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游艇经济“缺油”:游艇晚七点必须回港,核定仅乘12人

摘要:王大富是海南三亚“海天盛筵”的创始人。他是从迷恋驾着渔船出海海钓,到迷上了游艇,再到迷恋上了游艇产业。“海天盛筵”其实就是现在国内最高端的游艇展会。“海天盛筵”也是三亚,乃至海南,甚至国内游艇产业发展的风向标。

“鸿洲23号”是一艘豪华游艇。上面有“几室几厅”,记者没有数清楚,粗略估算一下,这艘游艇供三四十个人出海观光,或者供三四个家庭、十多个人生活起居是没有问题的。

但令鸿洲集团董事长王大富“挠头”的是,这样一艘游艇的核定承载人数是不超过12人。同时,早晨7点出海, 晚上7点必须回港。

王大富是海南三亚“海天盛筵”的创始人。他是从迷恋驾着渔船出海海钓,到迷上了游艇,再到迷恋上了游艇产业。“海天盛筵”其实就是现在国内最高端的游艇展会。“海天盛筵”也是三亚,乃至海南,甚至国内游艇产业发展的风向标。

海南游艇又热了

在“海天盛筵”开幕的第二天(12月9日),王大富和此前一样,抽着一个大雪茄接受第一财经的采访。

不过,这次王大富迟到了半个小时。进来就赶紧道歉:海南省领导后天要到“海天盛筵”调研,他刚才与相关人员商议接待事宜。

“这充分显示了海南省对游艇产业的重视。3个月前(编者注:2017年8月29日),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就曾经到三亚,到鸿洲集团针对游艇产业进行过调研。”王大富告诉第一财经。

在“海天盛筵”开幕的当日,海南省委常委、三亚市委书记严朝君,海南省副省长李国梁就出席了开幕式。后来,沈晓明亲自到三亚为游艇产业“打call”。

据《海南日报》报道,在参观完“海天盛筵”展会之后,沈晓明表示,“海天盛筵”的主题是游艇和时尚,游艇业和时尚服务业都是海南着力发展的产业;“海天盛筵”的形式是会展业,会展业也是海南要大力发展的。因此,政府有足够的理由支持像海天盛筵这样的展会做大做强。

沈晓明同时表示,游艇可以作为运动项目来玩,属于大众消费,不只是富人的专属,更不是奢侈品,游艇消费在中国应该从高端走向大众。政府有责任从服务好大众的角度来考虑参与建设配套基础设施,研究出台新的监管措施,帮助培养游艇专业人才。

海南省海防与口岸办副主任刘小涛告诉第一财经,3个月前,沈晓明省长到三亚考察游艇产业,阵容强大,包含了各市县、各部门,提出要坚定信心,携起手来,采取有力措施,争取海南的游艇产业实现新的突破。

刘小涛说,沈晓明对海南的游艇产业提出了3个定位。一是把海南国际旅游岛打造成国内一流的游艇消费目的地;二是,把国际旅游岛打造成世界一流的游艇品牌展示窗口;三是,把国际旅游岛打造成国内游艇产业改革创新的试验区。

在沈晓明3个月前考察之后,王大富的鸿洲集团收获了几个“红包”,一是政府拨款百万元支持“海天盛筵”展会。虽然这笔钱对举办一次展会是杯水车薪,因为这次“海天盛筵”仅几百架无人机集体飞行表演花费就达百万,但这笔钱让王大富心里感到了来自政府的暖意和发展游艇产业的决心。

再就是,三亚市给鸿洲集团批了一块80亩的地,做游艇的保税仓库,维修基地。这在三亚这个寸土寸金之地,难能可贵。

再就是,鸿洲集团牵头组成的游艇担保公司正在稳步推进。王大富告诉第一财经,一艘价值1000万的游艇要停靠三亚,要预先交400万元的“押金”。这个“押金”使得很多游艇对三亚望而却步。因此这几年停靠三亚的国外游艇呈现下降趋势。当然,在国内其他的游艇码头,这个问题同样存在。

鸿洲集团牵头成立的担保公司,可以让国外的游艇省下这笔钱。因为担保公司先行为他们垫付了。

游艇经济的魅力

12月是三亚旅游的旺季。除了气候和自然风光,“海天盛筵”展会、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等也吸引着人们眼球。

王大富告诉第一财经,“海天盛筵”展会带来的拉动效应还是比较明显的,他多位朋友的公务机因为没有停机位未能到会。

同时,展会周边的酒店,平时的价格是800元,现在是2000元。王大富说,政府也正是看到了展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才给了百万元的会展补贴。

但与游艇经济的整体效应相比,这些还属于边边角角。在“海天盛筵”期间举办的相关论坛上,希腊驻华使馆官员展示的游艇经济魅力,无疑会让海南省官员怦然心动。

希腊的国土面积是13万平方公里,人口是1067万人。海南省的面积是3.44万平方公里,人口是911万(2015年数据)。2016年,在希腊停靠的游艇数量是12.1万艘。这一年,希腊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是2600万人,有8成的游客到海岛观光旅游。其中78%的游艇为希腊人所有,每年为希腊带来34亿欧元的收入,帮助36万人就业。

从这方面比较,三亚、海南的游艇经济的差距还很远。在“海天盛筵”期间,三亚河的游艇码头停泊的各类游艇也就是四五百搜,而这个码头的最大停泊两可以到千艘。

游艇如此多娇,当然会引各地竞折腰。现在,大连、青岛、上海、深圳等沿海城市都在积极发展游艇产业,甚至四川也在发展游艇产业。

Beneteau亚太区市场经理Ivy Jin女士告诉第一财经,三亚可以定位为中国的游艇中心。三亚现在的游艇保有量是400多艘,这是难以想象的。当然,近年来深圳的增长速度也很快。

Ivy Jin认为,气候并不是影响游艇经济发展的唯一因素。游艇经济的发展,更多与当地经济发达程度密切相关。在这一点上,海南的游艇产业与其他地区相比,拥有更广阔的“腹地”。

刘小涛则用两个“最”字描述海南省对游艇经济的定位。他说,海南省委省政府已明确将邮轮游艇产业定性为海南最具发展潜力、最具竞争力的新兴产业。

目前,海南省已经建成游艇码头14个,泊位1800多个,还有1900个泊位在建;海南游艇俱乐部已有近40家,跟游艇相关的企业也达到500多家。

刘小涛表示,将依托海南现有的游艇、码头及岸线等资源,按照“精准定位、主题相似、体验不同”的原则,到2020年,建成5个左右的游艇特色小镇,形成一套基于海南特色的游艇特色小镇建设发展经验,向全国其他地区推广,把海南打造成为全国一流的游艇特色小镇建设发展的先行试验区。

游艇产业的短板犹存

不论多大的游艇,核定承载人数都不能超过12人;早7点出海,晚7点必须回港。这些规定在王大富看来有些“不靠谱”。

王大富说,相关部门为了安全等方面因素考虑是可以理解的,“但也不能一棍子打死狗”。与国际游艇业的玩法接轨,还需要媒体的呼吁,形成社会共识。企业只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

前次的“海天盛筵”期间,王大富曾向第一财经介绍了他的游艇租赁经营的设想。大致意思是,成立游艇会,将私人游艇纳入自己的“麾下”出租经营。这样,普通人花上三四百元,也可以出海逛一下。这是游艇走向大众化的一个方向。

一年过后,第一财经问王大富这个计划进展如何。王大富抽了一口雪茄后说,进展缓慢,因为从政策层面上讲,私人游艇不能参与经营。

“一年能解决一个问题就很好了。”王大富告诉第一财经。

对游艇产业发展的政策制约因素还有很多。Ivy Jin告诉第一财经,客户下订单后到真正使用游艇,一般需要半年时间,这期间,需要为游艇办理注册手续,办理手续后,出海、停泊的程序也颇为繁琐。另外,进口机动游艇需要向中国缴纳43.7%的关税,这大大提高了游艇入华的成本,也成为了国内游艇业发展的一大阻力。

“现在人的生活水平高了,追求生活质量,我相信未来肯定能赚钱。”这是王大富的认识;中国每年涌现出的中产基层的数字十分庞大,这是游艇产业发展的基础。因此,虽然过去几年中国游艇产业的发展比较平缓,甚至下降,但将来前途光明。这也是Ivy Jin每年都参加“海天盛筵”的原因。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