAFTA续存开启最大悬念

双边,还是三边?这已是美加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留下的最大悬念。

当地时间9月30日,是新版NAFTA协议敲定的最后时刻。此前,新版NAFTA谈判的三大主角美国、墨西哥与加拿大均试图在本月底提交协议文本,旨在使得墨西哥方面能在新总统12月1日上任之前签署协议。而且,按美国法律规定,国会需要90天的时间审议和表决。

但随着加拿大方面与美国在诸如乳制品等关键领域迟迟谈不拢,要赶在9月30日大限前重新激活NAFTA,在不少参与谈判的人士看来难度不小。

最新消息显示,美国和墨西哥已取消了原定于9月28日公布NAFTA文本的计划。此举表明加拿大方面仍有两天时间可与特朗普政府进行最后的讨价还价。与此同时,美国和墨西哥仍然希望加拿大可以加入新的NAFTA协议。

静待加拿大

9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出席第73届联合国大会期间曾把谈判迟迟推进不了的矛头指向了加拿大的贸易谈判代表、同样也是强硬派出身的加拿大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特朗普还表示,他拒绝了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会面。

不过,加拿大总理发言人随即表示,总理本人(特鲁多)并未寻求在联大会议期间特朗普会晤。特鲁多本人则强调,谈判的空间依旧存在,新的突破也不是没有可能。他在9月27日回应道,“美国人之所以觉得加拿大的谈判团队不好相处,因为加拿大希望签署一项互惠共赢的协议。”

已在8月底与美国就NAFTA续存问题达成协议的墨西哥方面也开始加紧催促加拿大。墨西哥当选总统奥夫拉多尔已与特鲁多进行了深入交谈,阐明了诸多加入后的利好,并表示加拿大仍有时间加入墨西哥与美国之间的新版NAFTA。

加拿大驻美国大使麦克诺顿(David MacNaughton)认为,加拿大方面要在9月30日大限前与美国谈妥NAFTA续存问题,成功的可能性在50%。他也强调,“我们不会匆忙达成一项坏协议。”

28日,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在电视讲话中对墨西哥参议院表示:“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我们将知道是会提出三边协议文本,还是仍旧推行双边一致意见”。也就是说,无论是双边还是三边,新的NAFTA协议将于9月30日晚上签署,以满足美国国会的通知要求,这天也是墨西哥总统涅托任期的最后一天。

这些领域仍存分歧

美国与加拿大一直在乳制品领域存在矛盾。作为世界上第二大奶业生产国,美国也是世界第三大乳制品出口国,占全球出口市场份额的14%。美国海关统计,2017年,美国乳制品出口量达171.5万吨,出口总额为41.8亿美元。美国的乳制品卖向全球各地,但唯独进不了加拿大的所有市场。这背后便是加拿大对美国的乳制品征收的超高关税。世贸组织的数据显示,加拿大平均乳制品进口关税是218.5%,向美国乳制品更是征收270%的关税,已大大超出全球平均水平。

据外媒报道,目前加拿大国内对乳制品行业实施高度统筹的管制模式。这一方式是旨在保护市场份额和进口关税的一套较为复杂的运作体系,以此来保证从事鸡蛋、乳制品、家禽生产的加拿大农民能够在市场上享有合理的产品价格。

去年,在这一体制下,加拿大还对蛋白质浓缩物、脱脂牛奶和全脂奶粉等牛奶成分进行定价。美国农业部长桑尼·珀杜(Sonny Perdue)曾指出,“这让他们(加拿大奶农)可以在世界市场上以低价出口固体牛奶,减少了我们(美国)的相关乳制品进入世界市场的机会。”

因此,特朗普非常希望能在此次NAFTA谈判中,促使加拿大政府废除对乳制品行业的经济管制模式,让加拿大乳制品处于全球市场的充分竞争中。

除了乳制品领域的博弈,加拿大方面还希望最终能获得美方在钢铝与汽车关税领域的豁免。今年5月底,特朗普政府宣布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征收25%的钢铁关税,征收10%的铝关税,并于6月1日生效。对此,加拿大已对美国的钢铁、铝和其他产品征收166亿加元的报复性关税,并表示只要美国关税保持不变,加拿大政府将继续实施关税。加拿大前驻美国大使海曼(Bruce Heyman)表示,“我们无限接近协议,但不能让关税阻碍了前进的步伐。”

此外,加拿大方面还担心该国沦为特朗普政府的汽车税的下一个目标。有经济学家预计,特朗普一旦决定对进口自加拿大的汽车征收高达25%的关税,将使得加拿大的制造业一蹶不振。因此,能在新版NAFTA协议中引入关税纠正机制,也是加拿大方面考量的又一重点。

责编:胥会云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