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中部新一线城市扩容 产业定位“只看高端”

中部地区的新一线城市纷纷开启城市扩容大幕。

近日,河南省会郑州市的中心城区总体城市设计亮相,新的中心城区体系大幅提升,总共围合面积将达66平方千米;武汉打造世界级名片“长江新城”,总规划面积500平方公里,不亚于再造一个新武汉;长沙高铁会展新城亦揭开序幕,城市东南新门户呼之欲出。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与前些年全国掀起由开发商主导的“造城运动”有所不同,本轮城市扩容,各地政府纷纷对标雄安新区,高端高新产业先行,杜绝新城再沦为炒房团乐园。

从鬼城到郑州“陆家嘴”

始建于2000年的郑东新区,与郑州老城区仅隔一条中州大道。直到2013年,郑东新区都少有人居住,到了夜晚漆黑一片,因此被媒体称为“中国最大鬼城”。

但近年来,随着内部人口流动与城市功能升级,郑东新区开始有了改观,全区吸纳人口120万人,昔日空空荡荡的中央商务区如今人气鼎盛。

郑东新区不仅脱了“鬼城”的帽子,还通过打造金融示范区,带动了整个郑州的产业升级。

2017年以来,郑东新区对标武汉、成都等先进地区,在持续壮大银、证、保等传统金融业态的基础上,谋划航空金融、科技金融、消费金融等新兴业态,构建集银行、证券、保险、期货、基金和新兴金融业态为一体的“5+X”金融产业体系。

截至去年8月底,郑东新区持牌类金融机构突破300家,累计入驻金融机构1200余家;郑州商品交易所累计成交量近4亿手,累计成交额约14万亿元,分别占全国市场的19.01%和11.71%。

2017年,郑东新区GDP总量为406.44万亿,同比增长8.5%,GDP增速跑赢郑州全市平均水平。在全国28个区域金融中心排名中,郑州首次跻身前十。

长江新城是继“中国光谷”“中国车都”后,武汉打造的又一张世界级“城市名片”。

如果说郑东新区在规划建设初期并未绕开“房地产先行”的话,武汉的长江新城则从源头杜绝了炒房投机者的入侵。

去年7月17日,武汉市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启动长江新城建设。会上,武汉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陈瑞峰指出,长江新城起步区规划范围内,将实行针对规划土地、城市建设、房产管理、城市管理、户籍人口迁移和工商注册登记行为的“六管控”措施。

同年9月30日,长江新城管委会挂牌成立之时,时任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再次强调,长江新城建设要坚持“五条原则”,首先就是不搞“土地财政”,要向改革创新发展要效益,长江新城绝不是炒房投机之地。

按照总体规划,长江新城将重点吸引高端高新技术企业,大力发展高端装备制造、生物技术、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目前,长江新城招商引资工作初显成效,已与招商局集团、中建三局、融创集团、哈佛医学创新中心等签订合作协议,与中信集团、中国电信、中科院武汉分院、华润集团、鑫创科技等达成合作意向。

新城不应排斥劳动密集型产业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中部新一线城市扩容,在新城产业规划上,大都优先选择金融保险、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端产业。

武汉的长江新城主打高端装备制造、生物技术、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新兴产业;长沙的高铁会展新城则将通过会展的展示平台,辐射带动生物医药、智能制造、工程机械等长沙优势产业协同发展;郑州的郑东新区主张构建金融、信息服务业发展双引擎。

但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陈波指出,中西部地区城市扩容,兴建新城不应完全排斥劳动密集型产业。

首先,中西部城市承担着我国产业转移的重任。随着我国东南沿海地区的产业升级,以劳动力密集型为主要特征的传统制造业必然向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地区转移,为了防止“产业空心化”问题,这些城市应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在吸引高附加值产业投资的同时,做好传统制造业的承接工作,在承接中做到产业内部升级。

同时,高新产业的聚集与发展离不开整个产业链的贯通,而部分传统制造业其实位于高新技术产业的上游产业链,只有注重全产业链的打造,才能为新城建设的可持续发展提供良好的产业和商业生态环境。

陈波表示,城市以人为本,劳动力密集型的传统产业在新城区顺利落地和升级,有利于人员的聚集,从而为发展相关的生产和消费型服务业提供广阔的空间。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