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一位南疆驻村队长的扶贫日记:在精准的路上杜绝“等、靠、要”

编者按:

面对当下的脱贫攻坚战,各条战线扶贫工作者,包括来自各金融机构的定点帮扶贫困村的驻村队长和第一书记们,主动请缨,奋斗在扶贫第一线,从天山南麓的新疆阿克苏地区排先拜巴扎村,到大梁山深处的湖北十堰市坎子山村,把希望带给了贫困地区的人们。第一财经跟随他们来到精准扶贫第一现场,真实记录了为脱贫攻坚殚精竭虑的“扶贫+扶智”全过程。

“‘金·准扶贫’在路上”系列策划报道,5 月起独家分享,敬请关注。

一年多前,排先拜巴扎村(下称“巴扎村”)大队部(村委会)的毛驴养殖计划“黄了”。大干一场却无人问津,让村民赔了本钱。

这个地处天山南麓的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努尔巴格乡的偏远小村,距离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还要飞1 小时外加1 小时车程,交通不便、气候干旱以及人口文化程度较低,制约着当地区域经济发展。

当时,村大队部贷款约50 万元,连驴崽带厂房一共集资约80 万元养殖毛驴,原本想把驴皮卖往山东赚大钱。孰料驴养成之后,买家却嫌巴扎村养驴规模小,地理位置偏远上门成本太高,不来收货。而当地人又不吃驴肉,低价处理没人要。驴子最终卖不出去,又回到当时出资的村民手中。

“村里为什么会做出这么鲁莽的脱贫计划?”面对如今已经闲置而空旷的养殖棚,时任巴扎村驻村队队长王磊感到不可思议。

2017 年春节后,王磊从太平人寿新疆分公司风险管理及合规部经理的岗位上主动请缨,参加新疆“访惠聚”(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项目,他接手的便是这个村子。

村里一年大变样

不过,当2018 年1 月第一财经记者跟随王磊来到巴扎村时,小村在扶贫上已经小有成果。村里的地毯合作社所生产的产品参展了2017 亚欧商品贸易博览会,而王磊还从阿克苏地委民宗委争取到55 万元的扶持资金。

除了村集体收入从2016 年的20 万元增加到2017 年的40 多万元,翻了一番之外,去年该村脱贫成绩也十分喜人。截至2017 年10 月,与贫困户村民逐一谈话的测算结果显示,已经有33 户年均收入高于脱贫线。

“2018 年我们可以如期脱掉20 个贫困户。”王磊表示,现在村里又增加了8 户贫困户,剩下这些也都可以在2019 年全部脱贫。

夜里10 点,记者来到巴扎村,这个南疆小村,马路虽然不平坦,但宽敞整洁,几盏白色路灯将村口大队部对面的健身器材照得格外抢眼,眼前这些很难和“贫困”二字联系在一起。

驻村队就在大队部内安家,平时三名驻村队员挤在一间小平房里工作、生活,房间里除了卫生间外,只有两张单人小床以及一张铁架子床。“这里有暖气还有网络,相比于更往南的和田地区莎车等县的驻村队,这里的条件算是比较好的了。”一位驻村队员对记者表示。

那一晚,王磊忙到凌晨3 点才睡,而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他又去迎接上级检查了。

太平人寿新疆分公司给巴扎村“结对子”的村民家小孩带来了漫画书等小礼物

耐心解答,用足政策

以巴扎村为例,376 户1266 名村民中,维吾尔族有371 户1193 人,汉族仅5 户10 人。而在村干部系统中,除了驻村队两名汉族干部外,剩下的都是少数民族干部。

此外,巴扎村村干部里,会说普通话的只有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而村民中老一辈人会说普通话的更是寥寥无几。

除了简单的问候,王磊要开展任何工作,都离不开维语翻译。好在随王磊一同下驻村队的还有两名会讲维语的同事,其中一名叫木合塔尔的同事能说会写,充当起王磊的左膀右臂。

“新官上任三把火”,热情的驻村队长并没有因为语言不通而与村民产生任何隔阂。反而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走访调研了全村126 户涉及498 人的贫困户信息。这时,王磊才发现巴扎村的脱贫任务艰巨。而面对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目标仅剩不到四年了。

“政策兜底脱一批”,是王磊对记者最先提到的扶贫策略。显然,在这个普通话普及程度不高且村民文化水平较低的村子,远没达到吃透国家扶贫政策的地步,这也给王磊的扶贫工作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沿着巴扎村二队小道,一字排开的是村民的富民安居房。从外面看起来样式都差不多,规整简洁,不过里面却各不相同。

家家户户的门口,都贴着花花绿绿的纸条表格。在贫困户阿卜拉·穆太力普家门口,就贴着《沙雅县惠农补贴政策和补助标准》,普通话与维语一式两份左右铺开。

仔细看表格内容,记者发现,其中包含了各种补贴信息共18 项之多。例如新型合作医疗补助(个人承担70 元)、粮食直接补贴(每公斤小麦补贴0.20 元)、玉米良种补贴(每亩10元)、棉花良种补贴(每亩15 元)等。“那些都是国家重要的扶贫政策,怕村民不了解,就贴在他们的门上了。”王磊说。

光贴海报还远远不够,也要到他们家里去嘘寒问暖,帮他们算算账,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清楚自己可以拿多少钱。

这样做的另一方面,也是对村干部起到反向监督作用,因为村民一旦知道自己该拿多少钱,就会一传十、十传百地相互议论开来。如此就杜绝了有些村干部企图“中饱私囊”的可能。

沿着村路径直走下去,一条国道将巴扎村分成两边,对于这条通向机场的国道,王磊再熟悉不过。当天正逢乌鲁木齐的同事下村来找他,同时还给村里“结对子”的村民艾何台热姆一家三个娃娃带来了漫画书等小礼物。

艾何台热姆家是一处3 间的砖瓦房。大女儿克里比努尔已经快上初中了但十分害羞,二女儿拜热娜古丽与三女儿古扎丽努尔则十分热情好客,收到礼物后,都大声用普通话说“哥哥我爱您!”

妈妈艾何台热姆则比较关心自己的18 亩梨子销售回款问题,2015 年,他们家销售梨子之后,却一直没把钱收回来。她焦急地托翻译木合塔尔向王磊反映自己梨子钱被拖欠的情况。

王磊听后,耐心对翻译说:“你告诉她,目前我们已经出面协调,春节后收购商核对完账目,就给她支付款项。”另外他补充道:“你再告诉她,冬天煤要是不够烧了,可以来大队部取一些。”

杜绝“等、靠、要”

扶贫先扶志。政策兜底只能解决部分村民基本的脱贫问题,如果不积极发挥村民主观能动性,很难创造更多财富,还有返贫的隐患。

记者了解到,在南疆地区,村民的孩子从幼儿园到高中教育完全免费。贫困户更有诸多兜底政策,例如享受低保等,还可以向扶贫办申请免费的家畜来饲养。此外,针对老年人当地有老年津贴;针对慢性病、残疾人还有慢性病补贴、残疾补贴等。以2016 年为例,该村惠民生补贴小拱棚25 户7.5 万元、三区分离15 户7.5 万元、暖圈15 户9 万元,共计24 万元。

而在“访惠聚”工程下,还有自治区首府的央企、国企和政府机构与村里“结对子”扶持,例如太平人寿新疆分公司每年给巴扎村的额度就有约20 万元。

近期出台的2018 年中央1 号文件指出,“乡村振兴,摆脱贫困是前提。必须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把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既不降低扶贫标准,也不吊高胃口。”

要想真脱贫,仅靠嘘寒问暖是远远不够的。王磊决定,应该通过平时的宣传,向村民灌输不应该有当贫困户白拿钱的思想。

对于村里一些整日待在家里“游手好闲”,既不外出务工,也不种地的男性村民,王磊则选择主动出击,一家一户约谈,有时候还会批评教育一番。

光说不行,还得帮着有意愿的村民找工作。实际上村里就有大把机会。贫困户阿卜拉·穆太力普一家四口,没有耕地,家庭经济条件较差,在驻村队的帮助下,去年,其妻古哈拉木·肉孜到地毯厂工作,一天工钱能拿到50元。

去年冬季,王磊又安排阿卜拉·穆太力普在大队部烧锅炉,月薪1200 元左右,到了夏季,则安排他在大队部当民兵,终于让他也有了固定收入。

此外,王磊还介绍一些有外出务工意愿的村民到县城正规的加工厂等上班,月薪在2000 元甚至更高。这样一年有两万多元的收入,一家如果是四口,加上妻子的收入,就可以脱贫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要帮助村民们脱贫致富,首先得帮助大家挖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王磊在调研村里的努尔迪亚尔手工艺品专业合作社时,发现因设备较落后,合作社生产的地毯花色和款式单一,成品精细程度不高,造成产品滞销,资金周转困难,工人们发不出工资。了解情况后,王磊到沙雅县采购了手工地毯再加工设备,以提升产品品质。

同时,他还推动地毯外销,在2017 亚欧商品贸易博览会精准扶贫项目洽谈会中,为合作社争取到一个展位,向参展客户展示了手工地毯、坐垫和挂毯等手工艺品,并于2017 年9 月通过与阿克苏地委民宗委沟通,争取到55 万元扶持资金用于设备更新和开展技术培训。

在巴扎村站稳脚跟的驻村队长,这一回终于将目光重新放回到那块曾令他唏嘘不已的驴棚上。王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打算今年将养殖社盘活,再和地毯合作社打通,与自己所在的“结对子”保险公司联手,解决销路问题,进一步为村民谋取更大的福利。

具体而言,根据国家扶贫政策,当地的贫困户可以从扶贫办申请各种家禽家畜(鸽子、鸡、鹅、羊、牛)拿回家养。

王磊打算让这些村民将申请的家禽家畜以入股的形式放在大队部里的养殖社,再请村民专门养殖。羊毛准备购置55 万元的羊毛清洗机进行粗加工,生产的毛线留给地毯厂作为原材料生产地毯,而羊绒则卖到沙雅县更大的纺织品厂。另外,闲下来的富余劳动力将推动外出就业务。说到这里,王磊激动不已。

事实上,去年太平人寿就是巴扎村地毯的最大采购商,在该公司支持下,村集体收入去年翻了一倍。

在2017 亚欧商品贸易博览会上,巴扎村合作社向客户展示手工地毯、坐垫和挂毯等手工艺品

解决“传帮带”难题

尽管这位驻村队长对村里盘活养殖社计划抱以极大希望,不过他也坦言,如果驻村工作结束后,依然不免担忧这个合作社还能不能继续运作好?

王磊表示,来到巴扎村后他发现,当地村干部的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一些甚至是初中文化,即便一些高中文化水平的村官,在算账、读懂政策文件上也显得比较吃力。此外他们的汉语水平普遍较差,他担忧他们是否具备帮扶村民的能力。

这时候,“传帮带”就显得尤为重要。

王磊表示,目前自己也在有意识地从年轻的村干部中选出一些优秀的“种子”选手,一方面帮他们树立在村里的威信,另一方面也教他们一些管理技巧和知识。

太平人寿新疆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杨绍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驻村干部往往会探索出一条路,而之后生产、买卖等环节都较为机械,形成闭环。就拿村里的供销合作社来说,无论是买卖牲口,找人来养,还是卖出分红,都并非难以掌握,只要对一些村干部多加培训,对于这些环节和流程的执行应该没有问题。

王磊的未雨绸缪起到了相当效果。今年3 月中旬,他在驻村一年期满后回到了太平人寿新疆分公司本职岗位已经不太担心自己之前的扶贫努力会白费。

而他关心的主动脱贫、传帮带等难题,也在2 月14 日于四川成都召开的全国“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上得到呼应。

“要注重激发内生动力。要加强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激发贫困群众积极性和主动性,激励和引导他们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上述座谈会指出。

会议认为,今后3 年要实现脱贫3000 多万人,脱贫攻坚面临的困难挑战依然巨大,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依然不少。会议提出了8条要求,其中就包括组织干部轮训——要突出抓好各级扶贫干部学习培训。其中,对基层干部,“重点是提高实际能力,培育懂扶贫、会帮扶、作风硬的扶贫干部队伍。要吸引各类人才参与脱贫攻坚和农村发展。”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