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扬中市“大换水”治理黑臭水体 威胁长江水生态安全

江苏扬中“大换水”治理黑臭水体 威胁长江水生态安全

不知从何时开始,四面环江、水系发达的江苏省扬中市,走上了一条治理黑臭水体的“捷径”:引长江水置换城市污水,再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长江。

在扬中市的公开资料中,这种做法被称为“河道换水”“生态补水”。相比其他地方的黑臭水体治理,这个做法“操作最简单、花钱最少、见效最快”。

8月15日至17日,第一财经记者在扬中市明查暗访时了解到,多个排涝站、泵站承担着引(长江水)排(排放污水)的功能,且置换量大、频率高。

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所谓的“河道换水”“生态补水”只能是稀释或转移污染物,不能从根本上降低污染物总量。而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长江,更是威胁长江水生态安全。“这不是长久之计。”

扬中市引长江水置换城市污水的事已引起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的高度重视,相关负责人获悉第一财经的调查情况后,明确要求记者做好现场取证。生态环境部一位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扬中市主要靠引长江水冲污,这是表面整改的一种类型。雨污水分流、污水处理能力建设滞后,确实存在问题。”

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是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今年污染防治攻坚战七场标志性重大战役之一。在2018年全国生态环境宣传工作会议上,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部长李干杰表示,“要主动曝光损害群众健康和影响高质量发展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主动客观曝光生态环境问题也是正面宣传。”

家乡的小河会总在“变脸”?

在江南一带,扬中的知名度并不高。它其实只是长江中的一个江心洲。从空中鸟瞰,扬中似长江上的一叶扁舟。扬中也有“河豚之乡”“江中明珠”的别称。

扬中市城市景观。摄影/章轲

8月16日16时许,扬中市新联泵站正在往长江排水。摄影/章轲

前不久,在外地的一位人士回扬中老家探亲,竟然发现自家门前多了一条河。“旁边鲜花盛开,十分美丽,可仔细一看,鲜花引来的不是蜜蜂,而是嗡嗡作响的苍蝇。空气中闻到的不是阵阵花香,却是持续不断的恶臭。”

“来到河边一看,才发现这一切的源头。原来是河中的水变黑发臭了。向路边的行人,才知道这是一条新开的河,两边的景观也才刚刚做好。可为什么水是臭的,没人能够回答。”这位人士随后了解到,在扬中,像这样的黑臭河还有很多条,明珠湾、丰收河、绿柳河、新扬河、张家桥港、扬子河、建中河等等,都是如此。

更让这位人士感到诧异的是,这些黑臭河并不是每天都黑臭。隔三岔五地臭了、黑了,又隔三岔五地混了、清了,如川剧中的“变脸”。

据《扬中全市水系规划》介绍,扬中市河网众多。其中,县级骨干河道有27条、乡级河道有144条、村庄河塘有1877条,加上人工水体、公园水面,扬中市的总水面面积约21.21平方公里,水面率约9.51%。该规划称,“水体污染较严重”是这些河道普遍存在的五大问题之一。

扬中市由于投入严重不足,污水收集管网、污水处理厂建设滞后,且没能做到雨污分流,生活、工业污水大部分直排河道。解决办法只有加大换水频次,将未经处理的不达标的污水直接排入长江。

由于是长江的泥沙冲积岛,多年来,扬中的排涝问题十分突出。第一财经记者在当地采访时看到,不管是岛内,还是沿江,大大小小的排涝站、泵站星罗棋布。而这些排涝站也自然而然地扮演起“换水”的角色。

8月15日16时许,连接大寨河的“民主16组涵”正往外吐着黑水。摄影/章轲

8月15日16时许,记者来到扬中市三茅街道时看到,“民主风光河涵”内水体十分黑臭。摄影/章轲

15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在建中河排涝站采访时看到,建中河水已黑臭发亮,水面上漂浮着生活垃圾。正在排涝站安装设备的一位工人告诉记者,原先的抽水设备由于噪音大,晚上开机时有群众投诉,正在更换新设备,“已经有4天没换水了”。

“这个排涝站负责引长江水,把建中河的污水置换掉。每天开机3个小时,流量为1.5立方米每秒。建中河有2.5公里长,河道约12米宽,需要换多少水能大致算出来。”这位工人说,“河水每天都要换,一天不换就黑臭。污水最后都排到长江里了。”

当日16时许,第一财经记者来到扬中市三茅街道时看到,“民主风光河涵”内水体十分黑臭,沿河布设的污水管口不停地流出污水,涵壁和岸边的植物早已被染成了黑色。

顺着河道走200多米,连接大寨河的“民主16组涵”竟然往外吐着黑水,河对岸的三桥排涝河涵也同样吐着黑水。记者发现,沿着大寨河岸埋设了无数个口径不等、材质各异的排污管,污水都直接排到了河里。

大换水:引长江水置换城市污水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扬中,引长江水置换污水被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知情人士称,当地一位官员曾亲口说,“不换水,河水就会变臭,群众就会有意见。”

而在扬中市政府官网等公开信息渠道上,第一财经记者也发现了多处引长江水置换城市污水的做法和要求。

扬中市政府官网今年5月16日的一篇《沙家港闸站通过机组试运行》文章称,“原沙家港闸建于1959年,功能单一,只能根据自然潮汐进行水体置换。”“新建成的沙家港闸站为节制闸与泵站合建,4台机组中,两台双向轴流泵,两台单向泵,总装机容量720千瓦,设计排涝流量12立方米每秒、引水流量6立方米每秒。”

“建成后的沙家港闸站,……大大提升了城区的防洪排涝能力,同时通过动力将长江水体引入内河,将会明显改善三茅大港的水生态环境。”

扬中市政府官网今年3月16日的一篇《三跃社区:有序推进生态引水工程,改善社区水质环境》文章称,“针对社区原长江9-10组水路不畅,水体发黑、发臭问题,社区积极配合上级相关部门,经过商讨决定在滨江大道南侧河道建设提水泵站,疏通河道,从三跃港引水进行水体循环,改善水质环境。”

“2月初滨江大道南侧河道泵站开工建设,与此同时利用挖机对河道两侧进行清淤,保证引水水道畅通无阻。目前泵站建设已经完工并进行了试机,河道清淤工程也已经接近尾声,为下一步从三跃港引水工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扬中市生态河湖行动实施方案(2018-2020年)》也提出,“实施水系连通工程。按照‘引得进、流得动、排得出’的要求,完善多源互补、蓄泄兼筹的江河连通体系,实现跨区域互连互通。”“完善引流活水工程,充分利用长江水资源引调水,实现水体有序流动。”

8月15日下午,工人在扬中市三茅街道一条黑臭河里筑坝拦水。摄影/章轲

16日,第一财经记者在扬中采访时又有了更多的发现:

9时许,记者再次来到“民主16组涵”口时,发现出水闸门已经关闭,沟渠内的积水黑臭,不停地往上翻着气泡。闸门外大寨河的水质干净无味,这是刚刚从长江引进来的水。

但11时20分许,记者第三次来到“民主16组涵”闸时,尽管这里没有排放污水,但大寨河里的水已经变得十分混浊、腥臭。按照以往的跟随环保督察走访经验,这应该是上游某处或多处排放污水了。

9时30分许,记者再次来到建中河排涝站时,发现前一天在修理的抽水设备竟然运转起来了。伴着隆隆的机器运转声,建中河里的黑臭水也源源不断地被抽了上来,顺着涵洞从“建中河-三茅大港涵”闸涌出,黑臭的水体流进略显发黄的长江水中,分界明显。

在向阳河排灌泵站,两台水泵正在往向阳河里抽取长江水。“我们这里只负责进水,每天开3到4个小时的泵,置换的污水最终都汇入明珠湾河,再排到长江里。向阳河排灌泵站只有到大雨前,才会往外排水。”一位工作人员称,每天都要换水,如果3天不换水,河里的水就会很臭了。

该排灌泵站“城区排灌泵站运行记录簿”记载,除个别日子上面通知出水外,绝大部分的记录都是进水。向阳河泵站拆建工程简介介绍,“该工程的建成,不仅大大提高了向阳河泵站的排涝能力,而且对明珠湾水体置换发挥重要作用。”

扬中市向阳河站简介上清楚写明该站“对明珠湾水体置换发挥重要作用”。摄影/章轲

据记者了解,在扬中市,像这样的排灌泵站还有铁皮港泵站、营房港泵站、扬子河泵站等多个。可以这样理解,这些排灌泵站的主要任务就是将长江水沿各个河道引入扬中市区,以置换污水。

而扬中市的彩凤桥泵站等主要负责将城区的置换水排进长江。16日15时许,第一财经记者在彩凤桥泵站看到,泵站正在把明珠湾河里的水向长江方向排。运行记录显示,该站每天开机1至3次,每次1至2个小时。“每秒超过10立方米。”一位工作人员说。

21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彩凤桥泵站,抽水泵准时开机,腥臭的污水和泡沫喷涌而出,顺着三茅大港河段流进长江。站在彩凤桥上依然能闻到阵阵恶臭。

治理黑臭水一直在做但未能断根

今年6月5日,扬中市公布的《2017年环境质量状况公报》显示,2017年,该市环境监测站对全市10条主要通江河港共12个断面进行的监测结果显示:

5个断面水质达到Ⅲ类,占监测断面的41.7%;4个断面水质达到Ⅳ类,占监测断面的33.3%;2个断面水质达到Ⅴ类,占监测断面的16.7%;1个断面水质为劣Ⅴ类,占监测断面的8.3%。

公报称,在扬中市的10条河港中,新坝大港、联丰大港、六圩港、长旺港、红旗河和胜利河水质相对较好,团结港和川心港水质相对较差。境内河港断面水质主要污染指标为氨氮、总磷、五日生化需氧量等。

2017年8月16日,江苏省政府“263”专项行动办公室曾在江苏卫视“江苏新时空”栏目中,曝光了扬中市“明珠湾周边污水管网建设不到位,部分生活污水直排”等突出环境问题。

8月16日16时许,从沙家港闸站排出的水与远处的长江水形成鲜明的对比。摄影/章轲

卫星地图图像(2018年)显示,扬中市城市污水向长江直排。

今年6月,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江苏省开展“回头看”期间也接到群众举报反映,扬中市三茅街道的扬中市锦程金属表面处理中心、扬中市永新镀业有限公司两家企业污水处理车间,直接用泵通过软管将废水直排长江。

扬中市环保局表示,已委托第三方对这两家企业周边的地表水、土壤进行监测,并对这两家企业近三年来的生产用水、排放废水进行第三方评估,待评估结果出来后,视结果对这两家企业及周边环境进行彻查。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对于黑臭水体治理,扬中市也在想其它办法解决,加快补齐生态环境短板。上述公报称,2017年,扬中市完成了广宁河片区、绿柳河东片区水环境综合整治等9项重点水环境治理工程。

今年8月6日,扬中市委书记潘早云曾带领该市环保局、发改经信委、住建局、商务局、治水办等部门负责人到部分建设工地现场督察污染防治攻坚行动。在金苇西路污水管网新建工程施工现场,潘早云表示,水污染防治要从根本上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尽早让市民感受到水质改善带来的好处。

金苇西路污水管网工程主要是在金苇路主干道上建设一条污水管道,以接纳金苇路沿线小区的污水。后续小区雨污分流改造完成后,污水可通过此管道输送至下游污水管道,进入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从而阻止污水下河。

扬中市政府今年7月20日出台的《扬中市深化提升“263”专项行动工作方案》也提出,“着力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到2020年底,全市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其中,地表水省考断面优于III类水质的比例达到80%左右,城市建成区水体基本消除黑臭现象,无劣Ⅴ类断面。主要通江河港水质消除劣Ⅴ类。2020年底前主要通江河港水质全部达到水功能区要求。

该方案还提出,开展入江污水排口整治零点行动。对入江工业污水排口、生活污水排口、畜禽养殖排口进行排查整治。经排查整治具备纳管条件的一律接入污水管网,不能接入管网且不能达标排放的排口2019年3月31日零点前全部封堵。

据扬中市政府官网8月20日有关《我市召开三茅大港水环境问题整改协调会》的消息,扬中市计划实施三茅大港汇水区域的控源截污工程,调整三茅街道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计划,实施三茅大港及其支流的清淤疏浚,开展河道“三乱”集中整治,杜绝沿河两岸垃圾和污水下河。

该消息同时透露,扬中市将“实施常态化引换水,充分利用三茅大港两端防洪和引排水控制工程,根据长江潮位的变化对河道进行常态化引换水,增加水体流动能力和自净能力,从而改善河道和保持河道水质。”

有关专家对记者表示,总体感觉到扬中市黑臭水体治理动作迟缓,雷声大雨点小。“有了问题就去换水,是长久之计吗?如果固有的发展模式和生活方式不改变,即使通过换水短时间内有了成效,也是难以持久的。”这位专家说。

19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就水体置换等问题向扬中市市长张德军、水利局、水务集团有关负责人提交了采访提纲。扬中市市长张德军回复表示,让住建局与记者联系。但截至发稿,扬中市住建局尚未与记者取得联系;扬中市水利局一位负责人回复说,“这些情况要跟水务集团了解。”

扬中市水务集团董事长范选华给第一财经记者的答复说:“扬中市级污水处理厂目前分别属于金州水务和江苏环保管理,镇级污水处理厂属于各镇街区管理。市里主管部门是住建局。目前水务集团的主要职责是按照市政府要求,落实住建局要求,实施城区黑臭水体治理。”

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此前表示,对黑臭水体治理“走捷径”等问题加大查处力度,绝不姑息。

扬中市向阳河站的城区排灌泵站运行记录簿。摄影/章轲

扬中市向阳河站的城区排灌泵站运行记录簿。图为2018年3月的进出水记录。摄影/章轲

扬中市向阳河站的城区排灌泵站运行记录簿。图为2018年8月的进出水记录。摄影/章轲

扬中市彩凤桥的城区排灌泵站运行记录簿。摄影/章轲

扬中市彩凤桥的城区排灌泵站运行记录簿。图为8月份出水记录。摄影/章轲

编辑:汪时锋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