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槟榔:湖南特色“肿瘤”和地方支柱产业_爱财界

双面槟榔:湖南特色“肿瘤”和地方支柱产业

黄群最近的情绪糟糕极了,他原本正在筹划做一款主要针对年轻人的“网红”槟榔,但前不久一位最亲近的朋友被诊断患上了口腔癌,很多人都说与长期吃槟榔有关,这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犹豫和不安之中。

“槟榔真的有毒?真的会致癌?那做槟榔就是挣昧良心的钱吗?政府为什么还鼓励发展?”他对第一财经1℃记者发出一连串疑问,但又像自言自语,无需答案。在他身后是槟榔产业园,他原来的家就在那里,因产业园建设,他家获得数额巨大的拆迁款,多位家人在槟榔企业工作——槟榔已经成为黄群家乡湖南省湘潭县的一大支柱产业,该县提出一个5年到500亿元产值规模的发展计划。

一级致癌物

在中国,槟榔是一味传统中药,曾被称为四大南药之一,并被收入《中国药典》。但最近,槟榔致癌的话题又一次成为热点。

据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新闻稿《“嚼槟榔与口腔癌”湖南现场调研会在湘雅医院召开》称,4月13日-14日,中华口腔医学会联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共同前往湖南省开展现场调研工作。中华口腔医学会俞光岩会长表示,湖南省一直以来都是口腔癌的高发省份,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年收治口腔癌患者的比例是在全国领先的。初略统计,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现50位住院患者有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长期、大量咀嚼槟榔病史,这个比例非常惊人,肿瘤防控的形势非常严峻。

上述数字触目惊心,但槟榔致癌的说法则早已有之。2003年8月,隶属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发表报告,认定槟榔为一级致癌物,将其与烟草、酒精等致癌物列为同一类。

上述结论在槟榔生产大省湖南并未得到统一认可。至今,湖南的槟榔企业和行业协会的观点都是WHO的结论主要源于对印尼等国槟榔制作和食用习惯的调查,而湖南以生产和食用干果槟榔为主,没有被纳入调研样本。

不过,早在1986年,湘雅医院就发现因咀嚼槟榔导致的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病例,以及随后回访发现口腔癌病例。

2014年1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黄龙、翦新春在《国际口腔医学杂志》发表的论文《槟榔致癌物质与口腔癌》提到:槟榔为一级致癌物,咀嚼槟榔引起口腔癌缘于槟榔中的槟榔碱、槟榔鞣质、槟榔特异性亚硝胺和活性氧等具有细胞毒性、遗传毒性、致突变性和致癌性。槟榔碱可诱导口腔成纤维细胞、角质形成细胞和人脐静脉内皮细胞程序死亡。含鞣质的槟榔多酚是槟榔的主要致癌成分。咀嚼槟榔可引起口腔黏膜下纤维化(oral submucous fibrosis,OSF),OSF是一种癌前病变,经过长期的慢性病理过程可恶变为口腔癌。槟榔咀嚼过程中可产生大量的活性氧,造成DNA氧化性损伤和激活癌基因的方式促进癌症的发生。槟榔提取物还可能通过活性氧增强舌鳞状上皮细胞癌细胞株刺激血小板聚集的效应,从而促进舌癌转移。

一边是中药,一边是一级致癌物,小小的槟榔交集着截然相对的两面性。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药协会高级顾问李连达指出,“嚼槟榔”与“槟榔入药”的根本区别,包括加工、炮制及用药方式存在很大的差异性。他认为,食品槟榔用石灰水浸泡,再加强碱性、刺激性很强的香精、香料等,这些辅料有致癌物质,且易引起口腔黏膜损伤;而中药槟榔则须经炮制、加工、提取、除杂,有明显的解毒作用。

国内最大的槟榔果种植地在海南省,而不产槟榔的湖南省则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槟榔生产加工地。湖南省生产、食用的主要是干果槟榔,加工过程中加入了较多的辅料。

一方面,生产干果槟榔的湖南省成为了最大的槟榔产品生产加工基地,另一方面,湖南也成为食用干果槟榔最大的省份,而咀嚼干果槟榔引发口腔癌变已经被临床验证。

据湘雅三医院健康管理中心天心分部提供的信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曾对湘潭进行过调查,发现嚼槟榔者中66%有口腔黏膜病变,而不咀嚼槟榔者的这一数据仅为1.5%。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是一种慢性、隐匿性、具有癌变倾向的口腔黏膜病,表现为口中出现水疱、口干、灼痛,局部或全口黏膜苍白,并有不同程度存在进行性张口受限,癌变率为7.6%~10.45%。据粗略估计,湖南60%的口腔癌患者与嚼槟榔有关。上世纪90年代的一项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不嚼槟榔的人口腔癌变率约为0.3%,而嚼槟榔者则升至7.6%,而在今天,相信这一数字是大大增加的。台湾卫生署一项最新报告表明,台湾口腔癌患者10年内增加了近3倍,其中九成患者有长期嚼槟榔的习惯。

长沙市中心医院肿瘤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邓立勇介绍,根据湖南省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最新发布的湖南省肿瘤统计数据:湖南省肿瘤粗发病率为213.2/10万,粗死亡率为142.03/10万。全省每年约有15万的新发癌症患者,有近10万癌症患者死亡。其中,口腔癌在男性发病率中位列第七,被称为“湖南的特色肿瘤”。

更为令人忧虑的还不止这些数字。

湖南省口腔医学会会长翦新春教授表示,湖南省是中国大陆最大的槟榔加工、消费基地,槟榔的消费水平几乎与香烟并列。过量、过长时间的咀嚼槟榔对口腔健康威胁极大。自1984年在中国大陆地区发现因咀嚼槟榔导致的口腔粘膜下纤维性变病例,以及随后回访发现口腔癌病例以来,湘雅医院的口腔癌患者逐年快速增加,并且患者发病年龄有非常明显的年轻化趋势。

2006年,官方抽样调查数据显现,湘潭市槟榔的最小咀嚼者仅1岁,最大年龄为81岁。大部分人每天至少吃一包槟榔(约17片)。4年之后,湖南省槟榔职业协会发布的《湖南区域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讨》数据显现,湖南的槟榔咀嚼率为38.42%,咀嚼者最小3岁,最大71岁,30岁至40岁的人群咀嚼率最高,到达50.36%。

支柱产业

湖南省并不出产槟榔,但槟榔产业已经成为该省一些地方的支柱产业。

湘潭是湖南人嚼槟榔的源头,食用槟榔在湘潭已有400年的历史。据称,因为湖南气候比较潮湿,而槟榔有驱湿驱寒的作用,所以造成了嚼槟榔的习俗。湖南槟榔原料主要来自于海南省。

我国大陆地区槟榔产地在海南省,2010年起该省槟榔产业进入高速发展期。2017年海南槟榔全产业链总产值200亿元以上,成为海南农民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当年该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462.5亿元。

根据官方统计资料,湖南省2017年槟榔产业的产值规模已近300亿元,并且一些地方出台了相应的激励政策,产业规模成长迅速,还将继续扩大。

湘潭县槟榔产业的发展情况可以窥探出湖南省对这个争议产业的态度。

“打造中国槟榔文化名城,做大做强槟榔产业,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三年实现300亿元,五年实现500亿元的目标。”2017年8月6日,湘潭市天易经济开发区对外发布信息称。

2007年,槟榔文化被纳入湘潭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据天易经开区介绍,2016年,天易经开区槟榔全产业链上交税收近亿元,占全区税收总额的10%,槟榔产业全产业链从业人员达6万人,年发放工资约30亿元。

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介绍,入驻天易经开区的部分槟榔龙头企业率先获得中国驰名商标、湖南省著名商标、湖南省名牌产品、省优质合格产品、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荣誉,构成了湖南槟榔食品的第一方阵。截至2017年底,天易全区全产业链规模以上企业10家,年制成品超过10万吨,全产业链年产值超130亿元。

产业的强劲发展也让地方政府热情高涨。以湘潭为例,湘潭市、县两级政府先后下发《湘潭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支持槟榔产业持续健康发展若干政策的意见》、《湘潭县人民政府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旗帜鲜明地支持槟榔产业持续健康发展,进一步做大做强,同时提出了“打造中国槟榔文化名城,做大做强槟榔产业,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三年实现300亿元,五年实现500亿元”的具体目标。湘潭县成立了槟榔办,成立湘潭槟榔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统筹槟榔产业发展,由县长任组长。

湘潭县财政还联合槟榔企业和社会资本,发起设立槟榔产业发展基金。同时整合县内相关专项资金,积极争取上级资金支持,以贴息贷款、以奖代投方式,重点支持槟榔产业发展。

当地还提出组建槟榔产业研究院。由政府牵头,高校、科研院所与槟榔加工企业共同组建研究院,每年安排100万元以上经费,主要科技攻关槟榔产业发展中的瓶颈问题和关键技术问题,研究制定食用槟榔的系列标准,精深加工槟榔系列产品。同时,由政府委托有资质、有能力的单位牵头研发,加快槟榔加工自动化设备的研究和开发。

为表明对“创新”支持的力度,《意见》中还明确“支持企业研发新产品,对年纳税500万元以上企业,每推出一个新品种,给予企业一次性奖励10万元。单个企业年度内本条款奖励总额不超过50万元。”

在湖南的另一个主要槟榔生产地益阳市,地方政府也出台了类似的激励政策。

黄群正是被政策所感召,设想在开易经开区做槟榔,但朋友罹病的消息给他还没开始的创业以巨大打击——一边是巨大的市场前景诱惑,一边是产业可能带来的潜在危害,使得这个年轻人陷入了深深的抉择痛苦之中。

“吃槟榔会上瘾,赚钱也会上瘾,这种刺激总会让人欲罢不能。”黄群说。

标准与未来

尽管槟榔产业越来越壮大,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回避。

“湖南那么多人吃槟榔,但实际上我们对这个产品到底怎么定位至今都没有标准,这肯定对产业发展不利——当然,如果大量临床标准能够证明槟榔存在可评测的毒害性,那么这种产业是不是应该鼓励发展,又是另一个思考。”5月3日,湖南省卫计委一位主管干部在与第一财经1℃记者聊天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在湖南,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方面很多人都爱咀嚼槟榔,但另一方面,又有不少人对吃槟榔行为极为反感,主要因为咀嚼槟榔的形象不雅、影响环境卫生、对口腔伤害巨大等,这些持反感态度的人中有不少本身就咀嚼槟榔。

即使时不时有槟榔致癌的舆论冲击,但湖南省槟榔产业似乎并未受太大影响,反而越做越大。2016、2017年,湖南槟榔企业“口味王”连续两年冠名湖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和元宵晚会,同时,多家企业冠名动车、高铁,这些行为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舆论浪潮中就包含了槟榔定位及其营销泛滥的担忧。

2018年3月25日,长沙市雨花区检察院检察长马贤兴在其微信公众号“山虎说法”上发文《槟榔广告何时休?》,指出湖南省槟榔广告已陷入全面失控的尴尬境地,提出应该加大监管,全面禁止槟榔广告。

槟榔营销泛滥的另一面是对槟榔如何定位。湖南省工商局一位主要部门工作人员以个人身份发表看法,“槟榔如果是药,那毫无疑问就按药品来管理,这一块目前没有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对社会上普遍的食用槟榔该如何定位,如果当是食品,那么对世卫组织的一级致癌物定义、咀嚼槟榔可导致口腔癌的临床报告等等这些信息该如何应对呢?因为食品就应该是无毒无害的。”

湖南十二届人大代表赵罗海于2017年湖南省十二届人大七次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尽快出台“食用槟榔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和“食用槟榔生产规范”的建议》。2017年5月26日湖南省卫计委在回复该建议时提到,“按照《食品安全法》的规定,食品应具备无毒、无害,符合应当有的营养要求,对人体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慢性危害的基本条件。国家目前是将槟榔定位为药品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进行管理,没有把槟榔列入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品目录。”

湖南省一直想制定食用槟榔的地方标准,但情况并不乐观。

2013年,湖南省原卫生厅开展了立项后的审查论证工作,先后在多位厅领导主持下,组织了5次专家集中审查论证,研究食用槟榔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的制修订问题,但均未获得专家组审查审定,主要是对槟榔的安全性和食品定位存疑。在充分考虑行业现状的前提下,专家认为槟榔与香烟类似,建议将槟榔归入嗜好品进行管理。

2015年,湖南省卫计委再次启动标准立项工作,但先后被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部门予以否定。2015年5月2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食品安全标准与监测评估司予以了书面答复:“2003年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将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制定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应当以保证公众身体健康为宗旨,以食品安全风险评估结果为依据,充分考虑地方食品特点和饮食习惯。鉴于国际权威医学机构业已定论,请你省依法、审慎决策。”

2015年5月,湖南省重新启动《食用槟榔生产卫生规范》的制定工作。

2016年6月底,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告知湖南省卫计委,认为食用槟榔目前在我国的安全性和食品的定位尚不明确,要求暂停制修订与食用槟榔有关的一切食品安全标准。

2016年底,湖南省将《湖南省地方标准食用槟榔》归为食品行业标准进行管理,不纳入食品安全地方标准体系。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卫计委与湖南省政府领导就槟榔标准和科研立项问题进行了会谈,国家卫计委有关领导表态支持湖南省有关工作,将配合湖南对食用槟榔开展食用安全性研究,明确槟榔的定位。

目前,湖南省的食用槟榔地方安全标准尚未完成制定。湖南省卫计委认为,槟榔的食品定位和安全性尚不明确。

对于食用槟榔的宣传推广,目前也没有特别的约束条款,一切跟普通食品无异,有部分企业已经开始在其产品包装上标注警示语,提醒长时期过多食用槟榔会对身体健康造成影响,但只有少数产品有这类标识,且一般标注并不醒目,而对“致癌”只字不提。

不过,槟榔产业的发展仍在不断壮大。仅湘潭县,就在天易经开区农产品精深加工园选址1~2平方公里,建设槟榔产业园和槟榔产业孵化器,作为槟榔全产业链发展的主要载体。

4月10日,在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湖南口味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裁陈义在谈槟榔产业时提到,目前槟榔产业还处于快速发展期,年均增速超过30%,离成熟期至少还有十年时间。他预测,未来这个行业至少将达到千亿级的市场容量。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