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乐视网与乐融致新未来或分道扬镳丨如数家珍

也许乐视网在低谷已经太久,因此当它发布2018年上半年亏损11亿元、亏损额超过营业总收入、净资产为-4.77亿元的半年报业绩时,当天上午的股价居然上扬,并一度逼近涨停。可能人们相信“否极泰来”,但是不排除有时只会是一厢情愿。

如果贾跃亭继续赖账,乐视网与乐融致新未来或将分道扬镳。乐视网可能会失去核心子公司乐融致新的控股权,从而营业收入、净利润进一步减少,如果全年净资产继续为负,则存在退市风险。

最近,贾跃亭二次创业的FF(法拉第未来)电动汽车项目获得恒大集团投资,引发贾跃亭会否尽快偿还乐视网上市公司欠款的猜想。贾跃亭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也是乐视系多项债务的担保责任人,但他的持股基本已被司法冻结。

乐视网已明确澄清:无法确认法拉第未来的资金来源与公司关联方应收款或贾跃亭未履约的相关承诺借款是否存在直接或间接关系。说白了,就是FF引入了恒大的资金,并不意味着贾跃亭就有钱还给上市公司乐视网,或者就愿意还钱了。

目前,乐视网与贾跃亭旗下乐视控股等关联方,已经确认了67亿左右的债务。而从已公布的进展看,一是乐融致新收购乐视金融,以债权换股权,其中13.7亿元用于抵消关联方对乐视网的债务;二是把易到相关方债务1.7亿元转让给乐视网;三是以乐视网未来应付5.5亿元租金相抵;此外,乐视控股拟拍卖其持有的乐融致新股权,来偿还对乐融致新的欠款。

从上述进展看,首先是关联方约21亿的债务解决方案,离覆盖67亿的债务还差得很远;其次目前已提出的部分解决方案,一些项目转变为现金还有不确定性,乐视网上市公司短期内并未因债务解决而获得直接的资金流入。截止目前,乐视网仍未与关联方形成“全面有效”的债务解决方案。

所以,乐视网还是缺钱,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5亿元,谈何重振。

再说了,目前掌握乐视网管理权的二股东融创(天津嘉睿的实际控制人),如果把乐视网搞好了,最大的受益人仍然是乐视网的大股东贾跃亭(乐视控股的实际控制人)。融创集团的老板孙宏斌现在已经变聪明了,去年投入了150亿到乐视网、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救援”,没想到贾跃亭对上市公司67亿的欠款至今没还。你都不负责任,我还帮你兜底吗?干脆大家都不玩了。

乐视网已经越来越接近“退市”的通道。其在2018年半年报中已经再次重申三大风险:净资产为负的退市风险、失去核心子公司乐融致新控股权的风险、承担违规担保责任的风险。

孙宏斌不会愿意看到150亿的投资全部打水漂。乐融品牌今年上半年创立,很明显是他的“后手”。

今年,负责乐视彩电业务的乐视致新完成新一轮融资,引入腾讯、京东、苏宁、TCL等战略投资者,融资27亿元左右,乐视致新也改名为乐融致新。前不久,乐融致新推出新品牌“乐融”。而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现在另一个抬头是乐融集团CEO。

眼看着乐视网的“船”就要沉的样子,为什么腾讯、京东、苏宁、TCL等互联网和制造业巨头们还要投资乐融致新?答案很简单:押宝智能家居的未来。

虽然国内彩电市场上半年销售额是下滑的,但是房地产未来精装修的趋势是确定的,所以直接对口房地产商、提供智能家居整套解决方案,是彩电业的重要突破口之一。而乐融致新、乐融品牌背后的支持者是融创集团。可以预想,不管国内彩电市场如何起伏,融创集团旗下房地产和文旅城项目的智能家居、智能社区、智能商业解决方案,是明摆着的现实需求。为什么不投点小钱,分点市场?

在激活智能电视大屏价值方面,贾跃亭“卖内容、送电视”的路走砸了。但是,智能大屏的真正春天才刚刚开始。《2018年度OTT行业发展趋势分析报告》显示,随着智能电视和智能盒子激活数量上涨,数字电视缴费用户下滑,OTT用户激活数量将在2019年超越数字电视缴费用户数量。2017年国内OTT广告收入26亿元,同比增长147%,OTT大屏媒体价值正在迅速放大。所以,互联网电视阵营在经历阵痛之后,纷纷重新出发,乐融致新推出“乐融”品牌,微鲸做投影的细分市场。

前面还是有好日子,但是贾跃亭拖欠乐视网如此巨额的应收账款,孙宏斌不想跟他玩了。目前,乐视网已将乐融致新注册资本总数的34.9398%质押给天津嘉睿和融创集团。接下来,就看贾跃亭的态度了,他还钱给上市公司,则乐融致新与乐视网捆绑发展;如果不还债,乐融致新就会“单飞”。

编辑: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