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中欧班列带动沿线贸易升温 未来或将是内需拉动型

经过近8年的发展,中欧班列开行数量突破10000列,带动通道沿线贸易逐渐升温。

9月6日, 中欧班列(成都)第100列木材定制专列货柜运抵成都青白江国际木材交易中心;同时,中欧班列(成都)国际木材集散中心在此揭牌,标志着成都国际铁路港依托中欧班列国际物流通道开创的“蓉欧枢纽+园区”合作模式落地。

这是中欧班列寻突破的一个方向。专家认为,经过快速发展的中欧班列,应该从外需拉动型转向内需拉动的模式,未来的导向应该是基于贸易便利化的发展模式,以新增的国际商品贸易的中转分拨为主攻方向,以建立贸易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和贸易分销渠道为竞争能力的分水岭。

中欧班列带动沿线贸易

木材商人魏巍此前一直在黑龙江省绥芬河做木材运输生意,今年3月,他将重心转移到成都,成立了成都宏鹏强国际贸易公司,主要依托其在俄罗斯的多个木材加工厂在成都设立辐射西南地区的木材交易园区。

这一变化的契机在于今年3月中欧班列(成都)开始启动木材定制化班列。此前成都市场采购的进口木材主要通过海运至沿海港口再运至内地,存在运输周期长、采购成本和物流成本高,木材品质和品类不够丰富等问题。

魏巍向第一财经表示,成都木材市场规模一年有200万立方米,是全国第二大木材市场。现在通过中欧班列,可以从俄罗斯直接运到成都,节省时间和成本,现在1立方米降低了300元,整个成本较原来减少20%左右。

四川的建筑业和家具业比较发达,对木材尤其是进口木材的需求量很大。青白江木材交易中心现有入驻320余家木材贸易企业。该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预计今年该木材市场的交易量达到180万立方米,交易额达到30多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40%左右。明年木材及木制品交易额预计将达到40多亿元。

随着俄罗斯木材通过中欧班列(成都)进入市场,也让交易中心的辐射面除了云、贵、川以外,还多了宁夏、甘肃、内蒙古、西藏等地。魏巍表示,在成都建设园区将辐射整个大西南地区以及广州市场。8月其公司单独就已经进口4列中欧班列,10月将至少在20列的运量。

而像他这样的商人越来越多。截至9月6日,中欧班列(成都)木材定制班列累计开行100列,累计实现外贸额1.2亿人民币。目前,中欧班列(成都)木材班列开通满洲里、二连浩特、阿拉山口和绥芬河等四个木材口岸通道。

成都木材贸易市场变化得益于中欧班列的快速发展。今年6月28日,中欧班列(成都)累计开行达2000列。不仅木材,如今成都铁路口岸已先后获汽车整车进口口岸、肉类进口指定口岸、粮食进境指定口岸。意味着以后通过中欧班列(成都)引进的产品将越来越丰富。

中欧班列自2011年开行至今,开行数量大幅增长。其中,2018年上半年中欧班列开行数量同比增长100%,返程班列比例稳步提升,已占去程班列69%。同时,在开行范围上,中欧班列逐步实现了由国内48个城市开行,到达欧洲14个国家、40余个城市。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联运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李牧原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班列的发展使得亚欧大陆桥从交通通道变成了物流通道,其常态化稳定运行,吸引企业到沿线去布局物流市场和生产基地等,带动了经济走廊的形成。

未来将是内需拉动型

“5年前,青白江还主要是重化工产业,中欧班列运输的货物中没有多少是青白江的货,但是现在青白江主要围绕铁路港发展临港产业,发展进出口贸易。目前,中欧班列运送的货物,本地已经达到60%,青白江就有10%。”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公司副总经理张倞表示,中欧班列带来了当地的产业转型。

在9月6日揭牌仪式上,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阿坝州岷江造林局签订“中欧班列(木材定制班列)战略框架合作协议”,双方就发挥中欧班列(成都)国际物流通道优势,围绕青白江政府产业发展规划,大力发展木材相关临港产业,共同建设全国最大的中欧班列木材集散中心明确了具体合作事项。

“蓉欧枢纽+园区”合作模式就是中欧班列(成都)同园区运营方合作,共同搭建的物流、贸易、金融一体化服务平台,针对园区发展提供定制化服务,构建中欧班列融入本地贸易产业发展新模式。下一步,“蓉欧枢纽+园区”合作模式还将进一步复制推广至市内和省内各大区县相关贸易、产业园区。

8月26日,X8044次中欧班列从德国汉堡顺利到达武汉吴家山铁路集装箱中心站,这标志着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达到10000列。

李牧原在其《写在中欧班列过万列之际》认为,如果说,第一阶段导向是基于各地出口加工投资需求开通的物流通道,是外需拉动型的发展模式;那么,未来的导向就应该是基于贸易便利化的发展模式,以新增的国际商品贸易的中转分拨为主攻方向,以建立贸易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和贸易分销渠道为竞争能力的分水岭,这是内需拉动型的发展模式。

实际上,现在各地有意识的开始回程货源的组织,现在排名靠前的班列公司陆续在国外建立了揽货公司。李牧原认为,中欧班列是加深沿线贸易和形成产业集聚的重要支撑,目的是带动通道沿线经济发展和产业供应链的再布局,实现中欧间贸易的互补与平衡。

她认为,通过“通道干线+境内外网络”、“多式联运枢纽+商贸集散”、“物流服务+国际金融”、“内陆口岸+新型贸易区”四个方面建设,建立沿途和两端的国际贸易分拨、集散、加工、结算的新型物流中心,构筑由通道平台通过枢纽、干线、一体化的装备体系整合服务于国际供应链的物流体系。同时,依托主通道的支线网络建设,拉近和完善中国与中亚五国以及欧洲之间贸易联系。

对于中欧班列未来发展,李牧原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欧班列已经形成了一股强劲的推动力,推动着新的国际经济走廊的建立,将形成中西部地区未来开放的新格局,带动中国未来四分之三的发展潜能。这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和初心,中欧班列发展要不忘初心,紧扣新增贸易这一主题。

责编:汪时锋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