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国,谁在投资上市枪械制造商_爱财界

看美国,谁在投资上市枪械制造商

上周末,虽然仍旧是春寒料峭,但美国的华盛顿、纽约、波士顿、芝加哥、洛杉矶等城市的街头同时出现成千上万人的大规模游行队伍。他们由佛罗里达州校园枪击案的生还师生组织发起,呼吁政府控枪。

萨拉-莫瑞斯(Sarah Moris)是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刚在纽约找到一份工作,她抗议的海报上写着“停止枪支暴力”。

“我觉得奥巴马的政策非常正确,他呼吁加强枪支监管。滥用枪支对大家来说太危险了。我们就好像无时不刻存在被子弹击中的危险。”莫瑞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美国首都华盛顿则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数十万人,要求更严格的枪支控制法律。这个称为“为我们的生命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的集会以国会山作为起点,沿宾夕法尼亚大道一路游行到白宫附近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呼吁国会重视频发的枪支暴力事件,并推动更严格的控枪立法。

凑巧的是,本周一,拥有200年历史的美国枪械制造商雷明顿(Remington)在高金融杠杆和利润下滑的双重打击下宣告破产。雷明顿申请贷款3.38亿美元,但截至周二,只有7500万美元贷款被法院批准。

谁在投资上市枪械制造商

其实,摇旗呐喊是一回事,真正摸到钱袋子就是另一回事了。美国最大的三家枪械制造商除了破产的雷明顿以外,儒格(Sturm Ruger )以及佛罗里达州校园枪击案中被使用的半自动步枪生产商美国户外品牌公司(American Outdoor Brands)都是上市公司。他们的股票大多都是资产管理公司持有,恐怕很多实际上的股东都不知道自己投资组合的一部分就是这些枪械制造商。

以一年生产了131万支枪的美国户外品牌公司为例,其最大的前5名股票持有者都是基金。拥有200亿美元资产的共同基金公司Invesco发行的小盘股基金,在2017年年底持有美国户外品牌公司8.5%的股份;紧随其后的大股东是iShare发行国防和航空基金,拥有其7%的股份。

而走上街头呼吁禁枪的佛罗里达教师们,其实也在不知不觉中拥有了美国户外品牌公司股票。拥有1631亿美元资产的佛罗里达退休基金声明,他们通过投资各种基金拥有53万美元价值的美国户外品牌公司股票。

一年生产164万支枪的儒格公司股东情况也极其类似。它最大的前5名股票持有者也都是基金。iShare发行国防和航空基金,在2017年年底持有儒格公司5.89%的股份,其次是弗吉尼亚州教育基金,拥有儒格公司5.35%的股票。

在华盛顿游行呼吁禁枪的弗吉尼亚学生可能并不知道,父母为他们存下的教育基金里就有一部分投入了他们反对的行业。美国退休金管理巨头Vanguard旗下的价值公司基金和旗下一系列小型公司基金都持有儒格公司股份, Vanguard旗下各种基金加在一起至少持有9.5%的儒格公司股份。

投资人很少真正去研究自己投资基金的年报,所以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枪械制造商的股东。而作为基金经理,则只会考虑投资股票的回报。

美国民用枪械年产值巨大,牵涉的利益和人也非常庞大,“全美步枪协会”就是其中最为著名的游说集团。肯尼迪、尼克松、里根等多位美国总统都曾是其会员。美国枪支企业中年产量超过100万支的大公司有3家,但是小生产商还有很多。这些公司都是私人拥有,绝大多数源自欧洲的家族企业。被美国大部分警察选购的格洛克手枪(GLOCK)就是由奥地利工程师格洛克创立的格洛克公司在美国生产的。格洛克公司在奥地利只能为军警生产枪械,但是在美国,格洛克公司一年就能生产80万把手枪。

雷明顿的倒掉

在美国,资本在枪械投资上的运作,不仅仅体现在投资枪械公司的股票,还表现在私募基金直接购买枪支公司。刚宣布破产的雷明顿不幸就是私募基金作为的结果。雷明顿在2007年被私募基金博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Cerberus)收购,Cerberus最著名的案例就是它曾经让克莱斯勒的运营深陷泥潭,并最终破产。

Cerberus采用资本运作的方式高调介入雷明顿,进行了一系列并购,扩大产品线,使得原本就资不抵债的雷明顿债务水平更加升高,公司的财务稳定性进一步下降。

然而在业务上,雷明顿公司却没有任何更新换代。在过去十年,雷明顿几乎没有开发过一款真正的新产品,基本上就是在“吃老本”。2014年,雷明顿曾推出基于R51型手枪的“新”R51手枪。结果,手枪的拆卸和清洁存在严重缺陷,并存在安全隐患,公司不得不召回这一产品。

2013年用户提起集体诉讼,认为雷明顿生产的一款步枪因为扳机缺陷容易走火,甚至有用户声称步枪在没有接触扳机的情况下射出子弹。这些诉讼不仅耗费了雷明顿原本就捉襟见肘的资金,还对销售造成困难,最终导致公司破产。

而讽刺的是,雷明顿最大的债权人是养老金福利担保公司(Pension Benefit Guaranty Corporation)和马林枪支公司员工养老金计划( The Marlin Firearms Company Employees' Pension Plan)。

雷明顿在本周一宣布破产让不少推动禁枪的人士欢欣鼓舞。但是,推动禁枪有时反而刺激枪支产业更加繁荣。根据联邦调查局(FBI)的统计,每次出现大型枪击案之后,枪支的销售量都不减反增。美国的法律不能追朔既往,即使通过禁令,也只是禁止之后的购买行为,而对已经拥有被禁枪型的人来说可以继续持有该型号的枪支。大型枪击案后禁枪呼声再次高涨,还在犹豫是否要买枪的人反而会感到时间紧迫,赶在可能出现的禁令被通过以前,先买好枪。

在拥枪的小布什任总统的2005年,联邦调查局一年只收到不到900万份购买枪支背景调查申请。而到了推动禁枪的奥巴马任总统的2016年,枪击案频频发生,联邦调查局一年收到了2700万份购买枪支背景调查申请。

10多年前奥巴马当选为美国总统,共任职8年。根据美国司法部下属酒精烟草枪械和爆炸物局统计,在过去几年中,美国生产的包括手枪、散弹枪等所有枪械数量每年都在900万支以上。其中用于出口的每年只有30万到40万支。与此同时,美国还进口大量枪支,每年进口350万到510万支之间。无论是美国生产还是进口的枪支数量与10年前相比都增长了超过一倍。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