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羊奶收购价飙升近一倍,产业系统性隐忧凸显

2017年也被称为羊奶消费元年,一场持续数月的羊奶涨价潮,让行业上下游的问题越发清晰地显现。

记者了解到,今年春节结束后,国内主要羊奶产区陕西的羊奶收购价格开始快速上涨,从5-5.5元/公斤涨至近10元/公斤,几近翻倍。在业内看来,涨价的直接原因是严重的供需矛盾,但背后则是产业上游发展滞后,系统性隐忧逐渐凸显。

飙涨的羊奶

“这一轮羊奶涨价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了。”一位陕西奶山羊大型养殖企业总经理张扬(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春节前羊奶涨价就已有迹象,春节之后,羊奶的收购价格就开始一路向上,最高时曾达9.7元/公斤。

今年4月3日,陕西乳协紧急召集省内重点羊乳生产企业,召开陕西乳品安全生产协会暨西安市乳业协会奶源管理工作会议。根据陕西乳协发布的文件介绍,开春以来的羊奶收购价格出现异常波动,部分地区的羊奶收购价格涨幅近一倍,显然超过了市场正常的价格调整,并紧急公布了并公布了鲜羊奶收购指导价,每公斤7元,上下浮动不超过10%。

不过这一指导价政策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目前市场上羊奶收购价格还是居高不下。”红星美羚市场负责人赵红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奶价比最高点略有回落,但近日收购价依然在9元/公斤左右高位运行。

张扬告诉记者,近年来奶价一直稳定在5-6元/公斤,而这样如此高位运行还是第一次。

据业内人士透露,价格下不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市场“缺得厉害”,这也导致了企业、奶站哄抢奶源,部分奶站之间甚至出现一天一价,彼此间价格恶性竞争,但就算这样,总量依然不够加工企业的需求。

价格的飙涨反应出供求关系的变化,但这么大的需求为何突然爆发?

原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市场需求激增有一定的客观原因。羊奶多用于加工婴幼儿配方羊奶粉,但一直以来,国内羊奶粉企业采取的是多品牌的市场策略,根据配方注册制新政,对每个工厂可以注册的品牌数量进行了限制,此前出于对审批结果的担忧,各企业手中存货数量均处在较低的水平。而今年随着配方注册的落定,企业开始大量铺货抢占市场,因此产生了较为集中的需求。

另一方面,由于高端牛奶粉产品同质化问题严重,不少乳制品企业在产品系列中增加羊奶粉产品进行差异化竞争,而去年羊奶粉市场销售情况良好,这也整体加剧了对上游原料的需求。

据张扬介绍,作为企业的生产原料,2017年底全脂大包羊奶粉的价格已经涨至8万多元/吨,而且货源还非常紧张,而一些生产大包粉的企业到现在还在完成2017年的订单。

行业系统性隐忧初现

这一次羊奶收购价格暴涨的背后,除了加工企业和上游奶源之间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还有产业的系统性问题需要解决。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直以来陕西羊奶产业存在上下游不匹配的问题,下游加工能力强,而上游奶源供应不足。

红星美羚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陕西关中地区的鲜羊奶产量约为600吨/日。如果加工产能满负荷运行,这些鲜奶仅够红星美羚一家企业使用。陕西同等级处理能力的工厂最少还有8家,日处理鲜奶能力多在300吨左右。上下游缺口悬殊,奶山羊存栏需要增加三倍以上才能勉强支撑这么多企业的生产需求。

张扬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近几年来,陕西奶山羊养殖总数有所增长,但整体增长并不快,本身产业链上游也面临着系统化的问题。比如目前陕西的奶山羊品种由于近亲繁殖等问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退化;而陕西奶山羊规模化养殖的程度较低,散养户和中小型养殖场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一问题。此外在疫病防治和饲料管理上也存在不足,农民经济效益低,这些都制约了奶山羊养殖的发展。

而另一方面,羊奶奶价的长期低位运行挫伤了养殖户的积极性。

记者了解到,羊奶经历了2008年和2012年两次低谷,当时的奶价一度跌至3-4元/公斤,已经低于养殖成本。虽然此后奶价回升至5-6元/公斤,但相比于奶牛一年数吨的泌乳量,奶山羊一年的泌乳量只有600公斤左右,而且当地养殖户的规模较小,因此收益总量相对有限。而奶源建设投入时间长,投入大,效益低,也导致企业对于上游的投入兴趣不大。

王丁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他对陕西当地奶山羊养殖进行调查时发现,行业中还存在乳企拖欠奶款,养殖户受奶站盘剥等问题,这也让奶山羊的养殖户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因此也缺少扩大养殖的积极性。

事实上,在陕西奶协公布指导价格之后,有不少养殖户都表达了不满,认为长期以来羊奶价格低价运行,而近年来养殖成本大幅增长,再不涨价养殖已难以为继,加工企业完全可以从产品利润中消化这一部分成本上涨。

“这又牵扯到行业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加工企业的销售过于依仗渠道,产品缺少定价权。”张扬告诉记者,目前羊奶粉主攻的是婴幼儿和中老年产品,但行业还属于初级阶段,企业销售的增长更多来自渠道销售,而并非消费者品牌驱动。

渠道之所以看重羊奶粉,一方面是因为其差异化的产品卖点,另一方面就是高利润,而这也意味着利润的大部分被留在渠道里,加工企业对终端没有控制力,还要承担较大的营销费用。在4月3日陕西奶协召开的会议上,已经有部分加工企业表示奶价涨到9元/公斤以上,工厂已经没什么利润。

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表示,目前来看短期内羊奶收购价格难以回落,而10月份奶山羊进入产奶末期,收购价格不排除还有进一步上涨的可能。但羊奶上涨过快对于产业来说未必是件好事情,目前羊奶的主要生产产品还是做成婴配粉,去年以来进口婴儿配方羊奶粉也在不断涌入,2018年国内羊奶粉可能会出现供过于求的局面,而国际上羊奶粉的成本并没有明显上涨,使用国产羊奶的陕西奶粉企业则面临成本压力,又或将和牛奶配方粉一样遭遇进口冲击的问题。

在宋亮看来,随着市场竞争的日趋激烈,国内企业传统产品的变现能力会进一步减弱,而陕西的农业基础相对落后,产业发展包括品种、养殖规模等也在初级阶段,因此奶山羊养殖的成本也相对较高。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