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3年招商引资3.6万亿元 贵州用产业链拼出招商地图

不靠海、不沿边,地处偏僻的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贵州正安县”却成为了“中国吉他制造之乡”。 2017年,正安吉他产量达到506万把,出口量接近国内总量的一半。

当前,各地招商引资竞争激烈,但地处西南内陆的贵州却异军突起,正安县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贵州省合同协议投资总额达到36473.96亿元,到位资金总额23288.94亿元,开工投产项目总数15711个。

在2018贵州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投资贸易洽谈会期间,第一财经记者专访了贵州省投资促进局局长马雷。在他看来,狠抓产业链分析和产业链招商是关键。

把产业链落到市县

贵州省遵义市正安县位于黔北武陵山区腹地。2013年,在广东打拼了10多年的正安人郑传玖回到家乡,创办了当地首家吉他企业。第二年,郑传玖在广东的合作伙伴也带着设备来到正安开厂。此后,随着正安吉他产业园的建成使用,越来越多的吉他制造上下游企业来到正安落户。

仅仅3年多的时间,正安就在国内吉他制造业中夺得了一席之地。2017年,正安吉他产量达到506万把,出口美国、巴西等全球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量接近国内总量的一半。

马雷表示,正安县地处偏僻,是一个与大的经济体都不挨着的农业县,如今却因为吉他产业而发展起来,带来了很多启发。吉他的制造有200多道工序,由此也形成了一整套吉他产业链。过去很多企业虽然进来了,发展却受制于配套产业链的不齐全,有的企业甚至倒闭了。

因此,贵州省也对招商形势进行了分析,对产业进行梳理后,在全省性的产业布局基础上,把产业链落到市县一级,也就是每个地市选择几条可以重点发展的产业链,再据此定向招商。

贵州还绘制了全省“三优+产业链”(优势资源、优惠政策、优选招商对象+产业链)招商作战地图,引导各地聚力在先进制造业、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大健康医药产业、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山地旅游业等五大产业上抓招商。

马雷表示,五大产业给贵州的招商引资圈定了大的范围,具体落地,还得要通过一个一个的“零件”组装起来,而产业链就是“零件”。

“过去的招商引资是见商就招、分散布局,而且很多是人情招商、关系招商,但这些都是机会性的,缺乏规律,我们要改变这种情况。”马雷说。

同时,产业链招商还能够最大程度地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对此,马雷用“零售”和“批发”来形容:“批发的价格自然更低,以前是一个个企业过来,而不是一串串进来,成本不消化掉,企业就站不住。”

“一链一策”错位发展

龙头企业在产业链中至关重要,他们能够在上下游里起决定性的作用,因而各地在招商引资中都会不约而同地瞄准龙头企业做文章,希望用龙头企业带来产业集群。因此,贵州也引进了吉利、华为、富士康、宝能等一大批龙头企业。但在马雷看来,先招揽核心配套企业,再以此吸引龙头企业也是一条可行的路径。

他以黔南州独山县发展轴承产业为例,轴承作为许多机器的零部件,是产业链的其中一环,经过5年的培育,独山轴承已逐渐发展成为贵州省乃至整个西南地区配套最齐全、规模最大的轴承产业基地。因此也进一步吸引了机器人、智能制造等相关企业来独山寻求合作。

此外,马雷认为,现在的招商形势与过去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只有普惠性的政策是不够的,要针对具体的产业链去制定优惠政策,尤其是针对产业链的关键环节或者薄弱环节。

马雷表示,这么做的好处是,一方面可以结合省里的布局,每个地市之间实现错位发展,避免同质竞争。另一方面,更专业化的政策能够更精准地优选招商对象,而且招来后也可以避免出现该支持的企业没有支持到的情况。

“我们的要求是‘一链一策’。现在各地的优势资源已经分析透,优惠政策我们也梳理了,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工作是‘建链、延链、补链、强链’,让我们的产业链更完整。”马雷说。

同时,将产业招商下沉到市县一级并不意味着省级层面就可以不作为,马雷强调,恰恰相反,省里承担了更重的任务——做大“朋友圈”,并将主导性作用贯穿到整个产业链招商的过程中。

比如,跟国内外的工商联、商协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并重点从对口帮扶省市突破。仅今年1~7月,贵州省就从上海、辽宁、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等6个对口帮扶省市引进了1156个项目,合同投资额3033.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7.5%、18.2%。全省上半年新增引资额有36%来自对口帮扶省市,广东、浙江、江苏投资额占其中85%。

“这也是我们在招商方式上一个很大的变化——从瞎子摸象到结网捕鱼。过去市县自己去招,比较盲目,招来的项目科技含量也相对较低。现在由省里主导,建立了资源库、项目库、目标对象库和政策库,做到有‘朋友圈’、有资源、有路径,还有科技的支撑,使得我们全省的招商引资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布局。”马雷说。

招商引资压力空前、难度空前

2016年8月,贵州获批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旨在为内陆地区在经济新常态下开放发展、贫困地区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生态地区实现生态与经济融合发展探索新路径、积累新经验。

马雷坦言,在我国经济从中高速增长转为高速增长,进而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情况下,整体的招商引资都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我们各地都非常卖力,但是压力空前、难度空前”。

马雷认为,越来越高的招商成本已经成为贵州招商引资的最大短板,也是经济实力相对较弱的中西部地区面临的共同难题。

“过去的企业可能给他一些土地的优惠就行,但现在远远不够,他会提出很多资金支持方面的条件,要求政府入股等等。比如前段时间我们谈一个芯片的项目,对方要求我们一星期之内入股30亿,经过反复的商量,我们拿不出这个钱,很好的一个项目,就只有放弃。”马雷说。

另一个企业考量的重要因素就是营商环境。为此,贵州把2018年确定为产业大招商突破年和优化营商环境集中整治年,将营商环境与产业招商并重。

去年,贵州省主动对标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指标体系,下辖的9个市州88个县开展自我评价,并以此为依据开展集中整治行动。除了定期对破坏营商环境的案例进行收集、公告、惩处,还面向社会选聘238名营商环境义务监督员,24小时受理企业和个人诉求。

马雷表示,营商环境做好了,就能把企业留下来,把在贵州投资兴业的成本优势转化为胜势。

目前,贵州的土地、电力、用水等价格普遍较低。大工业企业综合用电价格平均仅需0.44元/千瓦时,其中大型数据中心用电价格降至0.35元/千瓦时。贵州还对鼓励类产业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部分符合条件的企业还可依法享受“两免三减半”优惠。

“过去贵州是交通不便,所以生产的东西拉不出去或者拉出去成本很高,但现在随着我们路网交通设施的不断完善,这块成本已经大幅下降。下一步,我们还是要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加大对企业的承诺兑现。”马雷说。

责编:黄宾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