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国漫大时代:激活文化产业链,寻路国际化

随着多年的发展,国漫的受众基数已超过日漫和美漫,且仍在以高速增长,国漫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大时代。

在近日举行的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下称“CCG EXPO”)上,展出内容中,国漫占比高达70%。从多年前美漫、日漫称霸全场,到近年来国漫开始撑起了半边天,CCG EXPO的变化反映出国漫热度迎来期待已久的上扬线。

比起国漫刚起步阶段,常常被批故事情节、人物形象过度,徒有霜华无霜质等问题,今年亮相CCG EXPO的国漫则是呈现出新景象,从作品、业者到观众都已日渐成熟,并且不断给整个文化产业输出热门IP,激活整个文化产业链,同时,动漫出海,探寻出一条国际化发展道路也成为动漫产业的新景象。

国漫迎来大时代

7月5日至9日,CCG EXPO召开,七月高温并没有阻止动漫游戏企业的参与热情。5.5万平方米的展会面积吸引了350余家海内外优秀展商参展,涵盖动画游戏相关的制作、出版发行、授权、设计、制造、音乐、演艺等产业链各个环节,以及旅游、服务、快消品等延伸领域。

如果说去年国漫内容与海外动漫内容旗鼓相当的话,今年展会上的国漫内容成为绝对的主角,内容占比高达七成。2018全国动漫会展调研结果显示,期待在会展中看到中国原创动漫作品的观众比例已达到将近70%。可见,对国漫来说,无论是内容产出还是受众人群均已达到很高比例,超过了日漫和美漫。

2017年网易、爱奇艺等发布的动漫产业大数据显示,中国互联网漫画用户9725万,国漫比日漫更受95后、00后欢迎。点击破亿作品国产原创漫画占比90%以上,人气榜前列也多数都是国产漫画。

艾瑞数据显示,2016年核心动漫用户规模将近8000万人,而整体动漫用户规模达到2.7亿人。而根据腾讯动漫品牌总监刘星伦提供的数据,2017年底,动漫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3.3亿,越来越接近网络文学3.7亿的用户规模。在用户规模大幅提升的同时,漫画用户的阅读行为也随之改变,总体呈现出移动化、多元化的趋势,且年轻女性的用户增长极为明显。

爱奇艺漫画频道主编邹凯指出:“未来,核心动漫用户将继续稳定增长,随着动漫IP化运营日益显著,动画电影不断渗透,整体动漫用户的规模也将不断增大。”

国漫的快速发展在一些核心城市体现得尤为明显。《2017上海动漫产业年度报告》指出,上海动漫产业的发展主要呈现以下特点:一是动画产量和质量的同步提升;二是新媒体动画展现了蓬勃的生命力;三是红色题材与传统文化题材动漫作品百花齐放。

腾讯视频动漫运营中心主编徐慧宇在展会论坛上表示:“目前国漫的受众基数已远超日漫和美漫。国漫的受众更加年轻且基数大,一旦形成了圈层文化,有可能去冲击像电视剧、综艺这样主流的娱乐品类。”

激活文化产业链

动漫产业正在不断影响着影视、游戏等多个娱乐产业,进而激活了整个文化产业链。

如同美国漫威一样,当动漫作品产生了足够大的影响力,就可以去涉足游戏、影视、演出等多个产业,成为重要的IP来源,同时也与文化产业多个产业联动。

国内的动漫也正在发生着类似的情况,作为文化产业中规模较大的游戏行业觉察到这一趋势,最主要的体现就是游戏与动漫的人群正在不断加速重叠。易观千帆发布的数据显示,动漫用户中,以女性用户居多,大约占63%,且大多动漫用户年龄在24岁以下,年轻群体为主。这跟游戏人群的发展趋势非常类似,目前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爱上游戏,也让女性向、二次元游戏开始爆发,出现了《旅行青蛙》、《恋与制作人》等一批女性向的爆款游戏。三七互娱副总裁黄小娴指出:“女性玩家在游戏中的占比正在快速上升,2017年年中女性玩家占比43.3%,到年底占比已增长到47.6%,中国移动手机端玩家如果说有5.5亿,也就是说半年间中国已增加2200万女性玩家了。且女性玩家有很高的忠诚度及付费意愿。目前女性玩家57%愿意为游戏去付费,这个数字还会有很大的增长,这些女性玩家更多愿意在提升游戏的实力和皮肤装扮装备上面去付费。”

这对游戏行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新的人群红利正在产生,虽然腾讯、网易两大游戏巨头通过重型游戏占据了游戏行业半壁江山,但女性等年轻游戏用户群体的崛起则给游戏行业带来新的机遇,这部分人群恰恰与动漫人群高度重合。鉴于此,游戏产业正在积极与动漫产业结合,推出漫游联动。

盛大游戏副总裁谭雁峰在论坛上表示,二次元市场正在成为游戏产业的新赛道,带来新的发展红利。“二次元这两年也非常热,我个人判断,二次元文化已彻底主流化了,且已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70后、80后获取的信息主要方式是通过书本,但90后、00后获取信息的方式很多时候是来自于网络,会有一些漫画、图书等图形化的东西更能打动这些人群,在90后、00后的成长过程中,他们有充分的机会去接触动漫产品,动漫产品表现力比纯文字表现力更丰富,更容易俘获年轻人的心,他们自然而然就成为这些人的粉丝。二次元的市场前景是巨大的,是有它逻辑依据的,2018年二次元产业市场规模大约200亿,未来五年很可能超过1000亿。”谭雁峰表示。

二次元产业中动漫产业的火爆会带动二次元游戏热度的提升,也将推动二次元游戏的风靡,漫游联动正在日益成为众多游戏公司重点布局的方面。

谭雁峰表示:“二次元将成为盛大游戏最重要的一块产品布局,除了自己原创IP打造,以及自己产品自衍以外,我们也会利用自己的IP优势、资金优势,以及一些定制化的发行优势、品牌优势,跟二次元团队一起合作开发,后面也会陆续公布一系列二次元产品和项目,包括投资的项目。”

网易游戏市场副总裁吴鑫鑫指出:“今年上半年我们就针对《阴阳师》游戏的用户,即热衷二次元泛二次元人群,连续推出了漫画、音乐剧《阴阳师》、《平安物语》等内容,这些内容它受欢迎程度远超我的预期,动画片《平安物语》仅在B站上就获得1200万播放量和高达9.7分的好评,追剧人数将近100万。”

此外,随着动漫产业的发展,动漫相关的线下演出也日渐频繁,演艺产业成了动漫游戏产业内给予期待的新的成长领域。作为动漫产业跨界落地的一种形态,演艺演出成为实体经济产业中逐渐受到重视的新领域,吸引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对其抱以关注、展望。但也因为对这一新领域的陌生与不了解,更多的人在看到了挫折与失败的案例后,选择了观望。不过,随着动漫以及演艺产业的发展,中国也有望出现诸如《狮子王》这样的动漫向演艺行业输出的案例。

对于如何将动漫作品改编成影视、演艺等文化作品,翻翻动漫总裁沈浩指出:“动漫改编要遵循好的故事架构,只有让观众接受并且觉得有趣的故事,才是好的作品。”

开拓国际市场

从连环画到条漫,从黑白漫画到彩色漫画,漫画凭借丰富多样的呈现方式和便于理解的叙事手法,已成为超越动画、游戏,逐渐跨越文化隔阂,受到全世界年轻读者的欢迎。

漫画的国际之路也早已不是一个青涩的概念。在去年的CCG商务大会现场,漫威与网易漫画宣布联手,着手打造漫威宇宙里的“中国英雄”;又如日本角川在中国设立“天闻角川”,推动漫画在中日两国的零时差连载;美漫大师Billy Tan扎根中国,立志创作真正属于中国自己的漫画英雄宇宙……

然而,如何通过国际合作,跨越不同文化壁垒,碰撞出新的火花,从推动文化创意的孵化和跨国落地,创造出新的合作空间,实现国际动漫文化产业的共同发展成为了一个新的课题。

提到动漫出海、全球化最成功的要数漫威了。对于漫威动漫为何能够风靡全球,漫威漫画总编司马博(C.B. Cebulski)表示:“以超级英雄漫画起家的漫威已成为一家全球性的大公司,很多人都想复制它的成功,但我总是这样跟人说,你不要去看宏观的大图片,你要去看漫威是怎么起家的,要从小处开始着手才能起家!无论是钢铁侠、美国队长或蜘蛛侠。我们是从小的地方着手,不会一开始就走很大的一步,我们会从人物个性、性格这些小的细节开始塑造,我们要让这些超级英雄在超能力背后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事实上,这些年中国动漫已经在海外不断产生影响力。曾将中国漫画家夏达的作品《子不语》成功引入法国的法国Urban China编辑艾蒂安·克莱帕尔认为:“如今,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漫画在海外取得成功,例如《三毛》2015年在法国出版,在欧洲最大的漫画节上获奖,我们也看到布鲁塞尔的漫画博物馆现在正举行一个有关中国漫画家的展览。我们看到有一些中国的漫画作品逐渐被法国的读者所接受,同时法国的媒体也在关注这些作品。作为一家出版社,我们希望中国的漫画在法国的市场份额可以扩大,但需要注意几点,首先我们要出一些比较有影响力的漫画作品;其次,我们需要寻找到一些习惯读漫画的法国读者,给他们介绍亚洲不同的风貌,不同的故事,帮助他们了解中国文化并对中国文化感兴趣;最后,我们会跟中国的漫画家合作创作一些原创作品。”

海外出版机构的经验可以借鉴,中国动漫公司也正在摸索出一些出海经验。

凭借《斗罗大陆》实现实体漫画销售4000万册,并成功打入加拿大市场的风炫动漫的董事长、总经理闫华指出,从内容版权角度来说,中国动漫内容出海需要注意以下几点,首先要做的是要熟悉不同地域的政策法规,然后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其次,要保障自己的收益,不要轻易地把版权输出出去;最后,版权输出不能做“一次性”买卖,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内容有持续的创作。具体操作上,闫华建议多走出去,多参加国外动漫展会,这可以帮助企业了解海外的法律法规,与同行交流出海经验。

“通过在里昂的国际漫画节,我们与欧洲及其他地区的出版商、漫画家、小说家建立了联系,也了解了一些版权引进与输出的相关细节,这十分重要。”闫华表示。

版权保护要跟上

随着动漫产业的快速发展,动漫行业的版权纠纷也不断出现。例如央视根据刘泽岱创作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围裙妈妈”3个人物形象作品创作了1995年的动画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2013年又推出《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随后大头儿子公司起诉央视的2013年动画片侵权。又例如,美影厂出品了木偶片《阿凡提的故事》,“阿凡提”美术形象的设计者为曲建方。2013年美影厂将曲建方与电子出版社告上法庭,认为电子出版社出版、曲建方绘制的两本书侵犯其著作权,索赔20万元。

一系列动漫产业的法律纠纷也敲响了警钟,即在动漫创作过程中,一定要规避法律风险,约定好版权归属。

君和律师事务所黄荣楠表示:“动漫作品,不论是漫画还是动画片,一般来说有这三个法律上的界定:第一,委托作品,一个公司委托作者去创作一个作品,一定要在委托作品合同里面约定权利归谁,如果不写的话,则著作权归动漫作者,而不是那家委托出了钱的公司。第二,演绎作品,原先已有一个作品了,我们在这个作品基础上改编形成了一个新的作品,法律上怎么规定?改编成新的作品一定要获得原作者的同意,并且你在使用演绎作品时不能侵犯原作者的权利。第三,合作作品,原来没有这个作品,公司和个人合作共同创作了一个动漫形象,这个作品我们称之为合作作品,各方都享有该作品的著作权。”

国外也出现过各种版权纠纷,主要集中在著作权归属上。

对于动漫作品著作权保护的要点,黄荣楠表示:“相关制片方要与动漫作者之间签订著作权归属的合同;在授权使用时,要注意授权链的完整性;避免对于原作品、演绎作品、合作作品相关权利方的侵犯。”

随着消费升级,动漫市场正不断扩容,拥有强大能量的动漫产业也在不断助力整个文化产业发展,实现新的跨越。在二次元文化潮流中,无论是美国的漫威还是日本的集英社,都建立起成熟的商业模式,为IP孵化提供了重要土壤。而立足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立足新文创生态的中国动漫,正在逐步探索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

编辑:彭海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