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要做二房东,建行“存房”是什么?_爱财界

银行要做二房东,建行“存房”是什么?

在“房子是用来住的”、“租购并举”的房地产政策引导下,一线城市银行个人按揭贷款利率进一步提价。伴随着房贷收紧,从2017年10月底开始,以五大行为首,商业银行进军住房租赁市场的步伐明显加快。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等已与约30个省市签署了住房租赁市场发展战略合作协议,总计提供的意向性授信支持金额超过万亿元。在这些合作协议中,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主要模式:一是给房企提供贷款,用于住房租赁业务;另一种是针对个人租户推出专门的租房贷款产品。

随着市场参与度的不断深入,新的银行业务形式也在陆续推,建行近期推出“家庭不动产财富管理业务”,又名“存房”受到市场关注。

详解“存房”业务

在3月22日银保监首场例行发布会上,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庞秀生、中国建设银行住房金融与个人信贷部总经理王毅和负责 “存房”业务的建行广东省分行行长刘军,对建行“存房”业务进行了详细解读。

在目前国内住房租赁市场,长租房的痛点尚未解决,最令租客头疼的莫过于在下一年续签合同时,担心被停租或涨价。

建行的“存房”产品就是针对上述痛点,尝试创新长租房源供给模式。今年1月,建行在广东推出试点,由建行旗下专业子公司在广东试点运营。

具体而言,“存房”的操作模式是由房东向建行下辖的住房金融服务中心申请办理,建行为房东提供房产长租收益评估服务,并撮合房主与专业租赁机构达成3-10年的住房长期租赁交易,由租赁机构向房东一次性或分期支付未来长租收益,之后将长期房源向租客出租并负责租后管理。

在具体业务操作中,目前建行的长租存房业务虽然与链家、我爱我家等租房中介的短租业务形成错位,但建行在线下房地产租赁场景上并不占优势,此外还需要房东摆脱原有的出租房屋习惯,去适应新的长租租房模式。

另外,由于目前国内住房租赁市场租金仍然呈上涨趋势,对于房东而言,将名下住房拿来长租虽然可以一次性获得一大笔租金收益,但却放弃未来数年租金可能持续上涨的收益,“存房”并不具绝对优势。

“3个月前我也有疑问,让客户把房子存到建行来,而不是自己拿出去出租,在住房租赁市场是否存在需求,但结果出乎意料。两个多月的时间,就有408户提出存房申请,还有500户左右正在办理,市场的选择是多种多样的。”庞秀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其实,市场对于未来房租价格涨跌的判断因人而异。庞秀生称,在办理住房租赁服务的过程中,租赁双方定价是灵活的,可以定在每年涨5%。在这个基础上,租客一次性付给房主,房主就会给出一定的让步空间。

刘军透露,未来建行广东分行的“存房”试点,将在全国建行推开。

多头林立的蓝海

虽然从2017年10月底开始,以五大行为首,商业银行进军住房租赁市场的步伐明显加快,但随着房地产政策变化,住房租赁市场参与主体与日俱增, 除了银行,包括互金巨头及科技巨头,链家、我爱我家等房地产中介的金融业务也在逐渐涉足住房租赁市场,相比新兴机构,建行作为传统的金融机构承担的角色和选择的方向是不同的。建行方面表示,与其他银行对接住房租赁场景的金融服务相比,建行向前再走一步,参与了住房租赁场景的建设、组织。

目前,建行已经在北京、深圳等200多个地级及以上行政区企业、个人搭建了住房租赁交易服务系统。目前该平台累计上线房源超过12万套,已出租2.6万套,另外还有储备房源10万套。

与房地产中介平台相比,庞秀生称,建行也希望把中介平台和自身平台连接起来,但住房租赁服务的具体操作不是建行的工作,“还是大家各显神通,银行成全中介,帮助他们更好的实现他们的业务目标。” 他说。

链家旗下贝壳金控CEO孔令欣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也谈到银行进军住房租赁市场的难点:对于长租市场,在低频、长尾服务的领域中,把控风险需要人以及对这个行业的理解、需要经验,征信和很多数据围绕才能把这个业务做好。房东存在的风险包括中途卖房、过世,以及房东的负债问题等等。

孔令欣还表示,并不把银行当成中介的竞争对手,其实在住房租赁业中,金融科技和银行已经有很好的配合。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