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本土体育公司的机会 | 晓说消费

摘要:361°则是押宝在滑雪及户外体育用品行业。公司早在2013年就与北欧的One Way Sport成立合资公司,负责在大中华区拓展户外装备市场。公司认为鉴于政府的支持政策和将于2022年举办的北京张家口冬季奥运会所带来的宣传效果,这一领域的有关需求将会有显著提升。

在进入本土体育用品公司361°之前,王雷在耐克待过,他说自己在这行有20年的从业经验。现在他担任的是361°品牌事业管理中心总经理。

王雷供职的361°品牌成立至今不过14余年。此前,这家企业同绝大多数的福建晋江的鞋厂一样主要做代工营生,后来转型成功,成为了国内为数不多有了自己品牌的运动用品上市公司。

品牌的概念在本土的体育用品企业里诞生时间并不长。在经过十年的“野蛮生长”后,包括李宁、安踏、361°这样的公司集体进入了衰退期,库存压顶销售不出去,直到2014年才迎来转机。

那一年,在国家倡导下的全民体育让原本陷入困局的几家本土公司的业绩又逐渐回暖。主流观点认为是受到外部大环境影响。这几年里跑马拉松、去健身房、参加户外运动的中国人变多了,人们需要消费这些相关产品。从财报来看,2016年,361°集团的营业额50.227亿元,较上一年上升12.6%。而2017年上半年的成绩保持了稳定的增长,营业额上升9.5%至27.981亿元。

这是个绝佳的机会。但不可否认的是,运动热并不仅仅是让这些国产品牌的销售上升。同时,诸如耐克、阿迪、彪马等洋品牌也随之热起来。

2017年这些公司之间的竞争则更加激烈。原本国际品牌与国内品牌差异的是价格,但到了2017年的双十一,我们看到的是几个国际品牌几乎都打起了疯狂的价格战。粗暴的打折后效果明显,最大的赢家是耐克,最终以10亿元的销售拿下销冠。

王雷表示国际品牌的低价战确实让本土品牌受到一定压力。但让他抱乐观态度的是“中国有近14亿人口,购买运动产品的人数在不断增加”。

细分市场未来会成为各家公司各显神通的战场。一些海外小众的品牌成为了大公司的收购对象,后者寄期望于在整个市场还未爆发前做好充足准备,好在那些有提前意识的消费者的心中占一个坑位。

比如李宁在一年前获得了美国舞蹈运动品牌 Danskin 在中国内地及澳门地区的独家经营权,主要产品包括芭蕾舞服、瑜伽衣、综训服装。于是在今年,我们就不断看到李宁在全国推广一些芭蕾舞的活动。

361°则是押宝在滑雪及户外体育用品行业。公司早在2013年就与北欧的One Way Sport成立合资公司,负责在大中华区拓展户外装备市场。公司认为鉴于政府的支持政策和将于2022年举办的北京张家口冬季奥运会所带来的宣传效果,这一领域的有关需求将会有显著提升。

无疑,这些细分领域目前还处于萌芽阶段,离成熟期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当下更加急迫的是渠道调整。这些动辄大几千家面积不等、大小不一的店铺是这些公司当年在急速扩张抢占市场时留下的产物。

“你们看到的是我们的门店在关闭,但另一方面交易却在上升。”王雷说,“这是顺应目前的消费场景变化,关掉坪效低的店铺,留下的、新开的是能有销售业绩的店。”

此外,和大多数品牌一样,361°也寄期望于吸引到新一代的消费者。他们与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合作,签约了不少具有潜力的年轻运动员,期望可以帮助品牌挖掘年轻市场。

扫一扫关注“爱财界”微信公众平台

名家专栏