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龙一号吊装“加冕”背后:土建技术已可海外项目复制_爱财界

华龙一号吊装“加冕”背后:土建技术已可海外项目复制

近日,中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示范项目——中广核防城港核电二期工程3号机组穹顶吊装顺利完成。

此次吊装的华龙之冠以及其加冕的筒体是中建二局首次独立自主施工制作完成的,标志着该公司完全掌握了核岛土建施工的关键技术。

中建二局总经理助理胡立新对第一财经表示,此次成功吊装,不仅实现了中广核“华龙一号”首堆的“加冕”,也标志着中建二局首次自主完成钢衬里穹顶制作安装的成功实现,意味着防城港核电站3号核岛从土建主体施工全面转入安装阶段。

3号核岛的穹顶是个外形酷似巨型“帽子”的半球体。穹顶高度超过13米,重达220吨,相当于200辆小汽车的重量,直径45米,相当于3.5个标准篮球场大小。此次提升的任务就是要将如此沉重的庞然大物吊装到60多米高的核岛顶部,还必须保证穹顶与筒体组队间隙和错边量误差都小于2毫米。

中建二局广西防城港核电项目总工程师刘军表示,这个吊装过程可以比作给一个杯子盖上盖子,最终确保这个瓶子密闭。但是随着重量、高度与体积放大之后,这个盖盖子的难度也将随之增大,而核电建设的标准非常之严苛,误差不允许超过2毫米,相当于要实现刀刃与刀刃的对接。

不仅如此,项目紧邻海边,还要考虑北部湾海边错综复杂的气候条件,些许微风都会给吊装过程带来不可预知的变量。

为此,项目团队运用BIM模拟了吊装全过程,这也是国内首次把BIM技术应用到核电建造过程中。相较于传统的方案,运用BIM模拟可以将整个吊装过程提前可视化和动态化呈现。通过数据分析综合考虑存在的各种情况,把不可预知的因素通过一次次动态模拟变得清清楚楚。

此次吊装成功的华龙之冠本身也是一顶天衣无缝的“安全帽”,由70块预制单元体钢构件拼接而成,为了确保最终能毫无缝隙的合成一个“帽子”,从第一步裁切“帽子”的材料开始就必须控制误差。

中建二局的铆工自己动手自制了秘密武器――超长版地规,不仅满足了裁切尺寸的要求,更重要的是保证了裁切的精度,确保下一步对“铁布料”加工时不走形,最终完美地编制为一个“帽子”。

刘军表示,从下料到最终的现场拼装,中间十余道工序环环相扣,需要铆工、焊工、起重工等各类工匠密切配合,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到极致,才能确保华龙之冠的完美呈现。此次吊装的华龙之冠以及其加冕的筒体是中建二局首次独立自主施工制作完成的,标志着该公司完全掌握了核岛土建施工的关键技术。

华龙之冠是核岛钢衬里的重要组成部分,吊装完成后,它将和其“下半身”华龙之基――钢衬里筒体及底板组织一个密闭的整体,严严实实地把核反应堆密闭起来。华龙一号采用的是双层安全壳设计,除了内壳,外部还有一层钢筋混凝土结构,两层共同构成了核反应堆安全运营的保护屏障。

3号核岛的钢衬里筒体由1万多平方米的6毫米钢板焊接成形,把这些钢板平摊开来,面积相当于1.5个标准足球场。连接这些钢板的焊缝里若出现1.5毫米以上的单个气孔,或者针尖大小的连续气孔,都会被视为不合格品。这样严苛的焊接标准只能由国家核安全局颁发证书的核级焊工能够胜任。

刘军表示,正是从项目规划设计到具体施工技艺的全链条、全方位的保障,才有力推动了“华龙一号”成功“加冕”,更好担当起中广核“华龙一号”示范工程、英国布拉德韦尔B核电站参考电站的重任。

“华龙一号”立足国内近 30 年来核电站设计、建设和运营所累积的宝贵经验、技术和人才优势,从顶层设计出发,依托业内已成熟的我国核电装备制造业体系和能力,采用经验证的安全技术,实现集成创新, 具备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是当前核电市场接受度最高的三代核电站机型之一。

目前,广西防城港核电站一期工程两台机组已经商运,每年可具备为北部湾经济区提供150亿千瓦时安全、清洁、经济电力的能力。二期工程两台机组建成后,年发电量将达到165亿千瓦时,所产生的环保效应相当于新增4万公顷的森林。

防城港核电二期的顺利推进也将带动自主技术装备制造等产业大规模“走出去”。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曾在媒体上表示,出口一座华龙一号核电站相当于出口200架商业客机,并将带动我国装备制造业5400多家企业“走出去”,不断提升“中国制造”和“中国智造”的影响力。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