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贸易争端案件量创16年新高,WTO总干事呼吁政治对话

今年才到9月而已,世贸组织(WTO)接受的贸易争端磋商申请已达到30起。

“这是自2002年来最多的一次,”WTO总干事阿泽维多(Roberto Azevêdo)近日在一次小型会议上确认,而且这样的案件量对已经满负荷运转的争端解决机制而言,压力更大了。

阿泽维多还特地指出两点,第一,有20多起案件都是因为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全世界各国施加的关税而起,包括在太阳能产品、洗衣机和钢铝产品方面的关税;第二,虽然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上诉机构激增的工作量是各方对WTO制度充满信心的一个积极信号,但是由于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屡屡受阻,WTO这一中枢机构越来越难以发挥作用了。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在8月27日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美国再次明确表态,不会批准一位上诉机构大法官的连任申请,也不同意开启新的法官甄选程序。这就意味着WTO争端解决机制下的上诉机构将从今年10月起仅剩下3名大法官办案。

此次阿泽维多还坦言,“目前看到的所有贸易紧张局势都无法通过技术机制来解决,既然全球贸易危机是政治性的,就需要政治解决方案,各国需要就就进行政治对话。”

贸易争端案件量激增

9个月就收到30起磋商申请是什么概念?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WTO以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WTO共受理了17起案件,2016年为16起,2015年和2014年分别为13起和14起。这意味着2018年截至8月底WTO收到的案件数量已经是以往的两倍左右。

阿泽维多指出,目前WTO收到的贸易争端案件数量创下了16年以来的新高,而且在过去6个月中,WTO监测到的新的贸易限制性措施数量几乎是之前同期时间的两倍。

“不管是否被称为贸易战,第一枪已经打响了。”阿泽维多表示,“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贸易摩擦持续升级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经济影响,主要影响就是对市场的干扰,并威胁到全球各国的就业和增长。”

“事实上,一些早期的影响已经显现。比如,投资决策延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阿泽维多补充道。

美联储公布的8月经济褐皮书则显示,大多数地区均对紧张的贸易局势和不确定性感到担忧,其中一些地区则指出,这些担忧促使一些企业缩减或推迟资本投资。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尽管争端案件增多,WTO的上诉机构却面临人手不足的局面。阿泽维多表示,目前对上诉机构新法官任命的阻挠是WTO的主要挑战之一,“虽然在近几个月,WTO做出了许多努力,但是离解决这一难题还十分遥远。”

“这使得WTO面临十分严重的系统性风险,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们所有领域的工作。各方必须携手解决这一僵局。”阿泽维多警告说,“WTO下属的争端解决机构(DSB)不仅是WTO重要的支柱之一,也是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基石,而且争端解决机制本身非常有效。”

目前在WTO所具有的三大功能中,谈判功能实际上停滞;政策审议,也就是撰写报告,仍在运行;目前WTO体系中最具有实质意义的就是争端解决机制。

WTO上诉机构常设7位法官,然而目前由于美方在程序方面的阻挠,上诉机构一直无法开启法官“纳新”工作,这导致上诉机构正式法官仅剩4人.即便如此,4人中的大法官斯旺森(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的任期即将在今年9月30日结束。若无法连任,WTO将面临中枢机构——上诉机构濒临瘫痪的局面。而截至8月,美国已经连续11个月阻挠WTO启动新法官任命的甄选程序。

此前WTO上诉机构现任主席巴提亚(Ujal Singh Bhatia)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曾坦言,上诉机构目前以一半的能力运作,缺乏适当的地域代表性可能会弱化上诉机构的合法性,而成员减少可能会导致上诉程序进一步延误。

这样的前景令人担忧:上诉机构中3名法官是该机构在理论上能够得以运行的最低标准。按照规定,上诉机构处理每个案件至少需要3名法官,而实际上由于贸易案件所发生的区域不时同法官的所在国存在敏感性关联,因此在实际案件中存在需要回避的情况。目前除斯旺森之外,剩下的三名上诉机构法官分别来自美国、中国和印度。

WTO改革需要政治解决途径

需要指出的是,WTO本身就上诉机构法官纳新一事进行的调节并不顺利,而且面对美方的阻拦多少有些无可奈何。

阿泽维多此次也指出,技术性制度和程序是无法解决贸易争端的,最终各国还需要就WTO进行政治对话。欣慰的是,各个国家及其领导人越来越多地参与到WTO改革的话题中,对此他深感鼓舞。

比如,今年7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共同声明中宣布的有关美欧对WTO改革的承诺和中欧双方所成立的WTO改革工作组。在美欧声明中,双方则宣布,就WTO改革问题“立即建立一个执行工作组”,成员将包括“最紧密的顾问”。

此前,中欧双方发表了《第二十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并在声明中指出,双方承诺就世贸组织改革开展合作,以迎接新挑战,并为此建立世贸组织改革副部级联合工作组。

中欧双方还表示,坚定致力于打造开放型世界经济,提高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抵制保护主义与单边主义,推动更加开放、平衡、包容和普惠的全球化。双方坚定支持以世贸组织为核心、以规则为基础、透明、非歧视、开放和包容的多边贸易体制并承诺遵守现行世贸规则。

阿泽维多还透露了在年底之前有关WTO改革的一些日程。10月,加拿大承诺举行部长级会议。此外,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将WTO改革问题列入二十国集团(G20)会议议程。11月法国有可能主办的一场针对WTO改革的会议。

据悉,马克龙此前提出,将在今年11月11日法国举行一战结束100年纪念日期间,召开欧美中日参加的WTO改革会议。随后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欧盟方面希望能够正式推进这一WTO改革议程。

(本报实习记者林然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编:潘寅茹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