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互联网医疗新政落地,束缚与利好并存

业内期盼已久的“互联网医疗政策”终于落地。

今日,卫计委发布关于印发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等三个文件通知,具体包括:《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

《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简称《诊疗管理办法》)首次明确互联网诊疗定义:互联网诊疗是指医疗机构利用在本机构注册的医师,通过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诊疗管理办法》鼓励医联体内利用互联网技术,加快实现医疗资源上下贯通,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和效率,推动构建有序的分级诊疗格局。鼓励三级医院在医联体内通过互联网诊疗信息系统向下转诊患者。

《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简称《医院管理办法》)提出,实体医疗机构自行或者与第三方机构合作搭建信息平台,使用在本机构和其他医疗机构注册的医师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应当申请将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此次新规明确“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红线,而此前互联网医疗机构在线诊疗,大都停留在首诊模式。

行业影响

医联创始人兼CEO王仕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三个文件是国家针对“互联网+健康医疗”行业颁布的迄今最“细致”的政策,推动互联网医疗行业进一步规范化系统化,也帮助互联网医疗行业及企业更加明晰了今后的发展方向,对整个医疗行业意义深远。

他称,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出台后,医联即意识到两个关于互联网医院的关键点:1、要依托实体,2、首诊要在线下,线上做复诊随诊。

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称要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完善“互联网+医疗健康”支撑体系,对互联网医疗如何开展、“互联网+”药品供应如何保障均提出了相关建议。

此次靴子落地、新政出台、规则进一步细化,从行业影响上,王仕锐表示,新政更多带来的是正面影响——使整个互联网医疗行业更加规范有序,加速行业洗牌速度,让野蛮生长回归理性,同时也让互联网和医疗行业融合更加紧密,为患者看病带来切实便利。

复星同浩资本创始合伙人刘琦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次互联网医疗新政落地是创新的进步。他称,行业创新常常经过两个过程——第一,技术先行,走在商业与社会创新之前,比如互联网技术、远程医疗技术等;第二,当技术性创新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与社会创新结合,但当社会政策监管与之不配时,结果堪忧。因此,从长远来看,此次互联网医疗新政文件的发布,说明行业开始有监管有规则,是好事。

刘琦开表示,2006年左右,互联网在其他领域的应用已然具备了一定的规模效应,互联网医疗项目也刚起步不久,第一代人互联网医疗从业者当时便呼吁相关监管政策早日出台。

2006年9月出台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显示,医疗卫生信息服务只能提供医疗卫生信息咨询服务,不得从事网上诊断和治疗活动;当然也包括常规性硬件要求——任何经营性或非经营性医疗卫生网站以及登载医疗卫生信息的网站在向国务院信息产业主管部门或省、自治区、直辖市电信管理机构申请办理经营许可证或办理备案手续之前,应当经同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核同意。

对比来看,刘琦开认为,此次互联网医疗新政落地,对相关领域创业者来讲是好事,至少有法可依,使创新与监管达到一定平衡点。

政策限制

有开放必然有限制,硬币的另一面是,在提供政策许可的同时,必然存在不被接纳的项目——例如,只有“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才有资格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医疗机构不得在互联网诊疗中开展“未经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核准的诊疗科目”;医生不能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等。

对此,刘琦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论在国内外,医疗领域都是监管非常严格的地带,涉足互联网医疗行业的资本当然希望创新能够与法规相结合,但也必然须面临承受这种机遇的风险。

此外,《互联网诊疗》文件要求,医生在开具在线处方时需有电子签名以及药师审核的过程,但目前,互联网医疗远程系统与医院电子系统并没有实现完全的结合。

对此,在9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专题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解释称,大多数三级医院电子病历与医院远程系统有一些基本的连接,但在二级医院,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条件差一些。焦雅辉称,近期也印发了一份文件,要求医疗机构加强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医院信息化建设。

王仕锐表示,医联更关注《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如互联网医院分类,包括实体医疗机构互联网业务以及第三方互联网医院,均须依托体于实体医院,不能独立运作;再如互联网医院服务范围,包括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以及互联网医院与医保的打通等方面。

行业未来

未来互联网医疗行业的想象空间、上升空间仍有很大。

按照我国卫计委在《“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报告》中所提出的目标,到2020年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将提高到6.5%-7%,综合考虑GDP增长以及汇率影响,我国卫生消费将达到4.68到5.04万亿元人民币的规模,医疗服务市场存在巨大上升空间。

此外,卫计委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慢性病患病率从2008年15.11%上升至2013年33.07%,慢性病中,以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以及糖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发病率最高,增速最快。慢性病因此成为医疗健康领域潜力最大、最容易切入的细分领域,但因为资质与审批等问题,即使是慢性病,目前也不能随意通过互联网医疗进行诊治。

也正因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医疗投资领域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新政最大遗憾在于,没能使得互联网医疗脱离实体医疗成为独立个体,例如不需要医疗资质或传统医疗审批进行慢性病管理与健康管理等。不过,在他看来这种进展速度也可以理解——一方面,医疗本身风险度高、控制难度大;另一方面,有关部门可能尚未找到足够证据,证明互联网医疗能够成为完全独立的医疗体系。

刘琦开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需清楚意识到互联网医疗不是万能的,行业发展也非一蹴而就,目前主要聚焦在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提高效率、解决资源错配问题等。而就整个行业发展态势来说,刘琦开认为,因为医疗行业的高壁垒、严监管属性,整个行业慢慢渐进,没有大起大落的跌宕节点。

王仕锐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来全国互联网医疗行业将呈现加速发展态势,在国家的严格监管之下,互联网医院这一新生形态也将会在市场上全面铺开。而理想中未来的互联网医疗场景一定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全流程管理,涵盖挂号预约、检验检查、在线问诊、复诊随访、转诊会诊、病例管理、慢病管理等就医全流程。

责编:宁佳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