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银美林封杀,野村却点赞:比特币还能走多远_爱财界

美银美林封杀,野村却点赞:比特币还能走多远

在对比特币的态度上,国际投行近日出现了分裂。

据外媒报道,美银美林上月已经决定,禁止其金融顾问交易比特币相关投资,同时禁止执行客户交易Grayscale比特币投资信托的指令。而野村证券分析师则称,比特币“给日本GDP增加了0.3%”。

被美银美林封杀的同时,比特币期货的推出在过去一个月里并未阻止比特币价格的持续大幅波动,且随着比特币价格回调和其他加密货币的飙涨,比特币市值在加密货币中的占比创下新低。

比特币的高风险性也早已引起各国监管者的高度重视。尽管1月3日市场传闻的“中国央行召开闭门会议,要求限期关停比特币矿场”被证伪,但在全面叫停ICO(首次公开募币)和关停比特币交易平台后,监管对比特币矿场“不禁止但不鼓励”的态度应已明朗。

在近日跌势回稳之后,未来比特币还能走多远?

持怀疑态度的不止美银美林

据外媒报道,美银美林禁止其约17000名金融顾问从事比特币相关投资,理由是担心加密货币是否适合投资,该禁令适用于所有账户。与此同时,该公司还禁止他们执行客户提出的交易Grayscale Investment Trust旗下比特币投资信托(GBTC)的指令。之所以禁止购买GBTC,是因为担忧该产品是否适合投资以及具不具备入选投资组合的资格。

事实上,该公司的现有政策已经禁止交易新推出的比特币期货,美银美林旗下经理部门已于美国第一个比特币期货合约上市前,在2017年12月8日前将这一政策落实到位。最新的禁令则扩展了现有的政策。

美银美林禁止交易比特币基金和期货的决定,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华尔街对数字货币的立场。自从2017年12月初第一只比特币期货在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上市以来,多家华尔街大行已明确表示,不会提供比特币相关产品的交易渠道。

瑞银集团董事长Axel Weber警告投资者不要肆无忌惮地参加派对狂欢,因为泡沫最终必然是要破灭的。他认为,这种虚拟货币存在着“设计层面的缺陷”。

瑞银首席投资官Mark Haefele在2017年12月的一份报告中指出,投资者确实应当关注作为比特币基础的区块链技术,但是直接投资比特币并不是什么“靠谱”的选择。瑞银分析师Paul Donovan也指出,散户对加密货币的投资兴趣持续上升,最终可能招来毁灭性后果。

据知情人士介绍,瑞银集团美国经纪部门已经禁止其顾问交易比特币相关产品。此外,花旗集团、加拿大皇家银行等其他几家国际大行也已告知客户,不提供比特币期货市场相关的交易渠道。

2017年12月,CBOE抢先推出比特币期货,上市当日因交易火爆发生三次熔断。一周后,全球最大的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也推出比特币期货,上市首日1月合约价格突破20000美元。然而,此后由于比特币价格在年底经历了大幅下跌,一度跌至12000美元,因此期货价格也一路下跌。截至发稿,CME比特币期货1月合约价格已下跌至14450美元。

一位熟悉比特币期货交易的币圈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比特币期货上市对虚拟货币市场来说首先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本以为它的出现可以降低比特币现货价格的巨幅波动,但从近一个月比特币价格走势来看,这一预期并没有达到,反而是被“牵着鼻子走了”。

分析师们也认为,2017年以来,比特币价格一路上扬,并未经历充分回调,比特币期货为比特币交易市场带来做空机制,投资者要做好风险防控措施。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曾在一份声明中提醒市场参与者要意识到比特币市场仍然是极度缺乏监管之地,投资者要谨记交易比特币期货合约潜在的高波动性和高风险。

力挺的也不在少数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国际大行都持反对意见,力挺者也不在少数,包括高盛、野村证券,还有在数月之内态度发生180度大逆转的摩根大通。

高盛算得上是最先支持比特币期货交易的华尔街机构之一,也是首批拥抱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大型银行之一。据外媒报道,它正在成立一个小组,用以解决进行这种交易时会出现的各种问题,眼下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如何存储这种资产,因为它会对资产进行托管。

高盛此前在一份对投资者的声明中提到,“为了响应客户对数字货币的兴趣,我们正在探索如何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2017年12月10日,高盛的比特币期货最先在CBOE获得交易期权,之后也已在CME推出。

除了高盛之外,替比特币站台的还有野村。近日,野村证券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提到,比特币的升值可能使日本GDP增速提升0.3个百分点。野村证券分析师Yoshiyuki Suimon与Kazuki Miyamoto在报告中表示,日本比特币持有者的“财富效应”可能刺激消费者支出,并将对GDP产生可衡量的影响。

日本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市场,全球40%的比特币交易是用日元进行的,超过美元所占份额。据野村估计,大约100万日本人持有约370万枚比特币。这些比特币持有者的财富效应可能引发960亿日元(约合8.51亿美元)的额外消费。

最有意思的莫过于摩根大通,其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此前曾多次在公开场合炮轰比特币,认为比特币是“欺诈”,“比郁金香泡沫还糟糕,不得善终”,抨击比特币投资者“愚蠢”,甚至扬言要解雇任何参与加密货币交易的员工。但此后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不断攀升,摩根大通的态度也发生了逆转。

摩根大通全球市场战略专家Nikolaos Panigirtzoglou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主流受监管的交易平台添加比特币期货合约,将会为加密货币带来信誉,加密货币对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投资者都会更具吸引力。

Panigirtzoglou还在一份报告中表示,特定的交易所预期推出的比特币期货合约,有可能会带来它的合法性,从而吸引更多散户和机构投资者投资加密货币。这个新型资产类别的价值在于,被广泛接受为财富储备和支付方式,并且简单地从黄金等其他财富储备来判断,加密货币也有可能由此开始,进一步增长。

比特币的“小兄弟”们奋起直追

正当大佬们还在犹豫比特币及其衍生品是不是合理的投资标的之时,比特币的全球地位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撼动。经过元旦假期的短暂回调,比特币1月3日早些时候重新站上15000美元高位。但比起比特币价格的回升,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占比已经下降至历史最低点。

截至发稿,比特币的总市值大约为2600亿美元,约占所有加密货币总市值的36%,而这一占比在2017年初一度高达80%。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比特币的“小兄弟”们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偏爱。

据研究网站CoinMarketcap.com资料,虚拟货币瑞波币(XRP)一周内的涨幅已经超过了150%,盘中创出3.50美元的历史新高,以该价格计算,Ripple Labs的总价值达到约1350亿美元。

瑞波币同时一跃超过以太坊(ETH),成为市值第二大的虚拟货币。不过虽然排名第二,但其目前950亿美元的市值,与比特币之间还是存在不小的差距。

Ripple Labs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初创企业,该公司于2012年开发了Ripple支付协议并发行了瑞波币。该公司使用区块链技术,为银行、数字资产交易所和其他金融机构开发支付网络,网络参与者使用瑞波币可以进行转账、结算交易。瑞波币的优势在于,其区块结算时间大幅快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目前全球已有上百家金融机构使用它的网络进行跨境转账交易。

事实上,像瑞波币这样在短时间内疯涨的小币种,在全球加密货币市场上每天都在出现,24小时涨幅超过100%的虚拟货币不胜枚举。此前,2017年8月,比特币区块链硬分叉的产物——比特币现金(BCH)也在数日内实现市值翻番,一度令市场大为震惊,目前其已跃居全球第四大数字货币,仅次于比特币、瑞波币和以太坊,总市值406亿美元。

与此同时,小币种的诞生速度也是惊人,据OKEX统计,2017年,全球数字货币行业呈现爆发式增长,总市值规模一度突破6000亿美元,币种由644种猛增至1334种。综合市值排名及年度涨幅来看,有97个币种成为该年度的“黑马”,MONA、XZC、XRB等数字货币的年涨幅都在10000%以上。

交易所被禁之后 矿场风波再起

就比特币投资及其市场前景外界争执不下,而比特币的高风险性则早已引起各国特别是中国监管者的高度重视。

在2017年下半年全面叫停ICO和关停比特币交易平台后,年底就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央行曾牵头多部门召开会议,讨论关于规范、整顿比特币矿场。一位接近央行人士表示,当前的比特币矿场存在诸多不规范之处,如环保不达标、存在安全隐患、无工商登记等,因此,多部门将联手通过依法合规的手段来整顿比特币矿场。

1月3日,再有市场传闻称,中国央行召开闭门会议,要求限期关停比特币矿场。同日,外媒报道称,一位消息人士透露,中国央行指示要求地方政府从电力供给入手,逐步削减比特币挖矿规模。

随后,国内有媒体辟谣称限期关闭比特币矿场的消息不实,但接近监管人士亦表示,目前监管层要求各地积极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即协调辖内有关部门,多措并举,综合采取电价、土地、税收和环保等措施,并定期上报辖内“挖矿”企业基本情况及引导情况。

不过,第一财经记者1月4日下午从国家电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内部人士处独家了解到,他们也看到了相关消息,但就目前来说并没有得到来自央行、地方政府或上级领导单位的任何针对比特币的文件通知。

四川省的水利发电资源非常丰富,一直被认为是中国比特币“矿机”最为集中的地区。2017年11月13日,网传“国网四川甘孜州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丹巴县供电分公司曾下发通知给并网小水电,称比特币生产属于非法经营,各并网电站全部停止比特币生产”,随后,该单位称,“本意并非指比特币挖矿为非法经营,而是因有的小水电站未能优先满足当地的民生用电需求,违反了与公司购售电合同的要求”。

1月4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又联系到一位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营销系统管理人士。他告诉记者:“甘孜州的情况属实。”并称,“‘挖矿’行为目前是否属于违法,在电力系统内部还没有明确说法,但若对居民生活造成影响,电力部门的确会加以干预。”据他介绍,电力单位的营销系统工作内容包括用户用电、增容、上网、回收电费等。

第一财经此前在采访中了解到,中国目前比特币产量约占全球的七成,尤其是日本和韩国的比特币矿主,大多将矿场开设在中国境内。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每挖一枚比特币的成本需要1.5万元人民币左右,这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价格较低,而这其中接近一半的成本,需要花在用电方面。

摩根士丹利预计,2018年全球比特币挖矿的用电量可能增长至少5倍,将达到荷兰或阿根廷全国的用电量。此外,挖矿不仅会造成大量的耗电从而产生资源浪费,还会在矿机工作的同时产生大量二氧化碳,破坏生态环境。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