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如果银泰拿下万达百货,赢家是阿里 | 乐言商业

这几天有关万达百货或将被出售给银泰且双方已经洽谈了一个月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之后,银泰方面对媒体表示,并没有得到相关消息;而万达则表示消息并不准确。

不过,在业界看来,无风不起浪。万达百货和银泰系还是颇有渊源的。

这还要从多年前说起。百货原本是过去几十年间最主要的实体零售业态,万达系在彼时开始涉足百货业务。公开资料显示,万达百货成立于2007年,隶属于万达商管,曾与万达广场协同布局全国百货。最意气风发时,2013年,万达百货曾经考虑过以约82亿元收购银泰,但后来此事被搁置了。有接近人士透露,当时是因为价格没有谈拢而作罢。

然而,如今时移势易,在上述消息中,买卖双方互换了位置,原本强势的万达百货成了卖方,而如今倚靠上阿里系的银泰却成了潜在买家。

万达百货从最初的意气风发到如今的落寞也反映了一个零售时代的特征。在2014年左右,万达百货的业绩就陷入衰退。根据笔者了解,在成本高企和电商冲击之下,面积不大不小、货品千篇一律的百货业态集体遭遇“滑铁卢”,消费者更注重具有体验感的大型购物中心或者索性“小而美”的便利型商业。面积、租赁期限、改造瓶颈等硬伤让百货业难以转型,只能眼看着客源流失。而联营扣点和定价权难以掌控更令百货业毫无价格优势。

此种背景下,万达百货业绩自然受挫,且不得不关店止损。根据中国专业商业地产全程服务机构RET睿意德统计,万达百货在2015年就关店56家,差不多是当时半数的门店。笔者也从万达集团内部了解到,万达系的策略是对于百货业态谨慎开店,甚至可以说是基本不再扩张。

之后,万达系曾一度将重振百货业务寄希望于飞凡电商,可惜缺乏互联网元素的飞凡发展并不顺利,飞凡App装机率低且所提供的服务缺乏差异化,尽管做了升级转型,却依然收效甚微。因此,如果万达系希望将经营欠佳的万达百货悉数出售来止损和回笼资金都是非常符合商业逻辑的。

在万达百货遭遇业绩下滑的同时,银泰系却提前进入了新零售O2O的合作与转型。在诸多实体零售业者还将电商放在对立面时,银泰创始人沈国军却与阿里创始人马云走到了一起,双方先从支付宝等业务合作开始,继而延展到资本层面。笔者至今都记得当时在杭州一家银泰百货门店内,沈国军一路尾随马云,周围都是举着手机拍摄的顾客的情景。而这也显示出银泰系拥抱电商并提前看到了新零售的契机。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月,阿里以近200亿港元私有化银泰百货,开始对其进行新零售改造。在阿里的支持下,银泰与南京中央商场成立新零售合资公司,并收购西北地区百货品牌“开元商城”。

反观万达,其在过去一年几乎停止了并购,开始出售资产,降低资产负债率。继出售酒店和文旅项目后,近期,腾讯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

要知道,如今阿里系与腾讯系正在激烈争夺实体零售合作伙伴资源,希望实现更多的线下场景化消费,并获得更多相对低成本的客源导流。比如阿里已经牵手银泰、高鑫零售、三江购物等,在新零售布局方面阿里系显然抢先一步。腾讯大举加速捆绑实体零售商,比如入股永辉,随后还立马携永辉一起投资家乐福中国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精明的万达在联合腾讯的同时却也平衡了阿里系——2015年阿里斥资283亿元参与苏宁云商的非公开发行股份,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9.99%,成为苏宁云商的第二大股东。万达这招两边平衡法则也是给几方都留下了发展空间。

因此,如果阿里通过资本合作方银泰系来收购万达百货,则相当于是阿里在加码对万达业务的控制力。假如银泰真的成功收购万达百货,那么阿里系的线下布局将会延伸至华北和东北等地区,进一步扩大零售版图。这或许也是阿里系在与腾讯系博弈新零售线下资源的考虑和举措。

虽然目前银泰和万达双方并未正式承认万达百货出售事宜,但就商业逻辑而言,如果收购真的完成,那么阿里才是真正的幕后玩家和赢家。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