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姨夫现身!索尼和索粉的大型养成游戏迎来它的成都时刻

没人会否认,平井一夫就是是索粉与索尼相互养成的偶像。

成都魅力赏现场,索尼新一波创纪录的业绩预期每公布一个数字,在场的粉丝总会“Wow”一声。这声“Wow”在一个人出现时到达了最大声。并不难猜,这个人就是平井一夫。

实际上,从这个月一日起,平井一夫就不再担任索尼的总裁兼 CEO。他的新职位是退居幕后的索尼董事长。尽管如此,不管他是何种身份,也无论是粉丝之夜还是魅力赏,哪怕就是场外的体验展台,只要平井一夫现身,现场立马就会响起日语的、英语的、中文的叫喊声,躁动和哭腔。

整个场面并不比逊色大牌明星见面会。

一个日本企业家为什么在中国会获得如此高的知名度和号召力?套用到目前流行的明星养成选秀,这似乎也不难理解。

时间退回六年前,那时的索尼正处于风雨飘摇的末路时期。产品创新的乏力、资本市场的背弃,“破产”并非只是一句简单的调侃。

2012 年 4 月 1 日,平井一夫正式出任索尼公司 CEO 兼总裁。这时,PS 业务出身的他对于游戏铁粉之外的大多数索尼粉丝而言,只是一个素人。

他在任内推行的“One Sony 政策”和“中期计划”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养成直播。

尽管难说尽善尽美,但在他的治下,一方面,索尼各个业务开始了产品线的精简;另一方面,在平井一夫的关照下,索尼成立了一个名为为 Future Lab (未来实验室)的创意研发项目。这项目的主要目的是向公众公开某些产品的原型,通过收集公众的想法意见来规划产品的发展方向。简单地说,该项目旨在让索尼那些黑科技原型机更能符合公众需求。

如此之下,索尼开始焕发新的生机。到平井一夫改革初见成效的 2015 财年,按通用会计准则计,索尼在这一财年共实现了 81057 亿日元(717.32 亿美元)的营收,营业利润为 2942 亿日元(约合 26.04 亿美元),净利润为 1478 亿日元(约合 13.08 亿美元),而此前一年,索尼净利润为-1260 亿日元。

在平井一夫即将离任的消息前后,索尼发布了 2017 财年 Q3 财报:销售额增长 11.5%,为 26723 亿日元。营业利润大涨 279.8%,达 3508 亿日元。所有业务(作者注:包括移动业务)均实现盈利,索尼 2017 财年前三季度累计盈利已达 7127 亿日元。并且,索尼在财报中将本财年营业利润预期再次提高,至 7200 亿日元。不出意外,索尼的利润在 2017 财年将创下 72 年历史的新高。

索粉们也从此放心——有平井一夫在,索尼说什么也不可能破产。

一个企业家偶像就此养成。

在索粉们心目中,平井一夫早已是超越一般 CEO 的存在。粉丝们一方面做着有关于他的表情包,调侃地追问“索尼今天破产了吗?”,另一方面,在他发布会上的“Wow”和“Kando(感动)”感召下,心甘情愿地献上膝盖和钱包,借着平井一夫(的表情包),粉丝和索尼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如果说以上都是索粉们的自发行为,那么这场成都举行的索粉之夜上,索尼官方安排的节目《川剧变脸》中,演员最后一刻将脸变成“姨夫的微笑”便大有“官方逼死同人”之感。

看到这样严肃认真又带头恶搞的索尼,铁粉的钱包基本是保不住了。

而一个会沙画的索粉在画出平井一夫怀抱熊猫的画面并呈现在大屏幕上,而“姨夫”在一旁魔性微笑,是这场索粉之夜最让人动容的时刻,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这个力挽索尼于破产边缘的男人亲自参加的最后一场索粉之夜了。

对于索粉而言,他们一年之内最重要的节日是 Sony Expo

当然,这个活动还有一个简洁好记又十分贴切的名字——索尼魅力赏。从 2014 年开始,到 2017 年,这个活动先后在上海、北京、广州举办。

于索尼而言,魅力赏是索尼中国、索尼移动、索尼互娱、索尼音乐、索尼影视等索尼在华企业看家本领和顶级“黑科技”的大汇演,是对之前财年的完整总结,也是对崭新一年的美好展望。

2018 年 4 月 12 日,成都接过上海、北京、广州的衣钵,成为这些索尼在华企业的最新汇演舞台。

而对于索尼的中国铁杆粉丝们来说,魅力赏则意味着一场庆典。某种意义上,因为魅力赏开幕当晚的“索粉之夜”的存在,魅力赏又不止于节日。它成为了索粉们一个“绝对立场”被打开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补完的过程,是一次索粉们对于人生方向的自我审视。

索尼魅力赏,还是索粉们的一场朝圣。

既然是朝圣,这就意味着其门槛是不低的。虽不至于“三步一跪、九步一叩”,但魅力赏,尤其是参加索粉之夜的几十个索粉们都是从全国成千上万的报名索粉中选出来的。说这群粉丝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坚定信仰者,并不为过。

让索粉们扬眉吐气的魅力赏,从索尼的业绩猛涨开始

从 2003 年 4 月已经成为专有名词的“索尼震撼(Sony Shock)”起,索尼的多项业务、乃至整个公司都陷入了低迷状态。

哪怕经过斯金格可以称为“巨变”的改革,从 2008 财年到 2014 财年,除 2012 财年外,索尼每一个财年都在亏损,其背后的原因与索尼在和韩国竞争对手的争夺中,为了市场占有率和营收而放弃利润有关,当然也和大地震等天灾有关。而 2012 财年的盈利则是因为索尼在当年出售了大楼等资产。

和如今日渐成为产业的“偶像饭圈”逻辑相似,当偶像的事业进入低谷,摇摆的粉丝会脱粉,坚定的铁粉会憋着一口气进行更大力度的应(花)援(钱)。

几十年持续的高质量消费电子品产出,和最近十年因为产品之外的因素而被看衰,这种独特的经历让索尼积累一批数量庞大又舍得花钱的铁粉。嗯,无论是对于品牌的深刻理解还是购买力,那些新晋的国产手机品牌粉丝比起索粉,只能算是后辈。

整个行业忠诚度和购买力能与索粉相对比的是苹果的果粉。当两者又有极大的不同,至少,憋着一口气的索粉总是勇于一边自黑、一边应援。这个圈子里的知名博主“今天 SONY 破产了吗 ”,看似戏谑的背后,其实质是一个一直用着索尼手机的粉丝。

话又说回去,即使每天都在进行“破产没有?”的灵魂拷问,索粉们最乐于见到的依然是索尼恢复往日荣耀。

足以让这些粉丝们扬眉吐气的是,索尼在本次魅力赏上带来了业绩和产品的好消息。

索尼中国总裁高桥洋在活动的一开始就公布:

集团全年有望创造 7200 亿日元营业利润的历史最佳业绩。此外,仅在 2017 年上半年,索尼在中国市场的业绩同比增长超过 30%。

从由电视、数码影像、音频组成的消费电子业务,到 PlayStation 业务,再到索尼音乐等业务都可以说在各自领域取得了优势。

这里再说几个数字。

索尼电视在 2017 年 OLED 彩电市场的销售份额(金额)为 34%,排名第一、“65 英寸及以上市场份额(金额)排名第一”、“一万元人民币以上彩电市场份额(数量)排名第一”。

索尼游戏业务正式回归中国三年,共计发行了 150 多款游戏作品。截止 2017 年 12 月 31 日,PS4 全球销量超过 7360 万台,游戏作品软件销量为 6 亿 4500 万张,PlayStation Plus 会员突破 3150 万人。PS VR 全球销量达到 200 万台,出现了超过 150 款精品 PS VR 游戏,全球 PS VR 游戏销量超过 1220 万张。

世界上 TOP 6 的智能手机公司均是索尼影像传感器的客户。在介绍这一部分时,高桥洋还曝出了金句,“现在用索尼手机的人不多,但不用索尼传感器的手机很少”。索尼移动不姓索,算是官宣了(手动斜眼)。

如果说,这些数字太抽象的话,一个更具象的变化在说明索尼的财政状况确实在不断向好:相比去前年魅力赏逼仄的场地,今年,整个成都可谓都被索尼承包。从春熙路到来福士广场,这些成都的商业地标都充满了索尼的印记。

后记

不出意外,一份创造索尼历史新高的财报将在一个月之后正式发布,而它的分量索尼和索粉都明白。

厂家拿出优秀的产品,消费者实打实地花钱去购买。

什么是“你只管认真,我们帮你赢”?

这就是。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