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小米上市后新增六大业务部,互联网业务权重提高

9月13日,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小米集团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包括新设集团参谋部和集团组织部;改组电视部、生态链部、MIUI部和互娱部等四个业务部重组成十个新的业务部;调整王川、刘德、洪锋和尚进等高管的工作分工等。

雷军为数不多、几乎一年一次的公开信,总是牵连着重要高管变动、核心部门调整、以及小米集团战略布局的趋势脉动。此番架构变革,透露出小米进一步提高软件业务占比、加速公司从硬件向互联网公司转型。

具体调整

从雷军内部信来看,此次架构调整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第一,新设集团参谋部与集团组织部,进一步增强总部管理职能,其中集团组织部将负责中高层管理干部的聘用、升迁、培训和考核激励等,以及各个部门的组织建设和编制审批,由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刘德任部长。集团参谋部将协助CEO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由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川任参谋长。

第二,创始高管团队分工变动,除了上文所述刘德与王川的调整变动之外,小米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洪锋转任小米金融董事长兼CEO,专注小米金融业务的发展推进;副总裁尚进尚进协助高级副总裁祁燕负责小米产业园及各个区域总部的规划和建设。

第三,改组电视部、生态链部、MIUI部和互娱部等四个业务部重组成十个新的业务部,官方称通过此次调整,梳理复杂业务结构,同时让组织结构更合理、有序、高效。

具体表现为:组建电视部,李肖爽为总经理;组建生态链部,屈恒为总经理,赵彩霞为副总经理;组建笔记本电脑部,马强为总经理,刘新宇为副总经理;组建智能硬件部,唐沐为总经理;组建Iot平台部,范典为总经理,陈波、赵欣然为副总经理;组建有品电商部,高自光为总经理;组建互联网一部,李伟星为总经理;组建互联网二部,仇睿恒为总经理;组建互联网三部,于锴为总经理;组建互联网四部,白鹏为总经理。各业务部总经理直接汇报给雷军。

原本仅四个业务部门,此次增加到十个,且均系直接向雷军汇报。对于如此调整是否会增加雷军个人管理成本与压力这个问题,雷军向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回应称:“这次调整的基本思路首先是加强总部职能,合伙人回到集团,从战略和管理层面为年轻管理者引路护航。王川、刘德带领参谋部、组织部的工作,就是协助我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还要做好核心人才培养和管理。如果小米要成为万亿营收的公司,必须增强大脑能力,把经验丰富的核心高管集中在总部工作,才能让这个大脑也不是我一个人。

大脑强了,还要保持持续的肌肉力量。必须把一线业务阵地交给年轻人,让年轻人才像创业初期一样涌现出来建功立业,必须不断有新鲜血液融入,这样才能有人才梯队交接的长效机制。”

而对于如此快速、大幅度地直接将十位业务骨干直接提升为一线部门总经理是否会带来风险这个问题,雷军则用“信任”来回应,他对张鹏表示,对这批年轻干部群体非常有信心。这批年轻人80 后占大多数,在小米带领团队立过战功,而且对小米有着罕见的忠诚。人才其实是信出来的,你不相信,不让他试,就永远不知道到底行不行,也成不了真正的大才。

前因后果

雷军对张鹏解释此次变革的考量时称,实际早在2016年那场架构调整时就形成相关思路;2017年年底,雷军便将此番架构大调整的想法与刘德及王川提及;再到上市之后集中反复讨论了两个多月,才有了如今最终落地的系统性调整方案。

雷军发的内部信为数不多、均牵连着重大的人事变动。

2016年5月18日,雷军发了一封简短的内部信,宣布自己将接管手机研发和供应链管理团队,同时任命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小米公司副总裁、手机研发和供应链管理团队负责人周光平担任小米首席科学家。之后,原小米手机副总裁郭俊也离开小米,紫米 CEO 张峰回小米担任小米手机副总裁,负责管理供应链,2016年年初,原小米手机研发总监颜克胜则被升为第二个小米手机副总裁,管理研发。

2017年11月24日,雷军发内部信宣布一系列架构调整:小米网改名销售与服务部,任命汪凌鸣为公司副总裁兼销售与服务部总经理;任命总裁林斌兼任手机部总经理,向雷军汇报;任命黎万强为品牌战略官,专注公司品牌建设,出任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任命洪锋、刘德、王川和祁燕为公司高级副总裁;智能产品部并入生态链部,任命唐沐为生态链部门副总裁,向刘德汇报。

之后便是2018年4月27日,雷军发布内部信,公布两则信息——一、任命CFO周受资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二、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和黄江吉(KK)辞去公司职务。

此次雷军公布小米上市后最大的架构调整,有业内人士透露,系因为小米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刘德或有“退休”的意思,雷军也趁机提拔锻炼年轻力量。此前,一张小米生态链核心成员聚餐的照片传至网络,有言论称是“散伙饭”。

第一财经记者据此向小米集团公关求证,对方回应称:(刘德离职)是不可能的,小米组织部是特别强力的部门。

独立IT分析师洪波在表达对这一调整的看法时称,如果说阿里巴巴是按照102年的公司去架构组织,小米得按照一家破坏性创新的公司去架构组织,并且要经常debug(调试),经常update(更新),保持组织的饥饿感和战斗力,才行。

洪波对第一财经记者称,对此次小米架构大调整基本认可,但同时他认为这次组织架构调整只是大调整的第一幕,接下来还会有进一步的调整动作。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保持组织的热情、活力、速度、冲劲。

而对于所谓“老员工离职新员工顶替”的传闻,洪波称,退休或委以重任是两件事情,不能一概而论。业务调整也不该以新老为标准,而是以做事能力为标准。以生态链为例,虽然掌管人由刘德变更为屈恒,但实际上生态链业务本身通过此次调整被拆细了——例如家电与笔记本业务变得更细化且重要,李肖爽为总经理的电视部、屈恒为总经理的生态链部、以及马强为总经理的笔记本电脑部,成为直接向雷军汇报的平行部门。

向互联网公司转型

一直以来,针对于小米到底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还是硬件公司的讨论从未断绝。

8月22日,小米发布上市后首份财报,2018年上半年,小米总营收收入达796.5亿元,同比增长75.4%;经调整利润38.2亿元,同比增长62.2%。业务板块主要分为四部分——智能手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及其他。

从营收占比来看,硬件仍是小米集团主要营收来源——手机营收 305.01亿元,同比增长 58.7%;IoT 与生活消费产品营收103.788 亿元,同比增长104.3%;互联网业务39.582 亿元,同比增长 63.6%。

此次小米架构重组,也体现了将互联网软件业务进一步提高权重、细分管理的趋势。

点拾投资创始人朱昂分析称,从小米组织架构的调整看,其软件基因变得越来越强。此次最大亮点还是把IOT和互联网业务进行更加细致的梳理。小米作为一个软件公司的模式越来越清晰,战略集中在轻资产高毛利业务,而非重资产。这也指向了小米上市后发展的主战场。手机以及智能硬件销售只是底层的渠道和用户流量,未来小米真正利润方面将来自偏软的那块。

西南电子首席分析师陈杭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小米调整成4个互联网部门+4个智能硬件部门+IOT平台部门+有品电商部,战略更加清晰明确,重心向互联网和IOT硬件倾斜,基于小米目前庞大的MAU和立体化的硬件矩阵以及全球最大的物联网平台,来探索布局变现未来的互联网业务。

其中,互联网是小米当下阶段利润的落脚点,是前锋;智能硬件是小米目前战略布局的媒介,是中锋;有品电商和IOT平台部门是战略的支撑,是后卫。

小米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第二季度互联网服务收入占比8.8%,较去年同期9%的占比下滑0.2个百分点;同时小米第二季整体收入增长为68.3%,互联网服务第二季增速为63.6%,互联网收入增速低于小米整体。

对此,小米CFO、高级副总裁周受资解释称,主要是小米的其他收入增长过快,尤其是IOT增长特别快,所以互联网服务占比不完全代表真实情况。

陈杭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小米互联网业务部分毛利较高,且小米硬件目前在布局完善后逐渐为内容导流,包括广告、游戏等领域。在陈杭看来,小米手机销量2017年9000万台、2018年目标达到1.3亿台,将逐渐触摸到天花板,因此必须快速扩充品类,包括此次架构调整后独立出来的电视事业部与笔记本电脑事业部。

至于小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转型为互联网公司,朱昂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核心还是要看利润占比,目前小米硬件端毛利很低,软件端毛利较高。如果接下来小米整个软件业务在整体利润占比中继续提高的话,市场就会对其软件公司属性有更为清晰的认识。朱昂将小米类比为早期的苹果,市场最初也是认为苹果是一家硬件公司,但基于其IOS系统所推出的各项服务,苹果凭借占比最高的软件收入,将市值打破万亿瓶颈。

正如乔布斯所说,“虽然 iPod 很漂亮, 但它本质上是一个软件;Mac 也很漂亮,但它是 OS X 操作系统;另外,如果你仔细想一想 iPhone 是什么,它其实还是一个软件。所以苹果公司最大的秘密,也是人尽皆知的一个秘密就是,苹果在自己眼中就是一家软件公司。”

或许小米也是一样的思路。

责编:宁佳彦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