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区块链十年:突破零和博弈

若从2008年中本聪发明比特币算起,区块链技术走进大众的视野已经10年。这个自诞生之日起就不断自我革新的物种,始终颠覆着社会的认知,也诞生过一个个造富神话。

与此同时,争议与讨论也伴随着区块链的成长,人们对这项新技术创新的看法依然大相径庭,莫衷一是。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有一些ICO,它们的机制、组织非常混乱,到最后演变成了一个‘零和博弈’。我们所说的区块链的目的,是使得世界变得更加开放、更加透明,而不是去消耗资源。”2018年9月11日,在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政府指导的2018上海区块链国际周-第四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谈道。

对此,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表示认同,他认为区块链整体上并不成熟,区块链技术规模化应用还处于研发和实验状态,需要更扎实的技术探索和制度研究。

“区块链业者需要聆听、思考、交流、讨论,更需要探索、实践、创新、变革。”李礼辉说。

进步与藩篱

李礼辉认为,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新技术的成功,需要满足4个基本要素:更高的效率、更低的成本、更具商业价值的经济规模和更被认可的可靠性与安全性。

在分布式、多中心、有中介的联盟链架构下,李礼辉认为区块链实体应用有两个方面值得重视:一是建立多纬度直接交互架构,在参与方多、高幅度性金融交易的场景中实现众多参与方之间零距离、零时差的交通,可以做到协同治理、精简流程、提高效率、节约成本;二是建立可信数据登记与证实平台。

前者有例如中国邮储银行的资产托管系统、微众银行的联合贷款管理及对账系统、平安的金融一账通等;后者则有中钞络谱区块链开放平台、蚂蚁区块链可信数据存证平台等。

而分布式、去中心、自组织的公有链架构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商业应用。

“有一批技术专家和创业者正在研发基于公有链架构的区块链技术应用,试图打造规模化公有链平台,形成点对点、去中心的分布式商业模式。有人把它称之为‘DAPP’(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分布式应用),DAPP的应用不需要太高的交易速度,但是足以形成集群效应。假如一个公有链有1亿个DAPP,每个DAPP能创造10亿美元的价值,这个公有链就有10亿美元的价值。” 李礼辉说。

尽管如此,李礼辉仍然认为区块链技术规模化的商用还需要突破一系列的技术与制度的瓶颈。比如,隐私保护、监督机制、智能合约技术、私钥保护技术等方面仍然需要探讨、考察以及进化。“规模化线上自组织的经济业态如何实现?数学算法能否成功地替代中心、中介、法律、执法者?算力优势会不会构成垄断妨碍公平?地下灰/黑色交易能否得到有效地管控?”

在比特大陆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吴忌寒看来,区块链的隐私性与安全性是存在矛盾的。“最早的UTXO(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未被花费的交易输出)模型和账户模型,在系统安全性方面有明显的优势,因为所有的数据都是记录在链上,所有人都可以对脚本的执行过程进行阅读观察,所以它的安全性非常强。但同时它的隐私性是不够的,因为所有的链上交易都可以被观察到。比如,有一些地下网络市场,他们用比特币作为结算货币,这些交易的流向容易被追踪。”

另一方面,区块链本身的技术中立性也带来了挑战。吴忌寒认为,区块链未来十年的发展,最为主要的应用还是在金融场景,这当中会有非常复杂的立法与监管的问题需要研究。“区块链技术的中立性是很难打破的,因为区块链是自由的,有一个受到监管的区块链,会有一个继续保持技术中立性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来替代管制区块链。立法者要基于中立的区块链去发展自己的监管技术。”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会上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区块链机制会面临四大挑战:矿工或验证者的操纵、隐私的保护、反Sybil攻击、共谋的可能性。

可以看到的是,区块链技术在带来更加透明数据的同时,也带来了公平、伦理、技术等多方面的制约因素,正因如此,区块链要真正实现大规模、大效率、高可靠性的商业化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用李礼辉的话说,通向未来的道路依然云遮雾罩、山高水远,重点是如何进一步突破区块链底层应用的关键技术,如何加快区块链技术标准化建设和区块链金融监管制度的建设,加快区块链技术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

呼唤国际标准

ISO TC/307主席Craig Dunn表示,如今的区块链正在慢慢被主流社会接受,越来越多的相关方都开始了解区块链、投资区块链、利用区块链,同时也有很多人持怀疑的态度,他们置疑区块链的潜力——这个时候就需要对发展赋予真正的含义,即国际标准。

“标准不是为了限制、阻碍创新,是为了刺激和鼓励创新,更重要的是为例降低创新的成本,特别是新技术创新的成本。”Craig说,“开发技术的人应该鼓励最佳实践标准和行为准则,一切的核心是社会的利益,这也是国际标准的意义所在。”

Craig以国际手机标准为例,正是由于该标准的出台,消费者可以在不同的国家用同一台手机,通信运营商可以节省大量投资并减少用户转化成本。而从3G、4G到5G,标准的制定也有利于快速部署技术。他说,“在环境中,技术的应用是不一致的,但是技术的标准仍然是非常有效的,这就体现出技术标准以及创新的有效性。”

据介绍,在国际标准委员会中,有165个会员国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过程,有50个国家(包括中国)参与区块链标准的制定过程。而技术委员会TC 307存在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满足区块链领域标准化不断增长的需求,以提供国际共识方式来提升该技术的安全性、隐私性、可扩展性、互操作性,鼓励这一技术的广泛普及。

对此,Craig谈到,标准可以由政府、中央监管机构来制定,可以通过共识来制定,也可以通过事实来制定,这三种类型的标准制定都各有优劣。

“有些人会说现在区块链领域制定标准还为时过早,因为这项技术还不成熟。过早的制定标准会有风险,没有办法适应未来的发展——分布式区块技术确实存在这样的风险;如果让市场所形成的事实标准来决定的话,并不是非常公平,而是由公司、机构来指导制定的,并且不一定永远都是最佳标准。”基于此,Craig认为基于共识的制定方法是区块链国际标准制定的最优解。

责编:刘佳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