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杨伟民:要严控地方隐性债务增量

6月14日下午,在陆家嘴论坛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表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不仅是金融部门的任务,其他有关部门和各地区也要履职尽责,因为金融风险一面是货币政策、金融机构、金融监管等方面的问题,另一面是实体经济、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等问题。

从实体经济方面来看,杨伟民表示,一方面,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僵尸”企业占了大量的信贷资源,如果不清理死窟窿就没有水支撑新的经济活动;另一方面,要赋予职务发明人科研成果所有权,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要破又要立。发展新产业新业态要靠创新,创新需要人才,人才需要激励,产权是最大的激励,科研成果是科研人员的劳动和资本共同创造的,科研成果所有权应该由出资方和科研人员共同拥有。

就加快国有企业改革方面,杨伟民认为,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以及控制力和影响力今后主要应该看国有资本是否强、优、大,而不看国企是否强、优、大,这一改动为加快推动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提供理论依据。

“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上升到基本经济制度重要实现形式的高度,对方向十分明确的改革没有必要搞试点,也没有必要审批以后再改革,不要把改革搞成审批制。还要按照中央关于把降低国企负债率作为去杠杆重中之重的要求,推动国企优化布局,缩小战线,减少虚资产,做强实资本。”杨伟民称。

针对房地产方面的乱象以及风险防控,杨伟民认为,要加快建立新的住房制度和市场化调控机制。他说,要改变市场售多租少的市场结构,加快住宅租赁市场立法,实行租购同权制度,实行鼓励租赁市场财税金融政策,比如降低租金收入的税费,租赁市场发展的重点是房价较高的特大城市重点也不应该放在新建多少租赁住房上,而是通过税收等经济办法使空置存量住宅进入租赁市场。当然,他认为改革不是一个部门可以完成的,各部门要分头制定改革方向。

目前,地方政府法定限额债务总体可控,但隐性债务规模过大、增长过快、底数不清、风险不可测。杨伟民认为,地方政府债务要严控增量,逐步化解存量。

对此,他提出四个方面的建议,一要严控隐性债务增量,中央正在研究制定相关办法,要对地方政府、金融机构、相关金融企业问责,三者目前都是预算软约束、风险软约束;二是稳妥化解存量,扩大地方政府法定债务规模置换部分隐性债务,防止过多出现“半落子”工程;三是地方政府要有风险观,不能“新官不买旧账”;四是要理顺地方政府和财政关系,应坚持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的大方针,多给地方一些税种,赋予地方一定税权,减少转移支付,让地方政府权责更加一致起来。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