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海航创新3亿贷款违约,湖南信托一年三次“踩雷”

一笔3亿元的信托贷款违约,让一家上市公司与债务基本等额的市值,几乎一下灰飞烟灭。

9月13日一早,湖南信托披露重大事项公告称,由该公司发起成立的海航创新项目集合资金信托(下称“海航集合”),由于海航创新未能最迟在9月10日偿还全部3亿元的本金,海航旅游集团亦未履行担保义务,海航创新、海航旅游集团已构成实质违约。

现金流、资金紧张的海航创新,债务违约并不意外。根据公开数据,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经营现金、投资、筹资现金净流量合计为-3.5亿元,借款取得现金为0,偿还借款却超过2亿元,货币资金也比上年底大幅下降了46.74%,库存现金仅有8万余元,现金流处于只出不进的状态。

“如临大敌”的湖南信托,日子同样也不好过。可查信息显示,包括海航创新在内,湖南信托2018年已至少三次在违约事件中“踩雷”,借款方千山药机()(300216.SZ)、*ST凯迪(000939.SZ)均已深陷债务危机,前者的1.98亿元贷款在2018年2月违约;后者的借款虽未到期,但自5月开始,也已出现逾期。

只出不进的现金流

湖南信托公告称,按照约定,海航创新最迟应在9月10日,偿还全部海航集合全部本金。贷款到期前,该公司与海航创新进行多次电话沟通、现场面谈,对方均表示正落实还款金,但截止至公告发出,尚未收到款项;海航旅游集团亦未履行担保义务,已构成实质违约。

湖南信托还在公告中称,该公司目前已经委派专人前往现场催收,督促海航创新尽快还款,并拟立即启动司法程序,申请法院冻结海航创新、海航旅游集团的包括上市公司股权、不动产、银行账户等在内的相关资产。

13日午间,海航创新也公告称,该公司正在采取积极措施,与湖南信托进行协商,争取妥善解决上述逾期借款。

根据双方披露信息,海航集合成立于2016年9月8日,规模为3亿元,期限24个月,到期日为2018年9月8日,贷款年化利率为8.3%/年,募集时的预期收益率为6.5%~6.7%,资金用于向海航创新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由海航旅游集团提供担保。

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海航创新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为2.99亿元,由海航旅游集团担保,向湖南信托借入的款项,本金3亿元,扣除截至当期末未确认融资费用摊销余额86.6万元后,余额为2.991亿元。此前,湖南信托也两次公告,至2016年12月、2017年3月至12月,该公司均按季支付收益。

从半年报披露的情况来看,海航创新的财务不算太差。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为3.99亿元,还有其他应收款3.8亿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约1.11亿元,加上持有的待售资产1.33亿元,合计金额约为10.3亿元。

海航创新持有的上述资产,足可覆盖到期债务。数据显示,其主要负债中,除了上述信托贷款,短期、长期借款为0,但应缴税费、其他应付款余额,却分别达到1.13亿元、6.7亿元。仅货币资金、应收账款,便可基本偿还上述两项债务。

但该公司的现金流,却极为紧张,几乎处于只出不进的状态。根据半年报披露,2018年上半年,海航创新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1.53亿元,投资现金净流量为2284万元,筹资现金净流量约为-2.2亿元,合计现金流净额为-3.5亿元。

不过,海航创新虽然手持近4亿元货币资金,但其中可用的却不多。截至6月底,海航创新的货币资金中,长期定期存款2.5亿元,库存现金余额仅为8.2万元。同时,其融资渠道也明显收紧,今年上半年,其借款取得现金为0,仅归还借款就达2.45亿元,导致其货币资金比去年底大幅下降46.74%。

一年三次踩雷违约

在海航创新之前,湖南信托已经屡次在违约事件中“踩雷”。可查信息显示,包括此次在内,仅仅2018年以来,湖南信托至少已经3次在违约事件中踩雷。

湖南信托网站信息显示,2016年10月31日,该公司曾成立“千山药机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规模1.98亿元,期限19个月,为千山药机提供流动资金贷款,并由千山药机大股东、董事长刘祥华夫妇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2017年9月,湖南信托发起成立凯迪生态第一期流动资金贷款项目集合资金信托,原计划募集规模4000万元,担保方*ST凯迪大股东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期限25个月,预计年化收益率7%~7.3%,用于补充*ST凯迪流动性资金,截至当年9月29日,该信托募集资金2580万元。

随后,湖南信托又发起成立第二期信托计划,继续向*ST凯迪贷款。根据公告信息,该信托计划自2017年10月9日开始募集,规模亦为4000万元,期限25个月,用途、预期收益率均与第一期相同。截至2017年11月6日,共募集资金1720万元。

但上述两家公司,都在2018年出现违约。1月13日,千山药机公告称,1月5日,其股东刘祥华、邓铁山持有的5160万股、1185万股股份被深圳福田法院冻结,原因是刘祥华、邓铁山为一笔3000万元的贷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1月17日,千山药机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上述风险暴露后,湖南信托1月18日公告称,已于1月17日、18日分别向千山药机、刘祥华夫妻发函,要求对方提供书面的情况说明,并在10日内提供令其认可的新担保。但这些措施为时已晚,未能挽回其信托贷款风险的发生。

根据千山药机半年报披露,湖南信托已经就此事向长沙中级法院起诉,请求判决千山药机偿还借款本金1.98亿元,并支付借款利息118万元、违约金1980万元。半年报显示,该案已于7月4日开庭审理,但千山药机尚未收到判决文件,并且尚未执行。

湖南信托向*ST凯迪提供的信托贷款,同样发生风险,而且距离*ST凯迪债务危机的爆发,仅有半年多的时间。

5月7日,凯迪生态(*ST凯迪)中票“11凯迪MTN1”本息6.98亿元违约之后,*ST凯迪迅速陷入困境,债务危机急剧爆发。根据该公司9月4日披露,目前其逾期债务共计达39.6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06亿元,逾期债务占比已达37.28%。

湖南信托向*ST凯迪提供的贷款,目前虽然尚未到期,但也出现了逾期。9月4日公告显示,自5月6日起,*ST凯迪在湖南信托的贷款开始出现逾期,涉及金额63.99万元。9月5日,该公司再次公告,因资金周转困难,不能按期支付16凯迪01和16凯迪02两只债券的利息,且涉及金额为8.46亿元的16凯迪01也不能按期回售。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