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监管“搭台”,银企面对面:三方再议民营小微融资难题

“全国工商联主席、人民银行行长都到场,各家商业银行、企业几乎都是一把手参会……”近日,一场持续了将近4小时的会议,成为民营和小微企业圈子里讨论最热烈的话题,会议的内容还是围绕着解决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

9月4日,人民银行和全国工商联联合召开民营企业和小微金融服务座谈会。和以往单方面的沟通不同,这一次的会议上聚集了工、农、中、建、交等14家商业银行主要负责人和29家民营企业及小微企业高管。

“这次采取银企面对面交流的方式,就是要搭建银企对接的桥梁,形成长效沟通机制。”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会上称。

“因为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这个问题,金融机构和企业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这次开会相当于监管搭台,把商业银行、企业各方聚在一起面对面交流,企业可以吐槽,商业银行直接回应,现场气氛非常热烈。”一位参加上述会议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达他的参会感受。

根据财政部最新消息,将自2018年9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金融机构向小型企业、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发放小额贷款取得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这是自单户授信额度500万元免征上限的进一步放宽。据测算,这样做,一年可以免征增值税大约280亿元。

小微企业再吐融资难苦水

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一直以来都是金融和经济领域的一个焦点。近阶段,不管是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是监管机构、金融机构等各个层面的相关会议接连不断,而此次研讨会不论从规格还是形式都格外与众不同。

“首先,从参会的人员来看,此次会议的规格不可谓不高,足见国家层面对小微企业融资问题的重视程度。”参会者如此表示。

据了解,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出席会议并讲话。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徐乐江主持会议,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出席会议并作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政策解读,人民银行副行长朱鹤新、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黄荣出席会议。

各家商业银行也几乎都是一把手参会,包括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农业银行董事长周慕冰、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交通银行行长任德奇等悉数到场。

此次发言的企业共有10家,上述参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涉及的行业、地区、规模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企业高管们提出的问题很犀利,表达的诉求也很直接。”

根据央行网站消息,大连大友高技术陶瓷公司、贵州好一多乳业公司、北京东方园林环境公司等10家企业介绍了企业生产经营和融资情况。

企业普遍表示,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环保要求趋严和强监管、去杠杆等政策影响,小微企业融资在贷款规模、审批效率、抵押担保要求等方面存在问题,民营企业在信用债发行、股权质押、PPP项目融资、大企业应付款回收等方面存在困难。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潘功胜在会上透露了一组数据,2018年7月,大型企业贷款不良率为1.19%,而小微企业的贷款不良率为3.39%,其中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不良率达到6.46%。这意味着什么?按照目前商业银行的资金成本大概是2.3%,运营成本2%左右,还不包括担保、抵押、评估等环节,小微企业真正拿到这笔钱的成本可想而知。粗略算来,单户授信500万元以下的企业,融资成本至少要在10%左右。

91科技集团董事长许泽玮在会上发言称,今年以来,中小企业融资贷款格外艰难,还不是所谓“融资难、融资贵”,而是很多中小企业根本贷不到钱。

许泽玮列举了一组数据,以北京为例,中小企业在银行申请抵押贷成本从往年贷款基准利率上浮20%到30%,增加到了上浮40%到50%,年化利率从6%上浮到 7%,申请抵押贷的附加成本也从往年贷款额的1.2%上涨至2.7%;审批周期从30天增加至60天。有抵押的民间融资成本上浮40%到50%,年化利率从12%上浮至18%。过桥资金成本则从往年24%上浮至36%。而在一些二线城市,中小企业融资成本较一线城市还要再多50%。

融资难企业也要反思自身经营问题

会上,工商银行、民生银行和台州银行回应了企业诉求,介绍了各自银行支持小微企业的措施和产品,他们表示将深入解剖参会企业的融资症结,通过加强内部考核激励、强化金融科技运用等方式,改善金融服务。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则回答了参会企业对发行债务融资工具政策的疑问。

高云龙在会上表示,金融机构在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在当前经济环境更为复杂多变的情况下,希望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支持,做好金融服务工作。民营企业要坚定发展信心,转变发展思路,提升发展能力。同时各级政府要用改革的思维完善各项体制机制,从根本上建立健全信用体系、担保体系,着力优化融资环境。

上述参会人士还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在会上,监管机构人士也提出了,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不能一味的指责融资环境和金融机构,企业也应从自身找问题。实际上,今年以来不少民营企业在融资方面出了问题,监管部门几乎对每一个案例都会进行分析,很多小企业还是自身的运营出了问题,比如盲目扩张、高杠杆经营、过于多元化经营等。

潘功胜在会上表示:“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应树立正确的经营理念,审慎开展经营。”

潘功胜称,对于高杠杆过度膨胀型企业集团,应尽快补充资本、坐实资本、纠正虚假出资、降低过度借贷,以实质性改善债务股本比例关系。在不能及时补充资本的情况下,应选择转让一部分资产、业务,通过“瘦身”来改善自身财务状况。这种降杠杆应是不可避免的、正当的自身治理和经营选择。

他称,人民银行将会同其他有关部门,营造良好的环境,加强监管,将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和金融机构相向而行,共同营造一个金融和市场共赢的和谐局面。

再出优惠政策

最近一年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的对策不断推出。6月2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将小微企业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提至500万元。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这一上限将进一步上提至1000万元,并于今年9月1日开始实施。据相关部门测算,按照年度来算,一年可以免征增值税大概280亿元。

不久前,人民银行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下称《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了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

货币政策方面,人民银行先后在去年9月、今年4月、7月进行定向降准;再贷款方面,增加支小支农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共1500亿元,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0.5个百分点。

《意见》还提到了,完善小微企业金融债券发行管理,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小微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在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创新多种融资工具后,银行间市场共有800多家民营企业发行金额超过2.8万亿元。

《意见》还将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MLF)的合格抵押品范围。改进宏观审慎评估体系,增加小微企业贷款考核权重。

另一方面,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也不断加大对金融机构的市场监管和指引,加强商业银行内部的政策传导。

今年3月末,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由中央财政发起、联合有意愿的金融机构共同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首期募资不低于600亿元,采取股权投资、再担保等形式支持各省(区、市)开展融资担保业务,带动各方资金扶持小微企业、“三农”和创业创新。基金按照“政府支持、市场运作、保本微利、管控风险”的原则,以市场化方式决策、经营。据了解,近期这一担保基金已经在北京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高达661亿元。

易纲在会议上强调,金融部门始终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对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在贷款政策、发债政策等金融政策上都一视同仁。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作用,通过市场竞争为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提供更优质的金融服务。采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监管政策等“几家抬”的办法,激发金融机构的积极性,畅通政策传导机制,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同时,要准确把握小微企业平均生命周期短、首次贷款难、风险溢价高的客观规律,构建服务小微企业的商业可持续模式,加强风险防控。

责编:林洁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